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o网。唯一N正版,@Z其他|u都b是n\盗"版%T

  吴叔哈哈一下,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转头对着我说:现在不要着急,他们肯定要找好久,只是还是要抓紧时间,我们至少要躲两天,这个地道你不熟,不敢给你开,不然肯定翻车。

  刚开始我还不信,直到吴叔将车开动的时候,我信了,做这车就担心自己掉下来,虽然开的不慢,却都是左一摆又一摆,似乎再多偏那么一个角度,车就倒了。

  我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差不多半个小时做有,吴叔终于是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位置我也不确定在哪里,因为前后还是通着的,远处还是黑漆漆的通道,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吴叔让我拿着手电筒,接着从口袋中拿出了那个遥控器,轻轻的按了另外一个按钮,电影上的情节出现了,我眼前的墙突然动了,像旁边挪开了一扇门,还听到,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吴叔直接就扛着摩托车进去了,接着让我进来,他从我的手里拿过手电筒,不知道走到哪里,按了一下开关,突然整个房子都亮了,之所以叫房子,是因为我看到所有的东西都配备很齐全,让我想起了房车,虽然空间不大,但是吃喝拉撒都拳。

  做完这些,吴叔又轻轻的按了一下开关,墙壁重新的合拢了,墙体很厚,足足有五米的距离,我正纳闷这个地方,没空气怎么办。

  吴叔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对着我说这个地方只是一个暂时的住所,如果他们追来了,我们就从另外一个地方逃出去。

  另外一个地方,听到这里我就疑惑了,难道这也是一个密室。

  我正想着呢,吴叔已经按动了遥控器,只轻轻一下,接着在我的身后传来了开墙的声音,接着我看到了一条缝隙,空气就是从那里进来的,吴叔跟我说的原来就是这个门,只是现在只开了一条缝隙,让空气进来而已。

  昨晚这些,吴叔直接就躺在了床上,不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被吴叔叫醒了,我才知道我自己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他笑着把一包泡面放在我的眼前,我才感觉到自己已经饿了,狼吞虎咽的将面吃了下去。

  吃完之后,我才发现,吴叔盯着我看,我正纳闷呢,吴叔对着我说,问我有什么要问他的没有,可以直接问他。

  我这时候才想起了自己想问的事情,寻思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总结的东西,我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吴叔,你说颜峰的组织,到底是什么组织?

  吴叔似乎对于我的第一个问话有点诧异,但是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的样子,他接着对着我说道,颜峰的组织这个还要归宿到好久以前。都说道国家去了,当年蒋委员长训练了一批人,这批人是为了暗杀毛领导人的,而且出动的数量还不是一般的大,这个组织里的人直属于一个军队,真有一次还让他们摸清了领导人的所在地,他们就派了一群人过来,当然这群人都是很牛逼的,中间怎么战斗这个我不大清楚,只是知道那个领导人最后安全了,而那只队伍的人却伤亡了许多,虽然伤亡,但是人数还是不少,逃了很多,只是他们似乎都有一条命令,保护自己的命,不能让同伴拖累,所以说,他们是比较无情的。

  全身而退的时候,将那些受伤的战友扔在了战场,当然,按理说那些人都应该死的,只是领导人身边有个姓周的,这个人很有眼见,最后不是也当上了主席,这个人平时跟人在一起都是谈笑风生,只是当那个领导人出现的时候,他都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说任何一句话,所以说,有些人是聪明人,也因为这样他受到了足够的重视,最后虽然是病死,却也算是安享晚年。

  周先生他最后派人将战场打扫了一遍,而那些死了的就被埋了,而那些没死的,就被他救走了,而且人数还不少,可见那一次的行动派出了多少人。

  这些事情,对方是不知道的。

  周先生将那些人安顿好,接着让他们养好伤,你也知道人都是有感情的,所以他们还是很看重这一点,在周先生的真心的对待下,终于是投靠过来了,而投靠过来之后,周先生做了一个安排,就是将他们安排在了毛领导人的周围,做保镖,那些人身手很牛逼的,后来就演变成了内战,我说的不是那个内站,而是蒋先生改变了策略,在上一次的失败中,吸取了教训,大规模的进攻,会引起注意,就改成了小规模的,就是派几个人来暗杀,而保护的人就是他们当年的战友,大家的招数都是知根知底,又是在周先生的底盘,所以,那些暗杀任务没有一个成功的,蒋先生最后大怒,调查之后发现是这么回事,也就不敢再想着暗杀的事情了,根本就行不通,他也有点后悔当年的决定。

  而那群人也已经成为了不可缺少的人,以至于最后都是经过苛刻的条件,选择了接班人,所以这个组织一直都保存了下来。

  我听到这里,终于是明白了,我问吴叔:那些人就是颜峰现在的组织?

  吴叔微笑的点了点头。

  那姚孝雄呢?

  吴叔嘿嘿一笑,他说刚才跟我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

  我也终于明白了姚孝雄属于那个方面的人,就是蒋先生的人,但是他们都是来这里有什么目的?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还有吴勇的组织呢?我吴叔,吴叔笑着说道:同一个组织,只是内部发生了矛盾,分裂了。

  我问吴叔,是不是那些人就算是他们也是对立的了?

  吴叔点了点头,对我说,不仅仅是吴勇,还有皮衣男也是。

  我问吴叔,那个吴勇去了哪里?

  吴叔笑着说道: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不是时候。

  吴叔在这个问题上给我卖关子,我有点不解,接着我提出了第三个问题,口香糖是干嘛的?

  吴叔哈哈一笑:问我不是觉得被盯着的感觉吗?其实是红外线的关系,那个是控制的开关,像针孔摄像头一样,当然,不是监视器,他将那个地方黏起来,总会有我的原因,东西有点复杂,他说他跟我说不清,简单的说就是堵起来了,才能很好的控制那些东西。

  我接着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水鞋,吴叔说,选这个地道,而且里面有浑水,第一就是逃跑的时候速度可以比他们快点,还有不至于留下足迹,解释的有点牵强,我问他我家的开关和地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装上去的,吴叔这次很明确的跟我说,都是悠悠装的,我这时候才想起了那时候,每天晚上的沙沙声,只是这个地道真的是说不过去,好像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准备好了。

  当我提出另外一个问题的时候,吴叔笑了,我问的是他打开机关,那个盒子装的是什么?

  吴叔笑着说是老鼠,我也终于明白那天晚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老鼠,只是我不明白吴叔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当我问吴叔为什么和悠悠那么熟悉的时候,吴叔神秘的一笑:该知道的时候,你会知道的。现在问这个太早了,你还有什么问题?

  我想了一遍,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即使有,吴叔估计也不会告诉我了。

  在山洞里,其实我也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的。

  只是觉得吴叔似乎一直在摆弄着手机,也不知道在干嘛。

  看着手机的时间我才知道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十二点了,因为在山洞,闲着没事,有时候就睡觉,上过大学的人都知道睡觉的事情。

  吴叔发现我醒来,有点严肃的对着我说道:林志怀,起来,我们要走了。

  我看着吴叔问他:我们要去哪?

  吴叔说出来的话,让我有点意外:去找悠悠,你不是很想知道悠悠的下落吗?

  我点了点头:恩恩。

  吴叔笑着说道:赶紧,我们要出发了。

  吴叔将墙打开了,接着摩托车直接扔在那,带着我出来了,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是悠悠加的废墟下面,这让我太意外了,想起这条通道,我突然想到了姚孝雄,可能真的没死。

  但是怎么逃走的?这个就让我有点不解,颜峰的出现是在酒吧,就是追击秦朗的时候,当时秦朗是怎么知道会有人对他不利,我想如果不是秦朗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让我赶紧逃,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被关在酒吧,还有会发生什么后果。

  只是让我有点意外的是,我们出来的地方还是一个密室,只是这个密室现在已经空了,看着似乎是被火烧过的样子,这个地方我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当我跟着吴叔出门的时候,我终于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了,难道我刚才想到的秦朗回事周围的环境影响有关,因为我刚才呆的地方。就是那个酒吧,我还再发楞吴叔拽了我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