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门口站着的,竟然是那个皮衣男,他手里也拿着一把匕首,手臂伸长,直接指着姚孝雄。

  “你敢动一下,你信不信我一刀宰了他。”姚孝雄的声音冰冷的传了过来。

  皮衣男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更关键的是,我拿了他的照片,怎么说还是有点仇恨的意思,我想姚孝雄的算盘算是打错了。

  姚孝雄说道这里,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虽然我很恨姚孝雄,但我也很怕死。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皮衣男竟然开口了:那你也肯定是走不出这个屋子的,不信你试一试。

  原来皮衣男是在顾忌我,但是我有什么能让他顾忌的,想了一下,只有我身上的照片了,也许皮衣男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所以他只能这么说。

  “你进来,我可以不杀他。”姚孝雄对着皮衣男说道。

  皮衣男似乎不为所动。

  “那我就不客气了。”姚孝雄看皮衣男不肯让出道,直接就往我的身边退了几步。

  “等一下。”终于听到皮衣男松口了。

  皮衣男根据姚孝雄的指示慢慢的像我房间的墙角靠近,突然,姚孝雄一发力,直接就冲了出去,这是我没想到的,明显,皮衣男也没想到,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听到了姚孝雄冲出去的开门声。

  皮衣男看了我一样,似乎做了个决定,直接跟着冲了出去。

  看着他们两个离开,我心里还是很紧张,现在的我不能动,这两个人都不是善类,关键是我现在还不能动,我不知道悠悠对我做了什么。

  现在我只有等死了,放弃了挣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我觉得却像过了一年,我的身体可以动了,这让我心中一阵的狂喜,终于可以动了。

  0看W\正Ze版l(章√;节上酷}匠…/网

  全身恢复过来之后,我顾不得洗澡,急忙穿上衣服,出门,直接往悠悠的房子而去,我想在就想找到悠悠,只要找到了悠悠,很多问题都能够解决,这次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当我开车来到公园西门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劲,白湖亭白天是有一些人,当今天却都围堵在了西门的门口,而且不是一些,是很多,我心里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将车停在路边,走到了人群之后,隐隐听到了火灾,所指的那个方向刚好就是悠悠的房子。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肩膀被狠狠的拍了一下,吓了我一跳,回头却看到一个老熟人正严肃的看着我。

  那个拍我的人,竟然是那个给我悠悠和姚孝雄照片的司机,我现在也不确定是不是他给我的照片:你是沈伟?

  他听了点了点头:上车跟你说点事情。

  我没搭理他,直接就往人群钻。

  “林志怀,着火的是悠悠的房子,但是悠悠跑了,你要真想知道原因就跟我上车,你要是想冲过去,我也不拦你。”沈伟突然拉了我一把,趁我还没反应过来,在我的耳边说道。

  沈伟的话让我半信半疑,但是接下来他说的话,让我相信他了。

  “我跟踪姚孝雄的,顺带就看到了你老婆,你要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我会告诉你的。”沈伟很认真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涌动,似乎让出了一条路,一辆不显眼的车开了出来,因为副驾驶座是对着我的,窗户没有完全的关闭,让我看到了一个人,就是那个刀疤男,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消防员,哪里有火就去哪里,我心里带着很深的疑问,只能这样调侃自己。

  我没上自己的车,沈伟将我带上了他的车,来到了他的所谓的侦探社,挺显眼的,就在闹事的中心地带,只是以前我根本就不在意这些,所以看过几本也都忘了。

  侦探社不大,按沈伟的说法,就找个面积差不多的就好,热闹地段的店面贵,虽然他也付得起,不想浪费钱。

  进了侦探社,他示意我坐在沙发上,接着从口袋拿出了一包烟,给我分了一支,我礼貌性的接过烟,将它放在了正前方的桌子上,沈伟看了我一眼之后笑了笑,自顾自的点起了烟。

  就是不说话,我还是憋不住了: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来了你又不说?

  沈伟这个时候,才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轻轻的吐出,对着我笑着说道:首先我是一个侦探,给我业务的那个人我暂时不能跟你说,这是秘密,他的要求就是让我调查一下姚孝雄,这个人挺神秘,委托我的那个人只是让我将姚孝雄最近去了哪里,见过什么人,还有住址告诉他,我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了,姚孝雄被烧死了。

  “什么?”听到沈伟的话,让我感到很吃惊:烧死了?你亲眼看到的?还有,悠悠房子的事情你怎么解释,你为什么要跟踪悠悠。

  沈伟嘿嘿一笑:你先别急,我说我的任务完成了,是因为姚孝雄被火烧死了,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委托我的人只是跟我说,姚孝雄是个不应该还存在这个世界的人,让我调查一下而已,当时我听到他这么跟我说,我就觉得很奇怪,难道是鬼,你知道,我当时也很害怕,雇主竟然说的那恐怖。

  沈伟说道这里,我发现他确实有点紧张,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摁灭的时候,又点了一根,我心里也纳闷,不该还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确实只有死人,他自己也说怕,却还是去做了这件事,这肯定有让他难以拒绝的条件,我却不方便问,因为姚孝雄已经跳过了这个环节,抽着烟接着对我说道:我干侦探这个行业也好几年了,有些人挺不喜欢我的,嘿嘿,因为我让他们的威信得到了巨大的挑战。

  侦探能够碰撞的,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就是警察了,只有警察,才能跟他这个职业有点出入,但是没听说他和警察局有什么瓜葛,我看着沈伟:你别骗我,我记得没听过你这号人的,而且警察局的局长我上次还见过,我回去还看了下,是新来的。

  沈伟听到我的话之后,笑了笑:当然我也有我的关系,不然我也做不了这一行那么久,给你透露点秘密,前任警察局长,你知道去哪了吗?

  我心里鄙视他:这么大的消息,满城风雨,谁不知道,被人举报了,而且还铁证如山,说是什么腐败,直接就被下了。

  只是我越说,沈伟的笑容越是开心,难道这个跟他有关系,我忍不住问道:难道这个是你干的?

  沈伟嘿嘿一笑:不瞒着你,确实是我,我和警察都是暗里打交道的,当然你们不知道,那个前任局长,说白了就是要和我不死不休,我也没办法,就将他给整了,我还可以跟你说一点,这个现任局长能够上位,也有我的功劳,不然,你以为那天晚上你进了警局,能那么轻松的出来?

  我有点不敢相信,原来私家侦探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当的,虽然我对于他的话半信半疑,那天晚上那个局长确实没什么为难我,直接放我走了,这个倒是真的,我还记得那三个把我带进警局的警察,看着我大摇大摆的走出警局的时候,那种诧异的眼神。

  “是你让警察局长放了我?”我有点吃惊的看着沈伟。

  沈伟嘿嘿一笑: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我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因为我身上的难题,也只有你能帮我解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