说完直接走到了一棵树的前面,我诧异的看着他,只见她狠狠的用脚踹着树根,一个方位踹一下,尼玛,奇迹出现了。

  树木缓缓的向下滑动,接着定格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远处的一个草地突然就响起了大力的卡卡声。

  转过身一看,没想到是一个机关,洞口打开了,那个人愤恨的对着我们说道:人就在下面,我带你们过去。

  我们跟着他走了过去,只是没想到就在洞口,突然,丁鹏上前一步,直接就将他打晕了。

  我不知道丁鹏是什么意思,当时是沈伟却没说话。

  但是丁鹏将那个人打晕之后,根本就没打算进洞的意思,我愣愣的看着丁鹏,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只是丁鹏似乎也懒得跟我解释,直接就坐在一棵树的前面,紧紧的靠着树,在那抽烟,更让我郁闷的是,似乎沈伟也没打算跟我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在那抽着烟,两个烟枪在那抽要,我却有点紧张,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是在干嘛,悠悠不救了,你们不救,我去。

  我往洞口走去,他们却没有一个动的。

  来到了洞口,我发现竟然有一个梯子,我就顺着梯子下去了,梯子下方竟然是一个像桥洞的拱形建筑,我急忙往里面走,只是丁鹏和沈伟还是不下来,我就不管他们直接往里面走,走到深处,我发现墙壁似乎不同,竟然有颜色,是那种墨的颜色,还会反光,这就让我觉得不用手电筒都能看到环境。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没路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扇大门,门似乎是油漆过的,所以跟旁边的墙壁有些不一样,我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推门进去了,门一推就开,这时候,我发现,竟然还有好几个洞穴,只是只有一个洞穴似乎没有风进来,我急忙朝着那个洞穴走去,毕竟有风的洞穴,只能证明是通的,这时候我有点相信刚才那个被打晕的人说的话了,他叫开枪,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这里面有人,那么这时候应该很多人可以从很多洞穴出去,然后分布在水坝的四周,这样子敌暗我明,我们也不知道敌人在哪,这么给我一枪,估计真的还是够呛。

  慢慢的走进了那个没有通风的洞口,我觉得周围又开始有点清晰了,再走一段,竟然让我看到了灯光,而且在我眼前的路是向上的台阶,这让我心中一阵的激动,我慢慢的踩着台阶上去的,慢慢的上去,这个台阶应该有两百米,当我走到顶端的时候,发现,一切和我想的完全的不一样,那里已经不是墙壁什么的了,展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人工做的房子,我这么说的意思是里面的布局就像是房子里面的布局,好几个房间,这些我有点发愁了,只是刚才进来的时候,没有碰到什么阻碍。

  我又沿着原来的路走了回去,回到了地面,我看到沈伟和丁鹏就这么看着我,我对着他们说了一下刚才看到的情况,没想到他们做了同样的动作,将手里的烟给掐灭了,接着就朝着我的方向走来,这次他们在前面,没有让我带入的意思,只是丁鹏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把的匕首,而沈伟的手上却多了两把枪,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沈伟的身上到底带了多少枪,慢慢的我跟着他们进去了,到了分岔路口,我终于知道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了。

  至少他们跟我们是一起的,接着他们才记起了我,让我跟他们一起走,重新来到了刚才我站的地方之后,我发现他们两个人的手习惯性的握紧了,只是一个是握着匕首,另外一个是握着枪,这感觉,让我有点不适应,特么的我都没感觉到任何的危险,但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周围又危险一样。

  丁鹏问沈伟:你也感觉到了?

  沈伟点了点头:嗯,这个危险的东西是靠敏感度的。

  “你负责左边一排,我负责右边一排。”丁鹏对着沈伟说道,沈伟点了点头,接着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那些方将,沈伟是一个个踹开,接着用枪指着房间,只是每一下都让我失望,似乎都没有人,所以沈伟退了出来。

  丁鹏也差不多,他和沈伟不一样,直接就朝着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冲,但是每个房间他都冲了一遍之后,似乎也没有人。

  我已经慢慢的来到了大厅,大厅很大,似乎可以容纳很多的人,看来这里确实是一个组织。

  接着丁鹏和沈伟缓缓的来到了客厅,却没有放松的意思。

  我有点失望,我心里很难受,难道悠悠又失踪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问丁鹏,刚才干嘛不跟我下来,也许他们就是在你们犹豫的时候走的,你看看桌上的茶水,还是热的。

  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丁鹏就打断了我的话,刚才那个被打晕的人,刚开始的表现和之后的表现,你可以当成刚开始的表现才是他真的表现,后来是正常的反应,但是后面呢?后面又怎么样,你相信了,所以你下来了,也许你是对的,但是我和沈伟似乎想到的更多,那就是刚开始的表现是假的表现,后面的才是真的,那么这下面肯定是很危险,而你就下来了,这怎么说?

  我听到丁鹏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只是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问丁鹏,刚才被你打晕的那个人呢?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了这个事情。

  丁鹏是第一个跑出去的人,接着是沈伟,这让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怎么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呢。

  但是想归想,其实我心里还是比较失落的,毕竟我心里想的人是悠悠,但是悠悠却没有给我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只是当我跑到了原先进来的楼梯走下去没几步呢,沈伟和丁鹏却冲了进来。

  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看到他们的脸是那么的黑。

  我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有埋伏吗?

  我的话还没说完,直接就被沈伟打断了:比被埋伏惨多了。

  什么意思?我忍不住盯着他们问道。

  丁鹏无奈的摇了摇头,还记得我们进来的时候,那几个通风口吗?

  我点了点头,丁鹏嘿嘿一笑:现在你根本就出不去,=因为那里已经不是通风口了,是出水口。

  我看着丁鹏,我不知道他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伟补充说道:很简单,因为那些通风口,现在水已经进来了,不但这样,而且那些水还有毒,根本就出不去。

  .酷U匠h网☆Y正@…版&首`发i

  听到这里我彻底的傻了,难道这的被他们说中了,刚才被打晕的那个人其实一直都是在做戏,只是我比较傻,如果不是我进来了,他们根本就不用进来,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根本就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现在反应过来了,也就是说悠悠没救成,我们要死了。

  “那呆在这干嘛?看看有没有出口啊?”我绝望的对着他们喊道。

  丁鹏和沈伟对视了一眼,接着说道:应该是没有,刚才我们一个人负责一边,还侦查了一番,如果有,那时候就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同,但是现在真的是没有。

  “我不信,我不信。”我对着他们喊道。

  丁鹏淡淡的说:你急我们更急,你看看,我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发现水已经进来了,而且还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沈伟有点着急的说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难题了,你们自己想清楚,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相处一个办法。

  我垂头丧气的来到了大厅中央,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抱着头,我很无奈,我想悠悠,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我根本就没办法将悠悠解救出来,我觉得我很无语,我很蠢。

  沈伟和丁鹏又互相换了方位,刚才查左边的现在负责右边,刚才查右边的现在负责左边,这让我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希望,但是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真的是个没用的家伙。

  我的头更加的低垂了,静静的等待着死亡,我想如果他们两个让我先死,我一定去,我觉得应该会,命都要没了,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我甚至想着让他们将我扔进水里,然后将我当船,划出去。

  我觉我能想到的,他们一定能够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闻到了一股清香,很香的感觉,好熟悉,刚开始我是因为抬着头,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现在突然闻到了这股香味,是因为我低着头,当我回忆起这股味道是悠悠的时候,我整个人兴奋的高兴的跳了起来,不管我现在做多么大的举动,都不影响,毕竟现在是生的希望。

  我的兴奋,也引起了沈伟和丁鹏的注意,他们没有发现什么,朝着我走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