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伟是傻逼,我不是,我不可能马上就说所有的事情的。

  一瞬间,我和沈伟陷入了僵局。

  就在这个时候,沈伟走到了我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我不说我雇主,估计你是不会告诉我事情的,我的顾主其实就是赵毅。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确实让我有些意外。

  沈伟接着说到,中间的原因我不说,但是这个业务我接下了,赵毅的长天集团,你也知道规模多大,你应该也记得当年赵小玲暴毙而死的消息,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假新闻,直到赵家真的办丧事了,这件事也成为了当时的一个特大新闻,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直到赵毅找我,我才有我才有些了解,一年前,赵小玲带了一个朋友回家,而这个人就是姚孝雄,沈伟说着,掏出了一张照片给我看,一个确实是姚孝雄,另外一个女的也就是小玲,不可能?难道赵小玲真的死了?那那天晚上我们看到的那个人又是谁?

  我没有露出太大的惊讶的表情,沈伟接着说道,不到一个月,赵小玲就失踪了。

  听到这里,我奇怪了,失踪了,赵毅为啥说死了?

  沈伟哈哈一笑,我也不得不说赵毅高明,这个照片是赵毅给我的,赵小玲这个人,其实大家只是知道,但真正见过的我怕应该是没有,而他却没让我追查赵小玲,却让我追查姚孝雄,你说奇怪吗?还有你刚才的问题,就是赵小玲失踪了,这个也是赵毅跟我说的,如果真是失踪,那答案只有赵毅知道,现在我不能确定的是,赵小玲是死了,还是失踪了,就像我说的,照片也反应不出什么。

  只能反应出,姚孝雄长什么样子。

  你是怎么知道那晚跟我一起的是秦朗?

  我看着沈伟,问到。沈伟微微一笑,我听姚孝雄说的,你别奇怪,我有个本领,只是说出来没几个人相信,我会唇语,做我们这行,会这门功夫可以吃香好多,你想你跟踪一个人,如果听到对方说什么,是不是事半功倍?只是我们注定不可能近距离听到,所以,我也有点天赋,你被姚孝雄跟踪之后,他拿着那个东西把玩了一会儿,才开车的,上车前我看到他说了秦朗两个字,接着嘴角微微上扬,我刚才问你,也不确定,但是现在确定了。

  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简单的说了下,那晚我带着他去约会,后来,那个叫小玲的说不舒服,让秦朗送,半路说自己是赵毅的女儿,出了点意外,小玲走了,秦朗躲起来了,说见鬼了。让我也躲躲悠悠,就这个事。

  你是说,赵小玲出现了?沈伟有些吃惊的看着我,我说是的,就是照片上的这个。

  你确定了?沈伟有些激动,我点了点头。这个傻逼竟然站起来,哈哈大笑,天助我也,接着有点激动的来到我的身边,现在跟我去个地方,我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被沈伟拉着往外走。

  “你要带我去哪?”我将他的手甩开。

  沈伟有点激动:不好意思,我想带你去个地方,你不是想确定一下,赵小玲是不是真的死了吗?其实我也想确定,你这么说,我倒是有个主意。

  我好奇的看着沈伟,我很好奇,但是我又怎么也联系不到他有啥办法:行啊,我跟你走,你别忽悠我啊。

  沈伟开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路上我看到沈伟很兴奋的样子,愣是不跟我说话。

  我们那里有个公用墓地,是城市规划的需要。

  沈伟竟然带我来这种地方。难道是要盗墓?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谁闲着没事干天天往这跑,中途,沈伟下车去买了一束花,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有啥用场,墓地建在郊区,沈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往一个小阁楼走去,来到了门口,我看到上面写着骨灰堂。我心里纳闷,沈伟来骨灰堂干嘛?

  看管骨灰堂就两个人,一个老者,一个小少年,老者看到沈伟,竟然说了句:你又来啦,这回是来看谁啊?

  沈伟笑着说到:来帮人带点东西来,接着指了指怀中的花。

  行吧,让小东带你们进去吧,老爷子对着那个少年说道,沈伟很有礼貌,老爷子,要不做个登记?老头子摆了摆手,都那么熟了,不用,小东看到沈伟的时候,开心的笑了一下,沈伟也对他笑了笑,我们上楼的时候,小东说到,叔叔,你都老熟人了,我就不带你上去看了。

  我和沈伟来到了二楼,看着一排一排的骨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确实有点慌,总感觉有点阴深。

  ko最新@章Ep节上酷+8匠;网%%

  我没问沈伟,倒是他对我说,他做这行,有时候确实要来这帮人看看死者,当然为了有时候方便点,我就和他们混熟了,我知道他说的他们是看守骨灰堂的爷孙俩,我心里比较纳闷的是他说事情方便点,指的是什么事情。

  这时候,沈伟已经带着我走到了中心位置,而我面前的牌位赫然写着,爱你女赵小玲,下方是赵毅,我要是没猜错,这个就是赵小玲的骨灰了。

  就在这时,沈伟将我一拉,我没站稳,走了两步,沈伟小声的叫我别动,然后轻轻的将手里的花放在了地上,对着牌位鞠躬,嘴里还奇怪的说到,对不起,鞠完第二个躬,刚直起身子,我突然见沈伟用很快的速度,掀开骨灰盒,接着伸手抓出了一把白色的粉末,这个过程,沈伟叫我别动,然后再次鞠躬,起身的时候,我看到他用另一只手从买来的花丛中抽出了一个塑料袋,接着将骨灰塞了进去,放在了内衣的胸口位置我这个时候,才知道,他原来一开始啥都准备好了但是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他让我站着别动是什么意思。我知道那是骨灰,反正做完这一切之后,沈伟退后两步,让我也过来拜拜,我心里也有点慌,没管那么多也拜了拜。

  下楼和爷孙两个打了一声招呼,上了车之后,我才忍不住问沈伟,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

  沈伟神秘的对我说:不是想知道赵小玲死没死吗?我想起了赵毅让我帮忙,我把骨灰拿去化验一下就知道了。

  我吃惊的看着沈伟。

  他对着我微微一笑:不用太惊讶,我自有办法,当然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拿到赵毅身上的毛发,这个很重要,还好,我想起了他给我名片的时候,手似乎脱皮,上面应该有些痕迹,至少现在这是一个突破口,如果找不到痕迹,那么就只能想个办法,大不了我亲自再去见赵毅一趟。

  “你让我站着别动是啥意思?”我又忍不住问道。

  沈伟只是对着我笑,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跟我解释,我好奇的又追问了两句,他才对着我说道:那里我已经摸的很清楚了,你那个位置刚好可以挡住上面的唯一一个摄像头,所以嘛,还真的不好意思。

  我听到之后,倒是没有怪他的意思,却对他有点佩服,这么细小入微的事情,他都能发现,看来真的有点真才实学。

  沈伟没有将我送到他家,而是把我送到了我的小区门口,我下车的时候,沈伟对我说道:如果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到时候打电话给我,当然,如果我有什么要你帮忙的,我也会打电话给你,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忙。

  看着沈伟的车远去,我心里想着,我何尝不需要他帮忙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