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私家侦探,他这么说,我就觉得奇怪了,沈伟竟然有求于我,我心里也打起了一个小九九,现在悠悠失踪,我想也能找他帮个忙,但是我自己觉得这个事情怪异的不行,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帮上忙。

  “我就是一个平头百姓,我能帮上你什么忙?”我看着沈伟,对着他缓缓的说道。

  沈伟这次似乎已经下了一个决心一般,将手里的烟头直接就扔到了地板上,还不忘上去用脚狠狠的碾灭:我只想知道你的兄弟秦朗那天晚上跟你说了什么?

  “你跟踪我们?”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沈伟。

  沈伟摇了摇头:那倒是没有,我跟踪的是姚孝雄,我看到那个哥们把你弄晕了弄到了车上,你知道,我可以出手的,但是保护你不是我的任务,这个实在是对不起你。

  我心里骂了句:cnmb,这都说出来,还想让我跟你谈,做梦呢。

  接下来我似乎忘记了刚才说的话,因为沈伟之后说的,将我的兴趣提起来了。

  沈伟这个时候,又拿出了一根烟点了起来,这小子绝对是个烟鬼:你那天出门,应该是十二点左右,差不多一个小时,姚孝雄出了小区,我看他手里不断的拨弄着什么东西,接着又回到了小区,将他的车开了出来。

  我跟在他的后面,穿过郊区,进入了一个小树林,原本我还不知道他要干嘛,当我看到你的车刚好在我要到达的时候,从我的身边行驶了过去,我才确定了一点,姚孝雄是来找你的,我如果没猜错,你的车上应该被装了跟踪器。

  我狐疑的看着沈伟,我车上被装了跟踪器?特么的。但是我又无法反驳沈伟说的话。我想起了在我和秦朗要离开的时候,秦朗的表现,似乎有什么危险,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秦朗是怎么知道的。

  我忍不住跟沈伟说了,沈伟的脸明显抽了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还是太自负了啊,我如果没猜错,跟踪姚孝雄的不只我一个人,还有另外的一批人,他们的目的是保护秦朗,嘿嘿,估计就在我身旁,我自己都不知道。

  沈伟似乎想着什么,但是却没有接着说这个话题,而是继续说道:之后我看到姚孝雄的车也在你身后开了出来,我又跟了上去,其实姚孝雄全程都跟着你。

  我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直到你进到了酒吧,姚孝雄才动了,试图跟着你进酒吧,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姚孝雄刚要踏进酒吧的门口,突然有一群人冲了进去,让他停顿了一下之后,迅速的转身,就在他走到酒吧对面的时候,你冲了出来。

  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别我更清楚了,警察来了,这个我倒是不怕,姚孝雄也没走的意思,只是当那几个神秘的破门人的头头下来的时候,姚孝雄走了。

  “你说的是那个刀疤男?”我对着身伟问道:他们是什么人?连警察都怕他们。

  沈伟明显对于我将他的话打断,有点不舒服,点了点头:这些人,我确实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但是看着姚孝雄似乎挺害怕的,之后我看到你被警察带走了,我当时就已经帮你了,打了电话,我就跟着姚孝雄去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不是会自己的小区,而是去了悠悠的房子,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第二天你女朋友来了,当时我看她的脸色好像不对劲,像大病了一场一样,后来我就看到你来了,你上去差不多十分钟,姚孝雄就跑了出来,当然,他没走远,直接就躲进了公园,我为什么用躲,因为当你扶着你的女朋友走了之后,姚孝雄再次出现了,而他这次重新回到了悠悠的房子。第二天差不多六点多,他从房子出来了,这次应该是去你们那,只是我跟踪到一半的时候,赶紧就退了回来,我感觉到了危险,姚孝雄不知道,一个皮衣男跟上了他。这个男人让我感觉跟一条训练有速的猎犬一样,我被他发现了,但是他只是警告了我一番。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回到公园附近不久,我就看到了一辆出租车像疯子一样的朝着公园冲来,到了公园门口,直接就窜了进去,直到我看到后面的一辆紧随其后的出租车下来了那个皮衣男也冲了进去,我才知道是什么情况,差不多半个小时左右,姚孝雄很快就从公园出来了,出来的时候,直接往悠悠的房子冲去,直到他进了房子,我也没看到皮衣男再次出现,应该是被姚孝雄甩了。

  原本事情就这么全是结束了,但是没想到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我看到一个老者走了过来,也进了悠悠的房子,接着差不多十分钟,你肯定想不到的,老者出来了,还没走多远,悠悠的房子各层的房间突然就冒出了浓烟,而且是同时冒出的,接着一下子就窜出了火苗,但是第六层楼似乎没着火,只是这个样子,六楼就像一口锅,下面的火像是炉灶,火势很旺,那老头像根本没事一样的就走了。因为是白天,浓烟滚滚,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差不多五分钟,就跟美国世贸被飞机炸掉的画面一样,瞬间就从上到下塌了下来,轰的一声,还好我站的比较远,只是周边的房子不知道有没有伤亡,我躲在那,也是为了看看姚孝雄,只是这个情况老,姚孝雄肯定是死了,六楼,没地道可以挖,而且二到四楼都是火,加上这么严重的一压,估计多少人都不够死。你来之前,那个刀疤男又出现了,这次只有他一个人,估计是不想太多人引起注意。

  5最5新N》章i节上("酷q匠L网#/

  沈伟跟我说的这些话包含的信息量很庞大,我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消化了一些,但是更多的新的疑问来了,沈伟就这么跟着姚孝雄,那么长的时间,姚孝雄竟然不知道,难道他有隐身术?还有悠悠房子的布局,放火的老头是谁,我如果没记错,悠悠的房子,现在应该已经是我的了。

  我还清楚的记得悠悠让我一定要管好钥匙,这下好了,房子都没了,而且听沈伟的意思,能够进入悠悠房子的人至少有四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我能帮你什么忙?我忍不住拿起面前的烟,找沈伟借了火,点起来。我心里很烦:悠悠走了,我去那个房子就是去找悠悠,看看她到底在不在那,我也没想到会发生火灾,这是我没意料到的,我知道你说那么多的事情,是想让我和悠悠给你解答,我这里可以给你解答,但是悠悠的那一部分,我确实是不知道,我可以明确的跟你说,我也很想知道悠悠到底对我隐藏了什么秘密,我现在已经没有头绪了。

  我被呛的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沈伟在那哈哈大笑:其实现在已经不是在帮我了,你是在帮你自己?

  “什么意思?”我有点不懂沈伟的问话。

  沈伟看着我:你如果刚才没说那些,是的,你是在帮我,你说了,证明你想找到悠悠,想找出真正的原因,那么现在我们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也想找到悠悠,目的一样,你要是信得过我,我们一起,我不收你钱,很久没有碰到那么奇怪的事情了,我觉得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正常人碰到这种事情,跑的越远越好,沈伟此时在我眼里似乎就是个傻逼。

  我想什么他不知道,他只是看着我问了句:首先,你要跟我说秦朗那天晚上跟你说什么了?这个对我很重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