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听到了我的脚步声,沈伟回过头来,对着我微笑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刚才只是想找东西。

  “难道在衣柜里?”我心里有点不爽,这毕竟是我的隐私,只是也暗自庆幸,自己将那个奇怪的盒子藏了起来,沈伟这样不经我同意,动我的东西,我觉得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当我来到了衣柜前,我顺着沈伟的目光看去的时候,发现他盯着我的那件衣服,就是那件我舍不得扔的,沾着悠悠给我调的果汁的衣服。沈伟伸手,将那件衣服拿了起来,翻了一下之后,紧紧的盯着衣服上的那个果汁的痕迹,接着慢慢的拿到了鼻子前闻了闻:真香。

  这个动作差点让我将沈伟揍一顿。但是一想这是我的衣服,心里也就放下了,只是觉得沈伟咋看着那么轻浮。

  他接着拿着衣服,又在我房间转了一圈,似乎没有发现什么,才走出了我的房间,重新回到客厅的时候,沈伟询问道:这个我可以拿回去化验吗?我觉得有古怪,既然你想找到悠悠,那么我们现在也只有这个线索了。我原本是拿来珍藏的,拿出房间都觉得奢侈,但是听沈伟说,能够帮我找到悠悠,我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我接到了沈伟的电话,让我帮个忙。我觉得奇怪,我能帮他什么,心里却想着是应该帮忙。嘴里说着:行,你有什么事情,说吧。

  沈伟沉默了几分钟,对着我说道:我打算去见赵毅,时间很紧,我打算叫你跟我去一趟,你说的他才会相信许多。

  见赵毅,这个我是没有想到的。但是也答应了。我也想知道赵小玲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赵毅的势力,第一我得罪不起,如果沈伟说出了我,那么他肯定会找上我,还不如自己去看看。

  沈伟来的时候是下午,我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如果真要去见赵毅,那么还真要好好确定一下姚孝雄的消息,所以我还是让沈伟上来一趟。

  沈伟上来的时候,问我怎么了了?我才说出了那次去找姚孝雄的时候的事情,我明明看到悠悠上去了,但是回家的时候,却发现悠悠已经在家里了。

  沈伟听完我的话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讲头一摆:走吧,上去看看。

  再次来到了姚孝雄的门前,我现在不是害怕,而是有点愤怒,看着奇怪的两个猫眼,我示意了一下沈伟。

  沈伟很沉着的来到了门前,拍了拍门,却没有什么回应,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没人啊。

  让我意外的是,沈伟竟然将自己的眼睛靠近了门上的两个猫眼,看了一会儿这个,又看了一会儿那个。最后退了两步,来到了我的身边之后,深深的吹了一口气。我看着沈伟,沈伟却让我自己去看看。我询问沈伟:真没事?

  沈伟没回答我,而是拿出了电话,在那拨弄着。

  沈伟装的那么的神秘,让我更加的奇怪,我缓缓的走到了门前,第一个猫眼真的啥都看不到,但是到了第二个猫眼,我终于发现,第二个猫眼是做什么的,这个猫眼竟然是从外面看向里面的,此时的我已经来不及多想这是为什么了,我能从猫眼看到里面的床铺,不知道猫眼上装了什么设备,我竟然能清晰的看到床上的东西,一个女人,我确定是一个女人,碎花短裙,黑丝,搞跟,这些是对着猫眼的,也就是门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是沈伟为什么要打电话,这个女人又是谁?

  我退了两步之后,刚好听到沈伟对着电话说:对,房间发现了一个死人,你们赶紧派人来。

  接着沈伟挂了电话,“死人?”我以为我自己听错了,对着沈伟说道。

  沈伟点了点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是根据那个女人垂落的手判断的,你看过哪个女的睡觉的时候是手紧紧的拽着的,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其实那只有死人,我没有办法跟你讲太多,而且第二个猫眼明显是装着看着里清楚里面的东西,这个应该像是红外线眼镜这种东西。

  沈伟的话我是听得一懂半懂,却也没敢再上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死人就把我吓到了。我和沈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子,两个人都没说话,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却似乎再想着什么。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警察来了,只是让我意外的是,来的还是那三个警察,等他们发现报案的是沈伟和我的时候,明显也不舒服了一下,只是虽然我知道他们对于沈伟和警察局长的关系,很敏感,却根本就发现不出他们对待沈伟有什么一样。

  三个人来之后,也没有直接问我们死人的事情,而是随着我们上楼,接着瘦高个就去门口看了一下猫眼,接着狠狠地敲了敲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瘦高个又在猫眼那看了几眼,接着三个人就叫来了物业经理,只是当物业经理被警察要求开门的时候,愣了一下:这个房子很久没住人了。

  “你特么的给我废话,房间有人,你给我说很久没人住?”瘦高个警察有点不耐烦的硕大。倒是我把这个事情记上心头,心中暗自庆幸的是,这个事情,好在不是我来找姚孝雄的时候知道的,不然,我当时估计就吓死了,不知道是人是鬼。

  物业经理被警察一说,也不敢多说话,拿着钥匙直接就把门开了。当们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烧焦的气味扑鼻而来,而且还有一点点臭味,灯亮了之后,看到床上的情景,我急忙跑到了走廊,尽量的控制情绪,只是物业经理似乎已经跑出来在那吐了,而且直接就对着走廊吐,那股酸味搞得我也想吐,直接就冲下了自己的房子,心情才好了许多,只是我打听对上去,竟然是姚孝雄房子的卧室,而且还是一个死了的女人,心里瞬间就很不舒服。

  刚才的情景,还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一个女人,就躺在床上,更关键的是,从床头到床尾巴,拉了三条的钢丝绳,紧紧的将女人压在了床上,那个床铺不是徐梦思,而是纯粹的木板,那个女人穿着短袖,钢丝已经深深的掐入了她的肉中,似乎死了很多天的缘故,伤口已经开始化脓,更可怕的是那个女人的头,已经被烧焦了,这个女人跟姚孝雄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死的那么惨,但是我能肯定的一点就是这个女人不是悠悠,我看一眼就知道了。身材比例不像。

  这时候,沈伟终于是下来了。我直接就问他到:到底怎么回事?沈伟耸了耸肩:这个也不清楚,交给警察吧。“这个应该也是你的职责所在吧?”我忍不住问道。。沈伟笑了笑:如果是之前,对,我肯定很感兴趣,肯定跟警察比赛破案,但是现在,不想了,没什么比你的事情更加的让我好奇,我不想分心。

  接着沈伟似乎很轻松:这件事警察介入,那么姚孝雄肯定会引起警察注意,那么一些线索和资料肯定会很快出来,到时候,我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了。我知道沈伟说的是什么意思,按照他的关系,肯定可以拿到那些资料的。

  酷匠…网j唯:一f正m6版D,其他Yg都K0是盗%版}

  “你说那个人会不会是赵小玲?”我忍不住问沈伟,那个身材比例好像很像。“你敢确定?”沈伟反问我。他这么一问,我瞬间就蔫了:没有,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