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时间,刚好十点。

  我立马出门,也没跟父母打招呼,直接就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让他载我去秦朗的那个地方,一路上我让司机开快点,司机说只能开那么快了,我心里急的不行,直接说了句:你开快点,我给你一千。

  司机师傅一听:说话算话。

  没等我回答,司机突然就一个拐弯,走另外一条路了,确实快了很多。

  下车的时候,司机说了句:给我一千。

  我用标准的本地方言骂了句:你还真打算要一千?

  司机看了我一眼:五十吧。

  我也不想跟他计较,给钱,下车,看着出租车远去,我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被宰了,这个路程最多三十五。

  没管那么多,认准秦朗的住处我一路跑了过去。

  到了秦朗的门口,我连门铃都懒得按,直接用力的敲门:秦朗,你个王八蛋,你给我开门。

  竟然没有一点点的动静,我不得不加大力度,敲得更狠了,特么的还是没人回应我,我对着门踹了两脚,接着破口大骂:秦朗,你个孙子,我知道你还在,你赶紧给老子滚出来,今天我不给我一个交代,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结果我喊破了喉咙,还是没有一点点的作用,倒是被隔壁的邻居吼了几句,说我大半夜再吵,直接就叫警察了。

  酷A《匠网/首{/发`

  我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一下。

  回想一下,大学的时候,他老是忘记带钥匙,总是把钥匙藏在门边的那个消火栓内,看着脚下的地毯,我带着一丝的希望,还好没让我失望,看着手里的钥匙,我嘿嘿一笑,但是一想不对,是不是秦朗还没回来?

  管他呢,进门先看看再说。

  开门进了屋子,我将钥匙重新放在了地摊上,随手关上了们,如果秦朗真的还没回来,那等下回来发现钥匙不见了,防止他掉头就跑。

  开了灯,我发现她的房间比大学自己的宿舍还乱,衣服裤子到处扔,这也太离谱了,之前我来过几次也没那么乱。

  我看到沙发扔着的那件衣服旁边有一条带子,我嘿嘿一笑,很熟悉,走过去,拿起衣服,和我想的一样,是他出门要带的包。

  看到这个包,我立刻拉开拉链,钱包还躺在那呢,拿起钱包,我看了一下,信用看都在,钱也放着几百,我心里暗爽,你小子打算这样就让我以为你跑了?你小子也太小瞧我了,净身出户你还想跑去哪。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脚步声朝门口走来。

  “看我怎么收拾你。”想到这,我连忙快速的跑到了门口,将房间的灯熄灭,接着我躲在门后,问清楚以前,怎么也要找点安慰回来,我不相信秦朗特意要杀我。

  做完这一切,我听到了开门声,门打开之后,我看到了一个人影闪了进来,揪准时机,我直接狠狠的朝着他的方位扑去,心里骂着:秦朗你个王八蛋,终于让我等到你了。

  嘭的一声,我觉得浑身疼的不行,我直接就撞到了地上。我忍不住哎哟一声。我确定我明明是瞄准了扑过去的,怎么会扑空,房间的等突然亮了起来。

  接着我我听到咦的一声,似乎很吃惊。

  这声音不是秦朗的,我顾不得疼痛,急忙抬头。

  这时,我看到了一个黑衣男人,皮衣,带着墨镜,干净利落的头发,我吃了一惊,这个人到底是谁,他虽然戴着墨镜,但明显身体僵硬了一下,只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直接就朝着我夸了两步,接着我就觉得我的脖子一疼,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脖子好疼,眼睛有些迷糊。

  等我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我发现我还是躺在原来的地方,屋子的灯还亮着,门是关着的。

  我想起了那个皮衣男,心里一阵的后怕,也没顾得着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连个鬼影子都找不到。

  我紧张的心情才微微的得到了放松:最近的事情让我自己有点要奔溃了。

  摸了摸生疼的脖子,我想起了那个皮衣男,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秦朗那天晚上说撞人的事情,他描述的男人和我刚才看到的似乎是同一个,抬头看了一下时钟,十一点多,我差不多昏迷了半个小时。

  心里骂了一句:cnmb。

  好不容易站起了身子,重新看了一下四周,我这时候才发现似乎秦朗的屋子是被人搜查过得,刚才时间紧迫,没仔细看,因为床铺什么的似乎都被挪动过,柜子什么的也都看着,还有屋子里的盒子,全部都是开着的,我不确定是之前被搜擦过,还是我昏迷之后皮衣男搜擦过,但是我现在确定,秦朗真的逃了,而且逃得很急,连钱都没带,想着门口的钥匙,似乎压根就没打算回来。

  秦朗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门后有一张照片,我确定我来的时候,还特意的看了一下门后,怕秦朗躲在那,那里原来根本没有东西。

  走过去,拿起照片的一瞬间,我自己都懵了,照片的情景我很熟悉,让我想起了在悠悠那做的那个梦,那是一片沙漠,而沙漠的中心位置有一团白光,虽然没有梦境中的耀眼,却还是能够清晰的反应出当时的那一幕,只是照片让我感觉有点不同,看了半天,我才发现,照片的景象和我梦中的景象似乎是从对角拍摄的,举个例子说,假如我看到的是一个人的左边的侧面,照片反应的是那个人右边的侧面。

  我想肯定是皮衣男留下的,想到了皮衣男留下的,我觉得皮衣男肯定会回来,赶紧将照片重新的扔到了门后,赶紧逃,我不想再昏迷一次,这两天到底怎么了,先是差点被兄弟干掉,接着还被陌生人打晕,还有跟悠悠接触的事,总让我觉得奇怪。

  就在这个时候,照片掉在地上是反面的,我发现背面有字,忍不住好奇,走了过去,再次拿起照片的时候,我发现上面写着:天机。

  天机,什么天机,天机不可泄露?但那两个字明显不是写上去的,倒像是和照片连城一体的。这也太奇怪了,只是这个时候,我没打算将照片扔掉,因为皮衣男,此时的我已经没有那么害怕皮衣男找我了,如果他想杀我,就不会打晕我,我想赌一次,还有这照片是我找秦朗的唯一的线索了,我想把照片藏起来,皮衣男找到我,我想从他那问出点秦朗的消息,就用照片做条件。

  想到这里,我直接就将照片放进了内衣的口袋。悄悄的打开门,将头伸了出去,已经十二点多了,楼道显得格外的安静,环顾了一下四周,我发现没有看到皮衣男的影子,直接就冲出门,空旷的楼道上现在只有我自己的脚步声,但那声音回荡在楼道里,我总感觉有人跟在我后面跑,我紧张的不敢回头,憋足了劲一口气跑到了公路上,路旁依稀的挺着几辆出租车,我直接上了第一辆,让师傅快开。

  车动了的时候,我那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还没缓过气来,我发现客厅竟然还亮着,不对啊,我父母正常都不会超过十二点睡觉的,只是客厅里面传出的欢笑声,我确定我的父母还没睡。

  我还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怕我听错了,但是当我来到客厅的时候,我确定了,还真的是悠悠,悠悠那么晚来我家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