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奇怪,转身的时候,却看到沈伟站在一个凸起的地方,背对着我,一动不动。

  “沈伟。”因为有秦朗的事情,我心里有阴影,不会沈伟也中邪了吧?

  我一边叫着沈伟,一边往旁边挪去,不敢靠近他,当我挪动了几步之后,我才发现,沈伟没有中邪,此时他的正面站着一个人,就是那个皮衣男,他们两个在对峙着。

  距离很近,差不多就两米左右,刚才因为沈伟站的比较高,所以将皮衣男给挡住了。

  皮衣男的出现让我很意外,却也让我松了一口气,至少证明沈伟没有中邪。

  突然,沈伟动了,直接从废墟上跳了下来,快速的朝着皮衣男冲去,两米的距离,很近,只是因为天黑的关系,我只看到他们两个人一个照面之后,两个人的位置换了。

  沈伟转身,也就在这个时候,皮衣男朝着我冲了过来,很快,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脖子就被勒住了。

  接着我感觉到脖子一凉。

  “别动。”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在我耳边,另外一个是沈伟,我不知道沈伟哪时候已经掏出了两把枪。

  我的脖子瞬间被勒的更紧了,耳边传来皮衣男冷酷的声音:你最好别动,不然信不信我要了他的命,皮衣男的话刚说完,我的脖子一疼,我知道匕首已经扎入我的脖子了,我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也看不清沈伟是啥表情,只是觉得最好不要开枪,我不想死。

  你..我试图说话,却被皮衣男给堵了回去:叫你别动。

  你放开他,沈伟终于是说话了。皮衣男没有说话,而是拉着我慢慢后退,我能感受到鼻吸在我身后的脖子吹着,虽然我看不到,但应该是他把头埋在了我的身后。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我也不知道退了几步,停下来后,我听到身后有嘈杂的声音,还有声音刚响起,沈伟打算向前的时候,皮衣男冷哼一声:叫你别动。

  我知道照片在你那,我会拿回来的,你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我一定杀了你。皮衣男在我耳边说到。突然,我的脖子一送,失去了支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沈伟吵着我的方向冲了过来,但是却没有在我身边停留,直接跑到了我的身后。我缓过神来,转身已经没有了沈伟的踪迹了。

  在我眼前只有一个大洞,看到这个我明白了,刚才皮衣男其实是用脚踢开了掩盖在洞口的废弃物,接着跟我说完话之后直接就跳到洞里去了,沈伟已经追了上去。

  当废墟上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又感觉害怕了,事情总是那么凑巧,我看到了有一辆车快速的开了过来,悍马,借着月色我还是认出来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跳入了坑中。

  当我一跃的一瞬间,我才想起,这个通道到底有多深,还没想完,我就落地了,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却一点都不疼,伸手一摸,屁股后面似乎是稻草,此时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我紧张的不行,匆匆忙忙的拿出了手机,终于是把手机的手电筒给打开了。

  这时候我哪里还能看到沈伟他们的影子,只是看到一条无尽的通道,手电筒的光根本就照不到边界。我不想往前走,却不得不往前走,头顶上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手电筒照射的地方,冲出了一个黑影,我忍不住将手机往前一扔,接着喊了出来。

  只是我还没喊出声,嘴巴已经被堵住了,接着我听到沈伟的声音:别叫,是我。

  听着沈伟的声音,我心里安静了许多。

  此时洞口的顶部有了脚步声。

  此时我非常的紧张,关键我的嘴被沈伟捂住了,已经来不及说什么了,我急忙想往洞口深处跑,只是当我迈开脚的时候,就被沈伟死死的压住。

  我不知道沈伟想干嘛,如果他们有几个人跳下来,那就完蛋了。

  让我意外的是,上面突然有人喊了一声:什么人,给我站住。

  接着洞口的人直接就跑了,似乎去追什么人去了。

  沈伟继续捂着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人跑了,我也慢慢的放松了。差不多三分钟后,我听到了那辆悍马开走的声音,听不到汽车的声音,我的嘴一松,接着手背沈伟来着:往这走,我地啊你去看看。

  我不知道沈伟要带我去哪,只能跟在身后,走的不是很久,也就两分钟左右,沈伟停下来脚步,而我却看到了一丝的光线,又是一个洞口,沈伟没说话,在地上摸了一下之后,竟然摸起了一把梯子,接着他将木梯放在洞口,我们两个就上去了。

  出了洞口我才发现,这个洞口就在破败的墙壁的背面。

  我不解的看着沈伟,此时的他脸上很严肃,似乎感觉到我看着他,他也转头对着我微微一笑:不要吃惊,刚才的事情我也是没想到,那个人是有备而来,我观察过,我们来的时候确实没人,却在我们到这附近的时候,突然就出现了那个皮衣男,那个人的身手很厉害,我跟他交锋的时候,已经用上了十足的力气,我想将他一下击倒,可是他身手确实很好,还是被他挣脱了。”

  。《最S新☆j章q节f“上:酷匠(网

  “你的枪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道,如果是真枪,这么对着人确实危险,更关键的是对的人是我,特么的,如果走火,我不排除我会不会被击穿。

  沈伟对着我微微一笑,很随意的又拿出了枪,在手上把玩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个?你不用紧张,只是玩具枪,吓人用的,我还真的怕他把你给怎么样了。我不知道他来这干嘛,一开始我也怀疑是不是盯上你了,但是最后还是把你放了,我不确定是不是盯着你,这个从我跳进洞追过去的时候才重新觉得你危险,知道我为什么跑回来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差点没被他吓死,我也知道了沈伟的身上确实不错,对着沈伟我摇了摇头。

  “这个人不是个莽夫,是个很危险的人物,我和他最好不要成为敌人,嘿嘿。”沈伟自顾自的说道:我跳下洞里的时候,他已经跑远了,我追了过去,才发现原来还有一个洞口,只是他已经上去了,我只看到了他最后的背影,接着就是这个木梯被他给踢翻了,我根本就来不及上去,而且这个时候他上去,刚好又在你的附近,我觉得他是针对你的,急忙往回赶,打算能不能接一下你,还好,我看到你跳下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能够猜到。

  是的,我自己也猜到了几分,我对着沈伟说道:你不让我动,因为那个皮衣男已经出去了,而且这堆人不简单。

  哈哈哈,沈伟听到我的话,笑的很开心:确实没看错你啊,是的,我不让你动,而且这群人很神秘,警察局长都不敢惹他们,我想他们还是有点本事的,所以,我在赌,我们动了,他们肯定能够发现,不动,就看看那个皮衣男他们能不能注意到,还真的注意到了,刚才他们走了,就是追皮衣男去了。

  沈伟说的很轻松,但是也让我绕了还几个弯,只是我觉得沈伟对那群人的认识不仅仅是神秘那么简单,相对我来说,我有点惧怕,他却说的很随意。只是那个皮衣男是不是像他说的,重新从那个洞出来,是不是为了找我,我心慌,被他盯上,很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