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往七楼而去,当她的身影消失在七楼的楼梯口的时候,我实在是不舒服,而这也让我确定了,沈伟给我的照片,还真的不是p的。悠悠到底大半夜的找姚孝雄干嘛?难道?

  我还是沉着气,也许悠悠走错了一会儿就下来,我不断的安慰着自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我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了,出门直接就往楼上走去。

  我虽然气愤,如果悠悠正大光明的跟我说,那我还能谅解,她这样偷偷摸摸,我更加的生气。

  酷r匠h#网c1首发(

  我不想被玩,那就来个鱼死网破。

  我要来抓个现成的,提起胆子我就直接朝着姚孝雄的门使劲拍着,也管不着门铃了。

  狠狠的拍了几下之后,门吱的一声开了,但是只开了一条门缝。

  当姚孝雄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是愣了一下,这让我更加的确定悠悠一定就在她那。

  “悠悠呢?叫她给我出来?”我对着姚孝雄质问道。

  姚孝雄听到我的话之后,做了个恍然大悟的动作,接着对着我笑着说道:悠悠就是你那个女朋友吧.

  此时我看到姚孝雄的笑容,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那么的狰恶,我真的很想上去和他干一架,我已经把他当情敌了,只是当我想打他的时候,他又说了一句:你找女朋友找到我这里干嘛?三更半夜的。

  “我看她刚才上了七楼。”我没有证据,显得有点理屈。

  “嘿嘿,上了七楼就是来找我的?”姚孝雄这次的笑容显得有点不耐烦。

  说完很快的想把门关上,我原本还有些迟疑,看到姚孝雄这个动作,心里实在是不爽,我一定要探个究竟,直接就用力的推了房门,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突然觉得门上传来了一股很大的力气,直接就将我震了出来,姚孝雄的力气很大。

  我来不及多想,直接一脚踩入了他的房间,腿上传来了一阵的剧痛,我啊了一声,终于,门上的冲力停止了,姚孝雄的谩骂声响了起来:你这人神经病吧?你再不出去,我可直接关门了,到时候,嘿嘿,断手断脚,我可不负责。

  此时的我一只手扶着门沿,还有一只脚已经伸入了他的房间,当时自己跨的步子很大,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当时就是想阻止姚孝雄关门。

  姚孝雄最后的那句话,显得很阴森,嘿嘿的笑声中还夹着一丝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心里慢慢的有了一丝的恐慌,忘记了自己的疼痛,我能看到姚孝雄已经做好了用力关门的准备,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房子漆黑一片,连灯都没开。

  痛的龇牙咧嘴的我,此时根本就还来不及说出话,姚孝雄戏谑的看着我,似乎并不急着关门。

  当我喘过气来的一瞬间,终于我看到了他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手狠狠的像着门拍去,我当时的第一个感觉是,我这回完了,他也把我当情敌了,还真敢杀我。

  就在这个时候,姚孝雄房间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我看到他推门的手僵了一下,接着似乎很诧异的将自己的脑袋往房间看去,就这一瞬间,我急忙用两只手用力的一撑门沿,整个人就跌出了姚孝雄的房门,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重重的关门的声音,还有他冷冷的哼了一声。

  特么的死变态,竟然为了悠悠要杀我,刚才到底是什么情况,会让姚孝雄如此的分神色。

  看着眼前漆黑的大门,我已经没有勇气去敲门了,最后,我还是气不过,鼓足了勇气狠狠的踹了他家的大门几脚,发泄着心中的怒火,更重要的是心中的恐惧,姚孝雄刚才如果不出意外,确实会关门,跑到了楼梯的第一个拐角处,我发现那闪门还是关着的,心里才喂喂的松了一口气,我心想这事没完。

  我心里莫名的沮丧,吵着自己的房子大门又去,现在只能等悠悠给我一个解释了,反正大门是对着楼梯的,我就开着大门等她回来,今晚我就不睡觉了。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心。

  走到家门口,我还狠狠的将最外面的铁门一拉,彭的一声,铁门和墙,狠狠的撞到了一起,进门的时候也将那闪门狠狠的一甩,做完这些,我的心里才舒服了许多。

  只是当我进门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悠悠的房门开了,探出了脑袋,此时一脸诧异的看着我,似乎是刚才被我吵醒的,

  悠悠竟然在房间?不可能的,我明明看到她上七楼了,而且刚才我和姚孝雄对峙的时候。就在七楼的楼梯口,没有看到她的任何踪迹,但是,此时的悠悠确实真真正正的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是错觉?

  我却另可相信是做梦,也不相信自己刚才看错了,我将手指狠狠的放在了嘴巴咬了一口,一阵钻心的痛传了过来,在我确定了这不是梦的时候。

  "你?"我看着悠悠,忍不住开口问到。只是,我还没将话说出口,悠悠已经将房门打开,她穿的是一套睡衣。

  “林志怀,你大半夜的干嘛呢?悠悠的脸此时可以用寒冰来形容:刚才把我气的不够,现在大半夜你又搞这一出,你知道睡觉的时候,心情不好,对身体,对心里都是不好的,你到底想干嘛?有什么不爽你直接说,何必这样,你。。你混蛋。”

  悠悠从开始的愤怒,到了最后竟然哭了。

  我第一次看到悠悠哭,虽然我不知道她是真哭还是假哭,我看着她流泪,我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刚才的一堆疑问,瞬间就化为乌有,想说的话却根本就说不出口。

  此时的我只想安慰她,我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我不想失去她,如果我问了,我不敢再往下想。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应对的时候,悠悠转身摔门进了自己的房间,我急忙跑过去,敲了敲悠悠的门,一会听到到了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到了门的声音,似乎是枕头,接着是悠悠愤怒的声音传来:给我滚。

  我原本想安慰一下悠悠,她的这个字让我心里的那点温柔瞬间就消失了,你悠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你接近我啥意思,还和姚孝雄有一腿,我林志怀一点都没隐瞒你,倒是你啥都隐瞒我,现在倒是怪起我来了,行,你发脾气,我让你发。

  想着就火大,回房间拿起手机,钱包,钥匙,狠狠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接着出门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的期待的,先试着用力的关上了铁门,紧紧的盯着悠悠的房间看了半天,却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心中唯一的念想也瞬间消失了,直接狠狠的关上了门,往小区门口有去,反正睡不着,还不如出去走走。

  我特么的怎么喜欢上了她,心里一阵阵的不舒服,姚孝雄,晚上我怕你,白天,我不会让你好过的,假仁假义的家伙。

  我现在心里还有一点小小的自私,就是悠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毕竟她和姚孝雄一起,从来没有让我知道,是姚孝雄自己来的,还有那个沈伟,一定要找他好好的谈一下。

  到了楼下,我开着自己的车就出门了,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出小区大门,还没加速呢,突然一个穿着黑袍的人朝着我的车扑了过来,为什么说是穿着黑袍,其实也就是穿着那种黑色的袍子,上面有帽子盖着的那种,我急忙来了个急刹车,而那个人却站在了我车子的正前方,伸出手,就像十字架上的耶稣一般,直直的站在了车的面前。车灯照着他,我也只能看到他藏在帽子里面的嘴唇以下的部分,我原本就很生气,碰到这种神经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