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想起了皮衣男跟我说的话,不知道沈伟的唇语能不能看到。

  直到现在还没有问我,估计是没看到,一定几率是因为天黑,更重要的是,我认为皮衣男做事也是滴水不漏,所以,应该不会被发现,我想好了回去就要把照片藏好。

  “行了,回去吧,在这找不到什么线索了。”沈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之后,对着我说道。

  我有点不理解:为什么?

  沈伟看了我一眼:有线索,早就被皮衣男给发现了,你觉得这种人会放过蛛丝马迹,而且刚才那些人估计等一会儿会回来也不一定,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听到这,我还真的是想走了。

  回去的路上,沈伟一句话都没说,我也不敢问什么,直到我的小区门口,沈伟才跟我道别。

  下车的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我宿舍的一些事情,我跟沈伟说,你跟我回去一趟吧。

  沈伟有些意外的看着我。

  我笑着说:到我家我跟你说,现在说不清楚。

  到了我家,我给沈伟倒了杯茶,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我让沈伟先坐一坐,接着走进自己的房间,还是有被盯上的感觉,直接从床上拿起了那件放着照片的内衣,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房间.

  出了门,沈伟很好奇的问我找他来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跟沈伟说,理清了一下思路:问你个问题,就是你接受别人的业务的时候,是怎么收费的?

  沈伟微笑的看着我:这个我自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这个就要看是什么事情了。

  “行吧,我这段日子还真的打算叫个人来帮忙。”看着沈伟,我说出了心里话,我想他能给我点什么建议。

  抬头看到他对着我笑,就是不说话,等着我开口呢。

  我缓和了一下情绪,说出了我跟悠悠的事情,讲了很久,沈伟只是静静的听着,等我把所有的事情说完了。

  才发现沈伟已经微微的皱起眉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静静的看着他,我也不知道要将什么,当然,我只是讲了个大概,不可能什么都讲。

  我看着他不知不觉的掏出了烟,点燃,背靠着沙发,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差不多过了十分钟,沈伟才看向我,严肃的说道:这件事我很感兴趣,即使你不找我,如果我知道,我也会去找你,嘿嘿,所以我决定这次无条件的帮你,其实我最感兴趣的不是你的女朋友,而是那个皮衣男,上次的交手,我是输的一方,我也不服啊。

  沈伟说完,又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之前我认为姚孝雄死定了,但是昨晚我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发现,也没听说有人死了,关键那个放火的老头是谁?这点我们不知道,如果是悠悠放的火,那么,还能说清楚,无缘无故来了个老头,还有,你不知道的是,我知道,就是悠悠和姚孝雄碰面的时间,不是很多,虽然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是接触的确实是有点频繁,和你说的差不多,姚孝雄搬到你家楼上的时候,我也才开始接到赵毅的业务,也才发现悠悠和姚孝雄一起,所以之前他们认不认识,这个我也不好说。但是按照我多年的经验,悠悠和姚孝雄应该不是情侣关系,还有一点可以证明,如果是,那么那天晚上你看到的姚孝雄对悠悠企图不轨,这个就很难说清楚了,看来,我还是不能跟赵毅交差,如果我说姚孝雄死了?那尸体呢?证据呢?最多说是消失,哪天姚孝雄重新出现,嘿嘿,我估计吃不了兜着走,赵毅的势力,不是我能抵抗的。

  趁着沈伟停下话语的时候,我仔细的想了一下,最让我开心的是,他说姚孝雄和悠悠没有一腿,不自觉的,我想起了那个晚上之后,床单上的血红,悠悠似乎第一次还在,但是沈伟却没有接着往下说,而是有点像询问一样的问我:能进你的房间看看吗?

  沈伟没说,我也会让他们进去看看的。我听到他这么说,赶紧起身:行,你帮我看看,我就觉得住进去之后,天天都觉得有东西盯着我。

  “你自己有猜到是什么吗?”沈伟淡定的问我。

  我有,我不大坚定的说道:因为我现在睡得房间是我父母的,以前也没住过,所以我有时候想,是不是我自己心里有鬼。

  沈伟耸耸肩:进去看看吧。

  我跟着沈伟进去的,只是让我意外的是,沈伟已经房间,在我的房间走了一圈之后,直接就朝着有老鼠洞的桌子那个方向走去,接着就站在那不动了,我静静的看着他,沈伟就这么站了一会儿,又走向了桌子的另外一边,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只是看着他在我的房间走了大概好几圈。

  让我失望的是,沈伟对着我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也没发现什么,也许真的是你心里作用。

  当我正要失望的时候,沈伟却对我挤了挤眼睛,只是当我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他直接朝着我走了过来,搂着我的肩膀,对着我说道:出去吧,我也觉得这个房间怪怪的,要不叫人把这个房间拆了。

  “你神经。”我不舒服的说了一句,自己找不出原因就说,要我把房子拆了,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

  _酷m匠%网S唯T一正版,1j其@他都是a◎盗(X版Ko

  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出了房间,只是我突然觉得自己说这个话有点过分了,沈伟却没有生气,只是笑着对着我说道:我建议你还是换个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安全点。

  这句话我听得很奇怪,特别是最后的一句安全点,难道我现在的房间很危险,沈伟其实是发现了点什么,但是他似乎不想说,还有刚才出来的时候,似乎对这我挤眉弄眼,只是现在却一点也没有要跟我解释的意思。

  “要不介意,我进你以前的房间看看?”沈伟没有坐下来,而是直接又对着我说道。

  “房间有点乱,我先整理一下,当然,女人住的房间,确实有点。”我心里想着放在悠悠床头的那个盒子,找了个借口,对着沈伟说道。

  沈伟也没怎么介意,听完说完,又习惯性的掏出了烟,似乎没有很介意我说的话。

  进了悠悠的房间,看了一下,好乱,特别是床铺,我将房间收拾了一下,接着拿起那个盒子,还是有点分量的,这让我更加的好奇盒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一开始,我想放到自己身上的,只是盒子有点大,还真的不好放,最终我将它放在了枕头底下。

  最后才叫沈伟进来,这次我是从里面开门,请他进来的,和到我的房间不同,沈伟进来的时候,在门口愣了一下,接着走的很慢,走到房间的那一瞬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香。这就是你说的悠悠给你的果汁的味道吧?

  我点了点头:是的。

  得到我肯定的回答之后,沈伟猛烈的抽动着自己的鼻子,似乎一条猎狗一般,慢慢的他像我的衣柜走去。

  来到了我的衣柜面前,沈伟终于停止了抽动,接着伸出双手,抓着衣柜两扇门的把手。

  衣柜里有悠悠的衣服在那呢,看到沈伟做这个动作,我开口制止,但是沈伟的动作实在是太快,我还没喊出口,他已经将衣柜打开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是在欣赏悠悠的衣服,难道衣柜也有古怪,此时我也快步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