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穿了件新衣服,昨晚那件我原本打算扔给我妈洗,但当我打开柜子的时候,发现柜子里面很香,就是悠悠给我喝的所谓的果汁的香味,再拿起那件衣服,我才发现,有些果汁溅到了衣服上,所以我就不忍心了,虽然悠悠很怪,但这个香味让我闻起来很舒服,我再想今天睡得那么香是不是这股味道的原因。

  正想着呢,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下,竟然是秦朗。

  最新MI章:节…e上酷匠“网#

  “我说你怎么回事,今天你不是让我去看一些东西,大白天的不打电话给我,刚才打给你又直接关机?你想让我揍你一顿吗?”我假装生气的说道。

  “哥,那个刚才是手机没电了,今天我睡了一天。”秦朗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的传了过来。

  我心里却感觉怪怪的,按照我对秦朗的了解,他不狠狠的回骂我一顿就是很奇怪的事情,只是我没时间多想,秦朗接着说道:哥,你能出来不?还是那个公园。

  “我不去。”说道那个公园,我心里一阵后怕,直接对着秦朗很认真的说道:你脑袋是不是进水了,昨晚怕成那样,今天还去?

  秦朗那头沉默了几分钟:那行,我一个人去。

  让我很意外,这次秦朗根本就没有缠着我去。

  说完,秦朗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我越想越不对劲,秦朗怎么了?说带上我?我说不去,他自己又要去,秦朗比我还怕,怎么就敢一个人去。

  心里越是奇怪,我越是想去,最后,我还是决定去一趟,这次我决定自己开车去。让我一个人过去,我还真的有点怕,想到这,我直接给秦朗打了个电话过去。

  “秦朗,火车站等我,我跟你去。”电话接通之后,我直接说了一句。

  秦朗嘿嘿一笑:行啊,我在路上了。

  出门跟老头子打了个招呼,拿着他的车钥匙我就出门了。

  到了火车站附近,我停车都停了老半天,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将车停稳了。下车后,直接掏出手机,打算给秦朗打个电话。

  我刚掏出手机,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虽然是火车站,但这个角落很偏,和火车站的嘈杂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更加的安静,这可真不能怪我胆小啊。

  我连忙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尼玛,那么巧,竟然是秦朗,哪有那么巧的事情,搞得他知道我在这停车等我一样,我狐疑的看着他,秦朗哈哈一笑:哥,你怎么了?见我比见鬼可怕啊?这么看我?

  这个样子确实像秦朗的作风,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我觉得今天的秦朗脸色有些惨白,难道是昨晚吓到的?我连忙问道:你怎么那么巧就在我身后啊?

  秦朗还是在那笑着看着我;哥,火车站现在也只有这个地方能停车,这也离公园最近,我就碰巧在这停,也刚到不久,还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跟你说停哪里呢,谁知道下车就看到你了啊。

  想想也是,我停车都停了老半天,他估计也找了好久,浪费点时间正常。

  正在我出神的时候,秦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对着我说道:好香啊。

  “香个屁。我怎么闻不到,你小子拍女人的马屁,不要拍到我身上。”我对着秦朗使了个白眼。

  秦朗听完之后,在那傻笑:哥,走吧,我带你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突然感觉眼前的秦朗似乎又陌生又熟悉。

  “哥,赶紧走吧,再不走天就全黑了,我怕到时啥都看不清。”秦朗突然急促的催促我。

  秦朗装着无辜的表情说道:哥啊,不是我不找你啊,我给你打了一下午的电话,你都没接。

  秦朗的催促让我很奇怪,随口说了一句:昨晚我跟悠悠在一起,也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我跟你说完再走吧,也许你听了不用看,也能知道个大概。

  奇怪的是,秦朗压根就没打算听我说:哥啊,你真不去啊,不去我去,我昨晚还真没看清楚呢?

  眼前的秦朗让我越来越陌生,我紧紧的盯着他,他被我盯着有点不舒服,我问道:“你那么急干嘛?还有昨晚到底怎么回事,你要跟我说清楚。小玲安全送到家了?”

  秦朗转身就走:哥,这个事情一时半会讲不清楚啊。

  “行行行,走走走,你都不怕,我怕个鸟蛋。”我看秦朗执意要去,还不如路上说,我们一起走过去的时候,我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昨晚你到底怎么了?

  只是很奇怪,秦朗似乎根本就没打算回答我,只是说,到了公园里面,等我看到了那个东西,就跟我说。

  再次来到了白湖亭的西门,还好是傍晚,没我想的那么可怕,我就随着秦朗走进了公园,秦朗在前面带路,穿过了一条小路,来到了一个草丛边,接着对着我伸手一指:哥,就在里面,我看到小玲钻进去了。走吧。

  没等我回话,秦朗一头就钻进去了。

  我还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也跟着钻了进去,草丛其实不长,就几步路,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空地。

  此时秦朗正站在那,看着什么东西。

  “秦朗。”我叫了一声,他竟然跟雕塑一样站在那不动。

  “你丫的中邪了怎么,看什么呢?”我说这走到了他的旁边。

  此时展现在我眼前的东西,让我差点没吐出来。

  我认得地上的就是那天晚上朝着我们狂叫的黑狗,只是此时的黑狗已经死了,伸出了长长的舌头,眼睛睁大大大的,更重要的是,前腿以下的部分此时已经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压扁了,肠子和鲜血流了一地,尼玛,我看了都想吐,秦朗最怕这些东西,怎么一点事没有,我骂了一句:你就叫我来看这个,你是不是想让我睡不着。

  只是我发觉秦朗根本就没有回答我,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我发现,秦朗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看着眼前的死狗,秦朗的手开始颤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接着我看到他笑了,真的笑了,笑的很诡异。

  尼玛,真的中邪了吗,我第一个感觉就是想逃,但是秦朗是我多年的兄弟,我不能就这么跑了,我有点害怕,轻轻的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肩膀:秦朗。你怎么啦。

  我发现秦朗还是在那笑,似乎根本就没感觉我动他,除了小,秦朗也没有啥动作,我当做他是在跟我开玩笑,心里却更加的恐惧,因为秦朗笑的确实太诡异了,我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禽兽,你妈的别给我发神经啊,到底怎么啦?

  秦朗突然转身看着我,对着我笑,就是不说话,我还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突然,秦朗像发疯一样朝着我冲了过来,我一时之间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就被他卡住了脖子,接着狠狠的将我压倒了地上,我根本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加上心里害怕,一下子觉得自己的力气瞬间就被抽空了。

  被掐着脖子的一瞬间,我终于知道电视上演的那些剧情有些确实是真的。我想使力气,但是压根就使不上,我只能双手紧紧的掰着秦朗的手,我发现此时秦朗的手就像两个大铁钳,紧紧的将我给卡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朗,我想喊:你个王八蛋,那么多年的兄弟,竟然要杀我。

  我心里越来越恐惧,我知道我要死了,只是我不甘心,我想叫,最后只蹦出了自己都听不清的几个字,一口气没接上,我昏迷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