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似乎怕我醒过来,所以她的动作断断续续的,这也让我的皮肤感觉到了阵阵的瘙痒。

  正当我差点忍不住要的时候,悠悠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将我的衣服重新被拉回了原来的位置,接着被子也轻轻的被盖上了,我听到了悠悠上床的声音。

  之后的一整个晚上,我压根就没睡,耳朵异常的灵敏,什么风吹草动我都能听到,悠悠翻了几次床我都知道。

  悠悠起的很早,我假装我还是熟睡,就这么硬撑到十一点多,我才起来,此时浑身酸痛,我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的反常,醒来之后,我出门看到悠悠已经将客厅整理了一遍,还煮好了饭,看我起来,悠悠对着我笑着说道:“志怀,吃饭了。”

  我脸上根本做不出表情,我怕我一笑,啥都露馅了,我板着脸:不行,我先看看老鼠还在不在。

  悠悠又咯咯的笑了:行,先去我房间看看,昨晚吓死我了。

  她带我到了我父母的房间,指着桌子底下对着我说道:昨晚老鼠就是从那里出来的,你去看看。

  我纳闷,大半夜的她怎么看到老鼠从哪里出来的。

  我没有多问,直接朝着她指的桌子走了过去,我父母放假的桌子是老式的,桌子中间是空心的,但是还是看不到下面。

  双手抓着桌子的两边,我一使劲,将桌子给拉了出来,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个老鼠洞,洞口还有一些沙子,我心里就糊涂了,房子是钢筋水泥做的,混泥土,怎么会有沙子。

  我双膝跪地,身子趴了下去,接着我让悠悠将手电筒拿过来,我拿着手电筒对着老鼠洞照了一下,我发现这个洞似乎是用机器切割的,混泥土还是很平整,别说沙子,但是洞口的沙子又是什么情况?我心里只有一个解释,是人故意放上去的,看着这个痕迹,确实是老鼠经过的,只是应该是先放沙子,最后老鼠才跑过去,客厅东倒西歪的东西也能解释,是老鼠。

  我站起身,没有说出心里的疑问,笑着说道:还真有老鼠,你是不是带了啥好吃的来了?这么招老鼠?

  悠悠在那只是笑着看着我,没有说啥。

  我接着在家里找了一遍,压根就找不到那只所谓的老鼠。

  只是我心里更加的疑惑了,没找到老鼠,我也没打算找到,但是竟然连老鼠走过的痕迹都找不到,虽然客厅悠悠打扫过了,但边边角角那些灰尘不可能出现的。

  我还是假装很认真的找了好久,最后上手一摊:还真的找不到老鼠,估计是从六楼掉下去摔死了。

  悠悠被我逗得咯咯直笑。

  吃饭的时候,悠悠突然对我说:我不想住那个房间了,我们换一下吧?你房间我睡过,没有老鼠的。

  她似乎怕我拒绝她,直接就将我的话堵死了。

  “行。”我笑着对悠悠说道:老鼠我不怕,你以后记得随手关门,不然老鼠又要去你房间了。这个我可不负责,到时候你想再跟我换,我都不愿意。

  悠悠顶了我一句:乌鸦嘴。

  是那种娇哼,换成是之前,我看着肯定舒服,只是现在我觉得她有点做作。

  她想换房间,就换吧,这是我的家,我也想知道悠悠到底想干嘛。

  只是当天晚上,我就睡不着了,不是没有了那股香气睡不着,我觉得我浑身的不自在,我还浑身觉得不舒服,似乎有人看着我一样,只是找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东西,估计是昨晚没睡好,今天自己心里作怪。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起的很早,醒来的时候,发现悠悠还没起来,这个点,正常情况她应该是起来了才对。

  直到十点多的时候,悠悠才出来了,对着我笑着说道:你房间睡得真踏实。

  我抱怨道:我没睡好呢,不好意思,我厨艺不好,没煮饭,出去吃怎么样?

  酷WR匠`!网正'版}首发G

  悠悠笑着说道:不用,才十点,我去买菜,家里吃。

  悠悠出门之后,我进了自己的房间,打算拿件衣服换洗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想悠悠睡我房间,那照片我应该拿走,不然不好,只是当我翻开床头的时候,我愣了一下,我记得我的照片明明是放在席梦思床垫的下方,只是此时的照片却已经不见了?

  难道是皮衣男拿手了?但我一想,应该不会,皮衣男如果找到我,应该会先找我的。

  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发现,抽屉和衣柜似乎都有被动过的痕迹,我有个习惯,就是关抽屉那些东西的时候,都不会关的很严,只是此时却很整齐,一点缝隙东没有,我只能判断,是悠悠动过我的房间。

  悠悠在找什么?我越来越觉得心里不安,从那晚给我拍照,到今天动我东西,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她找的,我只是确定一点,悠悠肯定有事瞒着我。

  正当我想不通的时候,悠悠回来了,看我从房间出来,悠悠愣了一下,也只是一下,如果不是我留意了,根本也发觉不了。

  下一秒,她就像看我的穿着,微笑着上下打量。

  我笑着说道:我进去换件衣服。

  悠悠笑着说:你这搭配不行,我进去帮你选一件吧。

  说着放下手中的菜,悠悠进了我的房间,不一会儿,拿出了一套我平时没搭配过的装扮,看着挺陌生的,悠悠看着我,反问道:不信啊,不信你自己进去试一试。

  我拿着衣服进房间的时候,悠悠去做饭了,鬼使神差的,我又一次去床头,我想确定一下,如果真的没找到照片,我再问问。

  只是,当我看到躺在原来位置的照片的时候,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悠悠,真的动了我的照片,而且刚才还拿出去了。

  我换了衣服出门的时候,悠悠看着我说了句:就是帅。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吃饭的时候,悠悠突然对着我说道:志怀,我打算去找工作了。

  听到悠悠这么说,我脑海中想了一堆的可能,最关键的也许就是她看到了我的照片,我不懂要说什么,到嘴边要问的话,硬是问不出口,不是我不敢,只是我现在很怕失去悠悠,我发觉,我已经喜欢上她了,我怕我问了,也就是她离开我的时候,我只点了点头:嗯,行,我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你。但是,你不怕危险了?

  听我这么说,悠悠开心的笑了:都那么久了,也没人再给我发骚扰短信,如果真的是因为我跟你的关系,才这样威胁我,我和你住那么久,他应该早就行动了啊,只是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像你说的,应该是发错人了吧。

  如果是别人发的,那我还觉得悠悠说的话,是最好的解释,我也想这样的结果最好,只是,我知道那条短信是秦朗发的,而且秦朗那晚奇怪的表现,还有他奇怪的消失,加上最近我发现悠悠的异常。

  让我不得不联系到他们两个肯定是有关系的,悠悠和秦朗到底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我下午就去找工作。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悠悠的话飘了过来。

  我对着她笑着点点头。

  晚上回来的时候,悠悠直接跟我说自己找到工作了,而且还跟我说了工作的地方,职位还是主管,第二天还是我带着她去上班的。

  其实我心里还是有一丝的怀疑,所以就陪着他上了公司,前台的小妹那妆画得挺浓,只是看到悠悠的时候,还是挺尊重的,这让我确定悠悠真的开始上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