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感觉,就像喝着浓郁的牛奶一样,很滑腻。只是味道不同,很香,带着一丝甜甜的味道,入口满嘴的清香。我品尝了一下,确定自己没喝过这个东西,接着看着悠悠,问道:这是啥?确实很好喝?你怎么调的,教教我吧?

  我试着调侃悠悠,想转转移一下注意力。

  我说着说说着觉得自己整个人好累。

  此时的悠悠手里拿着空的高脚杯,交叉着手,静静的看着我。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困,眼前的悠悠越来越模糊,模模糊糊,我忍不住将头靠在了沙发上,我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也就一下,我觉得自己的脑袋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一下,瞬间就惊醒了,只是眼前的景象让我觉得非常的意外。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我却听不到声音,我心里有点慌乱。

  我似乎是被抬着的,更奇怪的是,我根本不能转动任何的角度,周围的事物只能用余光看到。

  我感觉我就这么一直往前走,大量的人从我的周围不断的经过,有些人还仍不住往我这看了几眼,但只是几眼,因为他们身上穿的是那种防尘服,我也只能看到他们的眼睛。

  周围有很多设备,像是一个工厂。

  慢慢的,我发现我离核心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四周出了机器,就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了。

  穿过了一个小门,我终于知道这是哪里了,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我想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叫不出声音,更别说身体能不能动了。

  接着我感觉自己被放上了什么东西上,当那个东西动的时候,我潜意识的知道这是车,放眼望去,我还能清晰的看到沙漠外的景象,我被抬出的地方像是一个沙漠中的基地,当然,电影里面看多了,我只能这么说。

  车直直的往前开,我再也看不到基地的影子了,我也不知道车开了多久,我只是觉得沙漠的太阳很毒辣,我却没有感觉一点点的燥热。

  cC更1新)q最快~8上(酷,匠6网14

  我觉得时间过得很慢,突然来了个急转弯。

  我又一次看到了基地,而此时它已经成为了一个小黑点,车缓缓的停了下来,但我却没有重新被抬起来的感觉,我不知道车停下来是什么意思,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基地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光,我觉得我的眼睛生疼。是那种刺痛的感觉。

  终于我忍不住,憋足了劲喊出了声音:啊。。。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啪的一声,那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我能听到声音了,重新睁开了眼睛,发现我刚才喝那杯悠悠所谓的果汁,已经碎了在了桌子上,果汁还溅的到处都是。我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桌子上,这个角度看去,我知道,刚才的杯子是被我的脚瞪碎裂的。

  悠悠咯咯的笑声将我拉了回来。

  “我刚才怎么了?”我对着悠悠说出了疑问,心里有点不舒服,我不知道悠悠给我喝了什么。刚才那个是幻觉吗?

  “果汁啊。”悠悠轻轻的在我的眼前坐下,很淑女的整理了一下裙摆:有安神作用,刚你睡着了啊,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了,睡得好好的,突然大叫,蹬手蹬脚的,你叫的怪吓人的啊,就是姿态很幽默,我都忍不住笑了。

  刚才是个梦?但我却觉得很真实,悠悠的解释让我心里安定了许多,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大风突然吹过,那原本半开的窗户,被吹得咯吱咯吱的响。头顶上的灯突然一闪一闪的,还发出了滋滋声,我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悠悠啊的一声惊呼。

  我就感觉有个人影朝着我扑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身体依靠在我的身上,我能感觉到我怀中的躯体有点发抖:我怕,你今晚别能不走,陪着我吗?

  “我。。我。。。”此时的我不知道自己的手该放哪,说句不好听的,我到现在都没有碰过女人,悠悠投入我怀抱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其实都酥软了,但我心里还是很慌,我觉得这个屋子好压抑。

  “你不答应也行,要走,答应做我男朋友,这行不?”悠悠似乎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她的手突然缠上了我的脖子,对着我吹起说道,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脖子传来了从悠悠的嘴里传出的热气。我却一点也激动不起来,这也太离谱了,我自己睡了一觉,悠悠就要当我女朋友?会不会跟我那个梦有关?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将自己的手指狠狠的咬了一下,好疼,但是我不敢叫出身,这绝对不是梦。

  就在这个时候,啪的一下巨响,狂风将窗户狠狠的吹到了墙壁上,我听到了窗户玻璃的碎裂声。我心里突然更加慌了。

  “行。。行。。我答应你,我要走了。”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悠悠这才起身,接着咯咯直笑:我送你下去吧。

  我心里紧张:不用,不用,我自己走。

  说完我直接就朝着门口走去。

  “我送送你吧,你是我男朋友啊,关键你还没有下面大门的钥匙,怎么出去啊。”悠悠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

  我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能离开就行,千万别再出啥情况,我没说话,我怕我一张嘴,我就哆嗦。

  我的手臂突然就被悠悠缠上了,走吧,我带你出去。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就撞击在一个柔软的地方,有点紧张,此时的我又紧张又心慌。

  楼道太窄,两个人不能并排走的。出了门,她就将缠着我的手臂给松开了。悠悠让我走在前面,楼道显得更加的昏暗了,我不时的回头,因为我压根就听不到她的脚步声。

  回头我心里会舒服点,至少在我身后确实有人。

  好不容易到了大门口,悠悠开门的一瞬间,我跑了出去,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跑出去的一瞬间,我听到她说了一句:我会去找你的。

  出了大门,我心里说着,我再也不来了,今晚太特么的吓人了,我一路狂奔,累的我扶着旁边的墙,风呼呼的吹着,我突然听到了一片飒飒声,抬头的一瞬间,我发现自己又回答了公园门口,昏暗的路灯下,那些树木左摇右摆的似乎再像我招手,那公园的小门现在在我眼前像是一张张开的野兽的大嘴。

  我吓得顾不得休息,又一路狂奔。

  转过一个街角,又跑了一段,实在是没力气了,还好我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公园的不远处就是火车站,当我重新看到繁华的景象和熙熙囔囔的人生还有那嘈杂的汽车的声音的一瞬间,我觉得我自己重生了。

  急忙在里边打了辆的士,叫司机开快点,我急着回家,这个时候我觉得家里最安全了。

  回到家里的我还有点紧张,但毕竟是家里,我觉得挺安全的,脱了衣服,直接往壁橱一塞,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睡得很香,我不知道是不是那杯饮料的缘故。

  迷迷糊糊,我记得有人敲门,还听到了老头子叫我起床的声音,我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爸,我困死了,让我多睡一会儿。

  接着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睁开眼睛,竟然发现已经是傍晚了,难道我睡了一天,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秦朗,这小子风风火火的个性,找他约会的时候,一大早就来吵我,这时候竟然都还没找我。

  不行,要给他打个电话,想到这,我拿起手机给秦朗拨了过去,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

  我接着打了一个电话,竟然关机了。

  我心里很纳闷,直接就发了一条骂人的短信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