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了也是一阵的狐疑,我也知道秦朗紧张什么,难道那个小玲是。。。

  我自己不敢往下想,我想听听秦朗到底知道些什么。

  秦朗又喝了几口酒之后,似乎眼神有些迷糊,接着说道:我心里慌,如果这个人真的是赵小玲,那可能是鬼啊,我一个急刹车,只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玲直接跟我说她想上厕所,下车了,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怎么看都不像是鬼,但还没等我喘一口气,就看到车头趴着一个皮衣男,就在车前窗,露出了半个身子,看着似乎是下半身被我撞到了啊。

  我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撞到人了,那个皮衣男就是电话跟你说的那个,我当时紧张的不行,此时的车已经停了,皮衣男此时慢慢的滑了下去,从车床缓缓的滑向了地面,就像一个人瘫倒一样,我当时很紧张,我也不敢下车,我怕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直接给你打了电话。

  秦朗说道这里,我也想起了当时他跟我说话的语气,很紧张。

  我听着秦朗继续说:我记得当晚我跟你说这事的时候,你问我小玲呢,我才回头看看小玲是不是在路边吐,但是。

  秦朗此时的语气有点发抖:我转身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刚才滑到底部的皮衣男,此时就在后座,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上车的,我还没将我一句话说完,直接就觉得脖子一疼,晕了过去。

  最:新Q章节a上iN酷匠I网

  等我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还在车上,脖子很疼,突然我想起了那个皮衣男,惊恐的看着后坐的时候,我却发现,皮衣男不见了,但是小玲却在我的身后看着我,那时候的小玲已经没有了一点病态,但是手臂上却有着一条很长的刀伤,还冒着血,手里拿着一把匕首,直直的指着我,当时我吓到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秦朗说道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更加的狐疑,如果按照秦朗的说法,那么说,之后那平静的跟我说话的秦朗一定不是秦朗,但,那声音根本就是秦朗,当时秦朗晕了,那又会是谁,还有,也印证了秦朗自己说那句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晕了,我记得秦朗说了:小玲,你。。

  之后的电话,秦朗的情绪瞬间变得很平静。

  我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秦朗吃惊的看着我:你确定是我打的?

  我点了点头,秦朗无辜的说道:哥,我当时真的晕了,不是我打的电话啊。关键是晕倒之后的那段时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醒来就发现了小玲那时候的样子。

  我很想在这件事上纠结,却发现秦朗说道这的时候很紧张的看着四周:哥,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时间来不及了。

  还没等我开口,秦朗接着说道:小玲用匕首指着我,问我刚才那个男人跟我说了什么,我紧张的说道,什么也没说,我直接被打晕了,小玲听到之后,直接收了匕首说道: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你回家吧,今晚的事情最好忘记。

  我还问了她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小玲一反常态: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杀了你,看着她重新抽出匕首,我感觉我的背部直冒冷汗。

  看着小玲的眼神,我知道这回她不是跟我开玩笑的。

  还好最后她看了我一样,接着收起了匕首,下车了,直到她下车,我才憋足劲开车回来,一路上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红灯,回到家里,我重重的躺在了床上,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就在我躺下的一瞬间,我听到了房间外的开门声,看着手里的钥匙,我确定没有人有钥匙,难道是房东,只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门开了,我看到皮衣男就站在门开,盯着我,关键他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上面还有一点血迹。

  “大哥,你到底是谁?”我对着皮衣男问道,因为紧张,我都能听到自己抖索的声音。

  皮衣男手里拿着匕首,走进房间周,随手把身后的门给关上了,接着一步一步朝着我走了过来,他的表情很严肃,手微微的垂落,但是那匕首却对着我,我慌了,我真的没得罪他,难道碰到了杀人狂魔,我哆哆嗦的站到了沙发上,想往后退,退了一步,才意识到这是沙发,只是当时已经晚了,我就举得一个天旋地转,我摔倒到了沙发背后。

  我顾不得疼痛,想赶紧爬起来,只是一抬头,那个皮衣男的脸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接着我感觉我的胸前一紧,我就被他抓住了,一把匕首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皮衣男冷漠的对着我说: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保证你没有生命危险。

  “你。。你到底要让我做。。”只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嘴巴多了一颗丸子,接着我的嘴巴被拍了一下,那颗丸子直接就滑入了我的嘴巴。我眼前的皮衣男越来越模糊,我很累,我想睡觉,只是此时我的耳朵传来了皮衣男的声音:明天醒来的时候,赶紧带着林志怀去你今晚去的树丛,带他去里面看看东西,你别给我耍花样,刚才给你吃的是我特质的毒药,解药只有我有,我会跟着你,所以,你最好听话,如果你不听话,明晚你就等死吧。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那时候我确实害怕,但是想着,应该皮衣男不会杀你的,如果要杀你,也不用那么大的力气。

  我知道你的脾气,所以叫你去的时候,你拒绝,我也跟着去了。

  秦朗说完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看着他:后面的事情你怎么解释?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车就停在那?我事后想了想,那天晚上的你真的太不一样了,我也想过是不是所谓的易容术,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东西,当那天晚上的你,我确实只能这么解释,你要杀我啊?那么多年的兄弟,你下的了手,你想杀我,也不用到那个时候才杀我。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秦朗很急着把话说完,我问完之后,秦朗又看了看四周,哥:不是我知道,而是那个皮衣男告诉我的,他打电话给我。

  看着秦朗的表情,我虽然表面装着不相信,但是我心里却相信了秦朗的话,至少可以解释那天晚上的事情。

  我没说话,就看着秦朗,他躲避着我的眼睛,低着头接着说:哥,那天晚上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啊,你下车的时候,我就从你身上闻到了一股香味,你应该记得,我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看着秦朗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说了,看着我,我对着秦朗掉了点了点头。

  我想起了悠悠的那个所谓的果汁,那个香气就是从那里开始出现的,之后我将那件沾满果汁的衣服,直接扔进了衣柜里,从此我的房间就也会带上那淡淡的香气,我喜欢那个味道,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将那件衣服洗掉,只是听秦朗接下来的话,我心里已经对那个香气留心了。

  我点头之后,秦朗才接着说到:我闻到了那股香味,我心里莫名其妙的兴奋,当时也忘记了,心中对那个公园的恐惧,进了公园,那股兴奋劲更加的强烈了,哥,带你到草丛那里,我还是有点犹豫的,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我口袋的手机震动了,我拿起来偷偷看了一下,竟然是皮衣男。

  我心里一慌,想起了,如果我没带你进去,今晚我就死定了,哥我对不起你,我不想死,那个时候我就一头扎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