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西门对面的人行道上,往前走五百米左右,我才发现,走了一段上坡,接着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栋房子,四四方方,我们这很正规的民房,悠悠对着我说道:让一下,我开门呢。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挡在了大门口了。

  我笑着说了声抱歉,悠悠开门的时候回头对着我笑着说道:没想到你那么老实啊,还怕狗。

  我被他说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就在这个时候,雨突然变大了,我心里对悠悠有点好奇,开玩笑的说道:雨那么大?是不是该让我上去坐坐?

  悠悠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大雨:行吧,避避雨。

  进了门,楼道很窄,在阶梯的顶端,才有那么一盏昏暗的灯,显得有点阴深。

  我就跟在悠悠的后面望上爬,能够闻到阵阵的幽香。忍不住借着灯光,我又看了一下她的影子,很正常,我心里那个疑团越来越大,好不容易爬到了五楼,我忍不住问了句:悠悠,你住几楼呢?

  “六楼啊。”悠悠笑着说道。

  转过一个拐角,踏上了六楼的楼梯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踩上去的感觉,似乎楼梯是空的,还发出了一阵阵彭彭的响声:这。。。

  “六楼是延伸上去的,这楼梯是用铁皮和钢筋做成的,有啥好大惊小怪的。”悠悠说完,我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一下楼梯,还敲了敲,忍不住还用力踩了两下,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当悠悠开门的一瞬间,我闻到了从房间飘出来的一股气息,很香,但我不确定是什么气息,进了悠悠的家之后,借着昏暗的路灯,从窗帘射入,我才发现,这个似乎是套房,不像下面的四层(第一层不住人。),没一间隔开,连在一起的,突然,窗户咯吱咯吱的响,我看到风儿吹起了窗帘,有点阴深的感觉,“悠悠,开下灯。”我对着悠悠说道。

  悠悠咯咯一笑:你胆子真下。

  说完走到了门旁边的角落,将灯开了起来,灯亮起来,我觉得这个房间更加的阴深了,只见一个小小的灯泡就挂在大厅的中央,发着泛黄的昏暗的灯光,跟点着蜡烛差不多的光线,跟没开灯一样。

  此时悠悠在灯光的映衬下,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觉得此时的悠悠让我心慌。

  我摸索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心里奇怪,悠悠的条件不应该住民房,再看四周的摆设,该有的全有,这房子的装修其实还不错,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住小区,那里不仅房间好,周围的环境也不错。

  “你怎么不住小区?”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悠悠将高跟鞋一脱,直接就穿着拖鞋往冰箱走去,声音幽幽的传来:这个是我自己的房子,虽然老了点,但住着舒服,我从小就住这。

  我哦了一声,奇怪,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就你一个人吗?

  悠悠打开了冰箱,回头对着我笑道:喝点吧。你要喝啥?

  悠悠开口,似乎阻止我继续问下去,也没有给我要的答案。我心里虽然有很多疑问,第一次见面,话已经够多了。

  我点了点头,想着第一次来这,不可能太随便,其实我口渴的厉害,我想和啤酒或者可乐,只是话说出口变成了随便。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秦朗打来的。

  我接了电话:喂。

  电话里没有声音,我却能听到秦朗的呼吸声,我想秦朗应该是没听到,又大声的喂了一声。

  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秦朗颤抖的声音:怀哥,你。。你现在在哪?方便说话吗?

  我不知道秦朗为什么会这样,听到他的问话之后,我急忙说了一句:等一下。

  说完我捂着话筒,我想秦朗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怕声音传出来,抬头看到悠悠在那调着什么果汁,对着她说了句:我出去接个电话。

  悠悠嗯了一声,听着很小声,但我却听得很清楚。

  急忙拿着电话出门,重新对着秦朗说道:就我一个人,有什么你说。

  秦朗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哥,哥啊,我撞人了啊。。

  啥?我有点怀疑,秦朗的开车技术我是知道的:你现在在哪?医院?

  ca酷}+匠网唯n一$正X版,其^K他●…都◎b是m盗版

  我也知道秦朗的人品,真的撞人,第一时间肯定是会处理,不可能开车逃逸的,但我还是有点担心,真的发生了,脑袋一热,人品有时候根本就没用。

  秦朗的声音还是颤抖:哥。。我在车上,我真的撞到人了,一个黑衣人,穿着皮衣,带着墨镜,我开车开到半路,小玲说她想吐,我就停车让她下去,靠边的时候,突然车的正前方出现了那个男人,我吓了一跳啊,我把油门当刹车踩,就这么撞了过去啊哥。我真的紧张啊。

  秦朗最后一句是带着哭腔说的。

  我急忙问道:小玲呢?

  “小玲,对,小玲。”我听到秦朗有点紧张的声音:小玲去哪了,啊。。你。。。

  就在这个时候,秦朗发出了一声惊叫,接着电话就挂断了。

  我心里一紧,急忙拨了过去,电话通了:秦朗,秦朗。

  “哥,我没事了。”让我意外的是,此时的秦朗声音显很淡定:吓死我了,小玲在路边吐呢,我下车看了一下,没看到人,估计没撞上。

  “你他妈的吓我呢?”我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骂了一句。

  “知道了,哥。”秦朗沉默了一会儿,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哥,我刚才跟小玲去公园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怪事,吓死我了,小玲要上车了,明天我跟你说。

  我心里觉得事情有点怪,秦朗前后差别也太大了,但是我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我对着秦朗说道:行,明天我找你。

  我挂了电话,想了想,却找不到一点头绪,转身打算进屋,就在我转身的时候,突然面前出现了悠悠,离得我很近,我能看到她的脸庞,只见她微笑着看着我。

  我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心里一阵的恐慌:悠悠。。你。。你哪时候出来的?

  如果不是悠悠,我估计会被吓死。

  今晚很奇怪,所有的人走路都没声音的,更关键的是,我压根就没听到开门声,悠悠,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没。你出来那么久,我调了一点果汁,趁热喝才好喝,出来打算叫你一下。”悠悠淡淡的说道。

  这个解释似乎很牵强,但我也不好反驳,我想问她是怎么无声无息的就出来的,想想刚才自己精神高度集中,没听到开门声很正常。

  重新回到了屋子,我发觉我刚开始闻到的那股香气更加的浓郁了。

  “你趁热喝,我亲自调的,你是第一个喝到的哦。”悠悠给了我一个迷人的微笑:快点,看看好不好喝。

  我顺着她的手看去,在我刚才坐的地方,前方的桌子上,我看到了用高脚杯,就是那种喝红酒的杯子,装着半杯的液体,朱红色,两杯。

  悠悠走了过去,拿起一杯,对着我说道:认识你这个老实人,很开心,我今晚很开心,干杯吧?

  我也不好意思拒绝,拿起了另外一杯,刚开始以为是红酒。

  拿起来之后发现不是,这个杯子里面的液体散发出一股香气,还冒着一丝丝的热气,我也知道屋子里的那股香气,为什么边浓了,是从这个酒杯里面发出来的。我更觉的那像是血。但却没有一点点的血腥味,只是液体很浓。

  虽然我觉得很怪,但那股香气很诱人,让我忍不住还是尝了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