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回到家,刚进小区,之前见过的那三个警察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吃惊的看着他们:你们找我干嘛?

  其中一个警察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做个笔录而已,我们调查过了,白湖亭公园那个起火的房子是在你的名下的,之前是在一个叫悠悠的女人的名下,这不得不让我们想起酒吧起火的事情,就跟你联系到了一起。

  我没跟他们说悠悠失踪了,因为按照正常情况,是要失踪二十四个小时,才能报案的:我女朋有说将房子给我了,真的失火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房子是在我的名下,是悠悠告诉我的,这点你们现在找我,我才确定,酒吧失火的事情,你们局长应该清楚,所以你们不应该来问我才对,三个警察互相看了下对方,其中那个比较瘦的警察又问了我一句:你跟局长啥关系?

  我知道他们顾忌,直接说到:没关系,我之前根本不认识他。

  按理说,我这么说,他们应该信才对,只是似乎我那么干脆的回答,让他们更加的怀疑了,那个瘦警察看从我这也套不出啥话,直接又问了我一句,很客气:你能跟我说下,在早上九点到我们见到你这段时间,你去哪里了吗?

  我也没多做考虑:我一直跟沈伟在一起,就是市中心那个私家侦探社的侦探。我话刚说完,突然发现他们三个的脸色有点不对劲,有点吃惊,我补充了一句:你们可以去问问他。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把沈伟给抛出来,给我省去了好多麻烦,他们也没再问我什么,就是想去我家看看,到了我的家里,也没发现什么东西,就走了,走的时候,倒是跟我说了句:有事还会找我。

  将警察送出门,我觉得整个心都空荡荡的,悠悠真的走了?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还抱有一丝的幻想。

  忍不住走进了悠悠的房间,似乎除了人走了,别的都没动过,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床头有个小盒子,一个很小的盒子,我忍不住拿起来,只是却发现盒子上锁了,而且锁还不是那种外部的锁,从外部只能看到锁眼。

  这个盒子通体黑色还泛着光,而且似乎挺重,看着像是铁盒,又不像。

  我不知道悠悠留下这个盒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是悠悠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了,我将盒子重新放在了床头,也许悠悠想起来,会回来拿呢。

  我觉得我有必要打个电话给我家老头子了,我不想把他们蒙在股里,虽然会让他们开心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终究要面对现实不是吗?

  我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当接通的一瞬间,我还没说话,老头子就笑嘻嘻的问道:臭小子,咋啦?和媳妇在一起很开心?都多久了,现在才记得给你爸我打电话啊?

  我沉默了很久,我爸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问道:怎么了你?

  “悠悠走了。”我对着我爸说道。

  “是嘛?走的那么快。”沉默了一会儿,我爸奇怪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让我瞬间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想正常情况,自己的父亲,听到自己未来儿媳妇走了,不应该是这个反应,我出神了,也没顾得上多问,这是电话那头传来了我妈的声音:你这孩子,怎么办事的,把人家赶跑了?你这孩子。

  我妈倒是挺正常,我对我妈说道:妈,事情太复杂,我不懂怎么说,悠悠人走了,东西都还在这呢,你们要不要回来?

  我妈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这儿还有事,这才多久的时间呢,你自己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没等我回话,我妈就把电话给挂了。

  最近这段时间,真的让我有点脑袋发晕,我缓缓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突然又感觉到了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其实在这个房间我一直都有这个感觉,只是昨晚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没有那个感觉,导致现在感觉更加的强烈.

  我重新回到了悠悠的房间,那股香味还在,躺在床上我等着悠悠能够回来,直到电话将我吵醒,我才知道自己睡着了。

  拿起手机,我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是悠悠打给我的吗?我迫不及待的按下了接听键,让我失望的是,电话那头出现的是男人的声音:林志怀,是我,我是沈伟,我在你的小区门口,有空出来坐坐不?

  沈伟没事应该是不会找我的,我想找我应该是有事吧:行啊,现在也傍晚了,我们顺便一起吃个饭。

  看到沈伟的时候,我愣了一下,他竟然穿着运动装,而且全身都是黑色的,找了个快餐店,沈伟挑了个靠角落的位置。

  沈伟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对我说道:骨灰不是赵小玲的,换句话说,那根本不是骨灰,而是一些替代品。

  我听了沈伟的话,心里微微的触动了一下:就是说赵小玲没死?

  沈伟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今天找你的目的最主要的不是这个事情。

  我看着沈伟,难道还有别的事情:你想做什么?

  酷d匠(:网;唯X一正》版、_,$其4他都是盗版F%

  沈伟看着我,微微一笑,却不说话,我也没再问,有些事情,问了一遍,就不值得再问第二遍了,我知道沈伟听到了。

  吃完饭,沈伟拿着纸巾擦了擦嘴巴,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对我说道:我觉得悠悠的房子,起火起的有点蹊跷,我想晚上偷偷去看下,你去不去?

  我没想到沈伟要做的事情是这件事,我心里也很好奇,但是因为白湖亭有点恐怖的缘故,我自己是绝对不敢去的,既然沈伟说要带我去,我也没推辞,我想好了,能够找到新的线索绝对是好的,现在关于悠悠的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断了,我却还不知道悠悠找上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还有她这段日子做的那些事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答应他的时候,沈伟明显很开心:现在就去吧。

  “那么急?”我有点疑惑,原本我以为,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怎么也要是晚上十二点过后。

  沈伟将手中的烟掐灭,对着我说道:现在去刚好,吃饭的时间,人是最少的,半夜去也行,却没有现在安全,所以我打算现在去。

  看着沈伟等待的目光,我同意了。

  上车之后,我想起了警察找我的事情:警察是不是早就盯上我了?火灾发生就直接找我,按理说不可能这么快的,那个不好意思,我直接将你做挡箭牌,给扔出去了,他们问我去哪?我说跟你在一起了。

  沈伟听完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沈伟将车停在了十字路口,他没有直接开进去,他让我先别急着下车,而是走到路口,观望了一下,才对我挥了挥手,我急忙下车,跟了过去。

  和沈伟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很有安全感,不像跟秦朗,会影响我更怕。

  再次来到悠悠的房子前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相信,跟沈伟说的一样,整个顶楼真的直接就掉了下来,将下面的五层楼都压塌了,顶楼也已经自理破碎,如果当时顶楼真的有人,不被烧死,估计也摔死了,我想沈伟说姚孝雄死了,估计就是这么判断的吧。

  周围很静,踩着自理破碎的废墟,我都能听到不时的响起的脚步声,但是我不知道沈伟要来这干嘛,因为眼前已经化为了一片虚无。

  “沈伟,你要来找啥?”我忍不住问道。

  只是沈伟根本就没回应我,我也没听到他的脚步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