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后,我又觉得很累,直接就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突然想起胸口的照片,我拿起来看了一下,又觉得悠悠很奇怪,照片更奇怪,看着照片后面的天机两个字,我就头疼,这时候,我想到了皮衣男,会不会找到我家,到时候找不到我,不懂会不会对悠悠不利,但是悠悠铁了心要来我这住,我也不想说了,说多了,以为都是我的借口,想了想,我将照片压在了床头下面。

  悠悠来的很早,差不多三点多就到了,就带了一个行李箱,而且挺大的,夸了个包,看到她拿着那么一个大箱子出现在我家门口,我愣住了:你自己提过来的?

  v酷》匠网7永Su久免?费'看h"小说

  悠悠点头的时候,我的心里一阵的过意不去,一个女孩子,提那么一个重箱子,即使不是男朋友,也应该帮忙的。

  我将接过悠悠的箱子,却发觉箱子很轻:咦。

  “不用咦。就是一些小衣服而已,不重的。”悠悠跟在我后面说道。

  我看了一眼箱子,是密码箱,还加了锁,估计是贴身衣物,不想让人看到。

  “我睡你爸妈房间吧。”将箱子放在客厅的时候,悠悠说道:伯父伯母早上都收拾好了,我一起收拾的,你放假太乱,我懒得给你收拾。

  我就直接把她的箱子提了进去,就回自己的房间上了上网,玩了一盘游戏,直到悠悠叫我吃饭的时候,我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吃了饭,看了一会儿电视,我们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至从从悠悠家回来之后,我的房间都有那么一股清香,很好睡。

  半夜我我突然尿急,起床出了房间,没有父母的日子还真的不适应,打开门往外看去,此时房间外一片漆黑,感觉整个房子只剩下我一个人一样。

  我心里突然感觉有点害怕,我准备先把房间的灯给开了,只是你们也懂的,尿真的急了,根本就没法顾到开灯,急忙向厕所跑了过去,进了厕所,拉完之后,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就是爽。

  尿完之后,那股恐慌的感觉,突然又上来了,丫的我厕所的灯都没开呢。

  开了厕所的灯,我的心也平静了许多,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沙沙声,就像拿着树枝插着海边的沙子的声音,这声音不大,也许是因为我父母的房间就在厕所的对面,加上此时房子很静,我还是听到了,是从我父母的房间传出来的,悠悠睡里面呢。

  但我从门缝里,明显的没有看到一丝丝的亮光,按理说,四周一团漆黑,有点亮光是很明显的。

  我觉得很奇怪,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我又感到十分的害怕。

  那沙沙声依然没有停止,毕竟是自己的家,我鼓起勇气对着她睡得房间喊了一句:悠悠。

  喊完之后,沙沙声停止了,我紧紧的盯着我父母的房间的门,心扑通扑通的跳着。

  接着我听到吱啦一声,借着厕所的灯光,我看到我父母的房间缓缓的就开了,开的很慢很慢,我紧紧的盯着,一动不动,突然一个脑袋突然就从还没大开的门钻了出来,披头散发的。

  我啊的一声,确实把我吓到了,狠狠的将厕所的门关上了,还用后背死死的顶着,我怕啊,这个样子让我又想起了贞子。

  “林志怀,是你在叫我吗?”这时候悠悠的声音从外面传了出来: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怪吓人的。关厕所门,能不能轻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地震呢。

  我这时候,鼓起勇气,缓缓的开了厕所的门,就一道门缝。

  我看到我父母的房间这个时候灯已经亮了。悠悠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长发披肩的就站在那。

  “刚。。刚才是你?那个脑袋。。”我说话都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是啊,想吓你一下。”悠悠笑着说道。

  但是我觉得不对,刚才我看到的头,那头发绝对没那么长,我心里还是害怕。

  我装着没事一样,将门打开,也许是我听错了,悠悠自己都没听到声音,睡得很香,我解释到:没什么,我起床尿尿,吓你一下,没想到被你吓了一跳。

  悠悠听了我的话之后,在那笑的不行:赶紧回去睡觉吧,我困死了。

  说完,她将门又一次缓缓的关上了。

  回到房间之后,我怎么也睡不着,听觉变得异常的灵敏,那沙沙声又响了起来,我原本想再出去看看,只是我心里挺怕的,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又很迟才起来,起来的时候,悠悠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我就纳闷:悠悠,我放暑假呢,你一个白富美,怎么就不去上班?

  悠悠的回答很简单:我辞职了。呆家里最安全。

  这是我的家,怎么成她家了,心里虽然不原因,但是还是承认了。

  之后的日子,真的不是我追悠悠,倒是悠悠追我追的很起劲,第一我觉得悠悠怪,见面的第一次就觉得,第二自己送上门来,我真的没有一种征服感。

  但这些日子下来,我还是觉得我渐渐的喜欢上了悠悠,都说女追男隔层纱,还是那么一个大美女。

  只是这段时间,我晚上总是会迷迷糊糊听到沙沙声,第二天问悠悠,她却一脸的茫然。

  直到一个星期后的晚上,我半夜醒了过来,只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沙沙声停止了,就在我要重新睡觉的时候,我听到了悠悠的房间里,传出了悠悠惊叫的声音,接着我听到了猛烈的开门声,之后我的们就被悠悠狂敲:林志怀,开门,快开门啊。

  悠悠的声音都已经变形了。

  我急忙起身,开门,此时外面五黑一片,就看到一个黑影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也被悠悠吓了一跳,也叫了出来,接着我听到门外的客厅乒乒乓乓的声音,最后一片的寂静。

  悠悠在我的怀里还哆嗦着呢。

  我急忙将她扶起来,接着用最快的速度将所有的灯都开了,此时客厅放在地板的东西已经东倒西歪,这是什么情况,我转过身子看着悠悠,我第一次看到悠悠哭了。

  女人哭,都是很让人心疼的,加上我觉得我已经喜欢上了悠悠“怎么了你?半夜吓人啊。”我走过去,帮她擦了擦眼泪,关心的问道。

  悠悠用手指着自己的房间,哆嗦的说道:老。。老鼠。。。

  老鼠,不可能,我心里想着,我家在六楼,住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过老鼠,但是悠悠这个举动,不得不让我相信。

  “不就是老鼠吗?不怕,有我呢。”我对着悠悠说道,接着指着四周:你看,不是跑了吗?明天我去收拾,绝对把老鼠给找出来。

  悠悠死都不回自己的房间睡,我又一次躺在了地板上,迷迷糊糊,我觉得有人掀开了我的被子,接着缓缓的掀开了我的衣服,后背的,我一下子就醒了过来,但是我没动,就这么静静的。因为悠悠轻声的在呼唤我:林志怀,林志怀。。。

  确定了是悠悠之后,我更加的不想动了,我想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不会是要跑进来和我睡吧。

  悠悠似乎确定我睡着了,我别后的衣服又一次的往上翻着,接着我感觉悠悠的手轻轻的触摸着我的背部,在肩膀附近。

  难道这的被我猜中了,只是我想到的事情没有发生,我只听到了咔擦一声,那是手机快门的声音,似乎悠悠也听到了,我能感受到她的手抖了一下,接下来,似乎声音关了,但是我觉得悠悠还是再拍照。

  此时的我对悠悠重新有点恐惧的感觉了,她到底要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