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我话刚问完,就听到了身后的摩托车声,看到沈伟跟了上来,我开心的笑了,倒是丁鹏,冷冷的哼了一声。

  丁鹏哼了一声之后,就往前走,我和沈伟打了一声招呼,沈伟问我有没有受伤,这山路真的太难骑了,我正想和他好好聊聊,没想到沈伟推了我一把,我这个时候才发现,丁鹏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跟着沈伟一路上去,我才看到丁鹏就在我们前方。

  我喊了丁鹏一声,他也没打算停下来,就一直走,翻过了一个小山坡,接着走过了一条河,我的双腿都累的打颤了,我对着丁鹏叫了一声:丁鹏,休息一下吧。

  丁鹏这个时候才站住了,走到了他的面前,我才发现,他站住,不是因为我叫他站住,他才站住,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没路了。

  我和沈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丁鹏掏出了我爸给他的手机,摆弄着,一会儿之后,只见他朝我们走了过来,却根本就不理我们,我心里想:不会吧?难道还要回去?

  刚要质问他,沈伟把我叫住了,我心里很不爽,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丁鹏,往回走了差不多五分钟,丁鹏站住了,那里刚好是我们刚才过来的河,只见丁鹏朝着河边走去,接着在一个草丛中站定,我看到他将手机放到了袋子之后,拨开了草丛,还将头往里面钻了钻,接着整个人都消失在了草丛中。

  草丛难道有东西,我问自己,刚问完,就见他将头伸出来了,对着我们打招呼,叫我们过去,我还明明白过来,就被沈伟拉了过去。

  到了草丛边,我才发现草丛里面竟然有个洞,跟着丁鹏静了洞,没走两步就没路了,只是头顶有光线射入,原来洞口再上面,丁鹏指着一个地方让我上去,我看向他指着的地方,才发现,原来有一个很陡峭的扶梯,那么高,我都怀疑自己又没有能力爬上去,丁鹏倒是从后面给我推了一下:你赶紧上去,逃命呢,磨磨蹭蹭到什么时候,我说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就晚上爬,没想到我还真的能够爬到顶端,到了洞口还是草丛,我按照丁鹏的指导,;累的一屁股就坐到了草丛边上,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洞口下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难道是沈伟和丁鹏?

  只是看着不对,因为丁鹏已经伸出了脑袋,就在我屁股后面,但是下面的打斗声却依然没有结束。

  “沈伟呢?”我问丁鹏。

  丁鹏冷冷的哼了一声:沈伟还真是卧底,让我先上,竟然在后面要开枪打我,我哪有那么容易让他得手,一个飞到过去,将他的枪给打飞了,这时候,追击我们的人就来了,沈伟刚好跑了出去,嘿嘿,我让他们自己人去见自己人去。

  我愣住了:不可能,下面还有打斗声?

  打斗声是刚才,现在哪里还有打斗声,是我用机关将洞口封死了,他们在砸洞口呢,我半信半疑的看着丁鹏,丁鹏将我一拉,叫我走开点,接着我看到他拿出手机,不知道按动了什么按钮,洞口,不是洞口,是整个山洞的墙壁竟然动了,接着我心中一阵的奇怪,洞口紧紧的闭合了,只有一个痕迹。

  我还不打算走,但是丁鹏跟我说:如果你觉得沈伟不是和他们一伙的,那他也不会是,至少可以做一个领路人不是,如果是一伙的,那更不可能是,你呆这里干嘛?

  你呆这里只是会让沈伟事,你想,沈伟被抓到了,你被找到了,沈伟没有了利用价值,你说会死吗?

  P…看正/:版E!章Q(节上酷%匠9网!,

  我听着也是,现在要让我从新下洞口找人,必须将洞口打开,可是我看丁鹏的表情,不可能将洞口打开的。

  出了草丛我才发现草丛下面竟然是一条高速公路,丁鹏让我等一等,接着他朝着一个方向跑去,我看似乎是一个收费站,这个地方竟然是个高速路的进出口,差不多五分钟,我看到一辆车很快的停在了我的面前,接着丁鹏的头探了出来:快上车,高速路口不准停车的。

  我很快的上了车,丁鹏开车的时候,我本来不打算理他。

  他说:你和我是同一类人,还记得这部手机上的照片,还有我给你的那叠照片吗?

  丁鹏说话的时候,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还有就是直接将一叠照片扔给了我。

  我看着那叠照片的图案,想起了手机上悠悠给我拍照的图案,确实很好奇,我就问丁鹏: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是什么人?

  丁鹏嘿嘿一笑,对着我缓缓的说道。

  丁鹏从小生活在孤儿院,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一天,他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说起火了,接着整个孤儿院就乱了,而这个时候,突然在他面前出现了两个人,将他救出了孤儿院,当时丁鹏才六岁,他被熏晕了,醒来的时候,朝着要回家,在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个中年人,对着他严肃的说道:现在你已经没有家了,是我们救了你,所以你必须跟我们走。

  当时丁鹏不愿意,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家了呢?那个中年人,后来丁鹏只叫他校长,为什么叫校长,后面说。

  校长带着丁鹏重新回到了孤儿院,而展现在丁鹏眼前的竟然是一片废墟,他当时想起了自己的伙伴,突然就哭了。

  只是后来校长告诉他,孤儿院他的伙伴们,都已经被他们救走了,丁鹏听到之后很开心。

  后来就跟着那个所谓的校长去了他们的地方,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校长带他去的一个地方是一个学校,却是建在了山上,但是这个学校很奇怪,他总感觉这些人很阴冷,这个学校很偏僻。我进去的时候,发觉哪里的人都怪怪的,但这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校长将我带入了一个班级,教师里的人我也都不认识,我数了一下,也就十五个人,我们被安排去野外去找一个东西,就是你现在手里拿着的照片的其中一张。而且校长还跟我们说了东西的方位,还给了地图。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们被放到了一个森林,接着我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那给我们的地图一共是十五张,最后只剩下一张能够用。我们几个小男孩就凑在一起,让他指路,没想到的是,我们经常会碰到一些毒蛇野兽的骚扰,十五个人,最后就剩下了十个,我们吃不饱,睡不好,因为周围根本就没有食物,更重要的是,晚上谁家都不敢深沉入睡,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袭击,而这就要有人来守夜,这样,矛盾自然就产生了,当时我们进森林的时候,校长给我们每人赔了一把匕首,此时却当成了挥像同伴的利器,刚开始,那个手里有图的孩子是最受到保护的,至少他们心中当时觉得这个男的现在是我们逃出森林的关键人物,当时他们自己就说,我们应该保护好那个孩子,但是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所有人就想当那个被保护的人,我记得那天早上天下着蒙蒙的细雨,我正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了吵闹声,当我起来看到眼前的情景的时候,我傻了,那个有地图的孩子此时躺在血泊中,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而那张地图还是紧紧的被他拽在了手里,周围的人各个虎视眈眈,现在包括我,只剩下了七个人,我也感受到了危险,却发现自己的匕首不见了,心里瞬间就害怕了,而那几个人还是在那对峙着,其中一个转过头来跟我说:你要不要也来参加,一对一就好,我们现在要决出,到底是谁才是最厉害的,然后将图交给他,我们也不想这地图在不是最强的那个人手中,那样那个拿着图的也睡不安稳,没拿图的也不安稳,也怕他被杀,我听得懂他们的意思,摇了摇头,我还劝他们不要再打了,毕竟都是自己人,这样不好,我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听,还威胁我多嘴,那次之后,我被他们当成最最弱小的一个,因为连战斗都没有勇气,接着我看着他们战斗,你永远无法想象几个小孩子一起打架的样子,细雨冲刷着地上的雪水,终于,胜负出来了,七个人中,就一个人还站在了雨中,而当他拿起了那张地图的时候,我却发现,地图根本就不会湿,似乎上面还有一层的油层。

  那个胜利的孩子,我们叫他泰山,名字和他的身材很像,只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根据地图的方向走,我们发现越来越没有东西吃了,更重要的是,越深入,我们发现越有猛兽出现,原版泰山的实力,还真的能让那些人臣服,这一路上他也很照顾大家,特别是对我,至少上次我没有参加这次比赛,所以,他对于我没有什么怨气,其实除了路不好走,还有地方自然灾害外,别的东西都不会很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