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摇下了窗子,将头伸出了车窗:你有病是吧,赶紧给我让开。

  只是不管我怎么叫,那个人就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尼玛,此时我感觉我点诡异,大晚上的,黑灯瞎火,车灯照着一个神经病一样的黑袍人,我心里有点慌。

  我想后退,退入小区,却发现自己刚才是打卡出来的,保安亭现在没人,要想在让车后的杆子抬起来,那我也得掉头刷卡啊?现在是进退两难,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小区门口应该不会有啥事,直接下车,朝着黑衣人走去:你这人怎么回事,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我平心静气的问了一句,如果真是神经病,计较起来就缠上了。

  哥,是我?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开口说话了,说的很小声,我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是秦朗,是他吗?正当我发愣的一瞬间,突然,眼前的人在我那个方向的那只手伸出了袖子,接着我的耳朵听到了几声似乎是喷射什么液体的声音,我感到有什么液体喷洒在了我的脸上,我的眼睛也蒙上了液体,随志而来的是一阵睡意思,接着我就昏迷了过去,在昏迷前的一瞬间,我也终于明白那是迷药一样的东西了,心里还骂了句:cnmb。

  我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郁闷,特么的又被人搞晕了,我都被搞晕几次了都。

  迷迷糊糊我看到了火光,等我清楚了眼前的情况的时候,还是吓了一跳,此时是在一个小树林,我也不知道是哪里,面前是一堆的篝火,而那个黑袍人就蹲在火边,不时的用树枝挑拨着火堆。

  我想开口说话,自己的嘴巴却被堵住了,我想动,只是全身却动不了,低头一看,身上被绑的结结实实的,我的动作引起了黑袍人的注意,只见他抬起头,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很显然他此时看着我。

  黑袍人缓缓的起身,朝着我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那只拨弄着火堆的树枝,树枝上冒着热气,我不知道他要干嘛,心里想着会不会像电视演的那样,直接用滚烫的树枝搓在我的身上。

  越想越觉得真实,我用力的挣脱着,却根本就是徒劳,因为我背后是一棵大树,我是和大树紧紧的捆绑在一起的。

  黑袍男子慢慢的走到我的身前,也不说话,站了一会儿之后,似乎再考虑着什么,尼玛,这才让人担心。

  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将手里的树枝狠狠的扔了出去,接着双手狠狠的按着我的肩膀不让我动。

  更让我奇怪的是,我听到了他的抽泣声,尼玛,一个大男人在我面前哭,我看到他的动作,心里微微一松,也不挣扎,就紧紧盯着他,我不知道他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哥,是我,我是秦朗。”黑袍人呆着哭腔对着我说道。

  接着将自己的帽子给掀开了,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确实是秦朗,泪流满面的秦朗。

  如果不是秦朗自己说他是秦朗,不仔细看我真的认不出来,此时的秦朗根本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嘈杂脏乱的头发,脸似乎一惊很久很久没有洗了,眼泪流下来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一道道的痕迹。

  原本我想过很多和秦朗见面的情景,我也想过永远见不到秦朗,此时真的看到秦朗的时候,我显得很平静,真的很平静,心里的一个个疑问再次填满了我的脑袋。

  只是在那一刻,我心里的一切恐惧都消失。

  “哥,我现在把你嘴巴松开,不能给你松绑,我有些是要跟你说,只能绑着你,不然我怕你不听我说啊,我最近很苦啊。”秦朗用手抹了抹自己的眼泪,整个脸瞬间都成了大花猫,接着看着我对着我说:哥,你要是答应就点一点头。

  大不了今晚被哥们杀,死也要做个明白鬼,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随着我的嘴巴一松,原本平静的我,一股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王八蛋秦朗,我跟你那么多年的兄弟,你那晚竟然要杀我,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个王八蛋。。。

  我对着秦朗就是一阵狂骂,直到骂的我自己都感觉累了,秦朗静静的看着我,没有说任何的一句话。

  “哥,你骂完了吗?”秦朗看着我: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你要听我先把那个晚上的事情说完,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杀你,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秦朗说的话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也提起了我的兴趣:行,你说,我看你怎么说,今天我被你绑着,就没指望什么,我就想知道原因,你个龟孙子。

  不管怎么骂,秦朗都不生气。

  秦朗此时直接盘腿坐在了我的面前。

  慢慢的对着我说道:哥,那天晚上,我进了公园,公园很黑,我挺怕的,刚进公园的时候,我已经找不到小玲的身影了,我喊了几声,却没有听到她的答复,也没有听到狗叫,只听到公园的树木沙沙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啪。。啪。。啪的声音,就像当初我和你在公园听到的那样,这次我听到了声音的来源,我慢慢的走了过去,越近听得越清晰,我终于来到了发出声音的那个地方,就是我带你去的那个草丛,我屏住呼吸,因为我听到了狗的低声的哀嚎,我想到了小玲是不是也在那,我悄悄的走了过去,当我的手接触到草丛,要拨开的一瞬间,啪啪的声音突然就停止了。接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身影突然从草丛扑了出来,我吓得当时腿都软了,根本没办法移动,而这个时候,那个身影重重的压到了我的身上,我忍不住啊的一声,惊慌失措的时候,怀中突然传来了小玲的声音:秦朗,我头晕,扶我回去。我此时才确定扑倒在我怀中的那个人是小玲,我也顾不得察看草丛里面的东西了,后面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秦朗说完快步的走到了刚开始他呆的地方,此时我才看到那里有一瓶液体,他拿起来一阵的狂喝,秦朗刚才说的话,让我重新想起了那个啪啪声,还让我想到了当时秦朗和小玲进去的时候,确实传来了啪啪声,当时悠悠的表现也很反常,这只让我纳闷悠悠知道啪啪声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刚才听秦朗一说,我觉得悠悠肯定知道啪啪声是哪里出来的。

  秦朗再次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显得有点紧张,我闻到了一股酒气,是白酒的味道,原来:哥,我送小玲回家的时候。。。

  秦朗说到这,又拿起了酒狠狠的灌了几口,才有点哆嗦的说道:我也怕啊。

  ”哥,我不骗你,我撞人了,接着就给你打电话。“秦朗终于是开口说了出来。

  “那天晚上,我将小玲扶上车之后,我就根据她说的,开车送她回家。”秦朗吞了一口口水,接着说到:让我好奇的是,小玲要我送的地方是赵毅的家。

  -&酷匠)网永久9x免k费i‘看H小~说/h

  秦朗所说的赵毅,其实在我们这里很出名,可以算是长天集团的老大,业务都做到国外去了。

  赵毅的声音接着又传了过来:我问小玲,怎么去赵毅的家。你知道小玲怎么说的吗?她竟然跟我说,她是赵毅的女儿,哥,我当时吓到了啊,赵毅只有一个女儿,我那时候才想起来,叫赵小玲,但是,一年前,她女儿突然死亡的事情,也是我们都知道的,电视报纸都有报。

  秦朗说的有点激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