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狗站起来之后,呜呜的叫了几声,看到小玲,拔腿就往公园跑。

  小玲一下子就跟了进去。

  “哥,我去看看,挺危险的。”我还没说话呢,秦朗把腿就跟了进去。

  这小子,色胚一枚,刚才怕的半死,现在倒是挺有勇气的:秦朗。。。。

  我原本打算损他几句,没想到这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公园门口。

  这下,就剩下在那咯咯直笑的悠悠,还有惊魂未定的我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们也进去看看吧,黑灯瞎火的,挺吓人的。

  我担心的还是秦朗。

  悠悠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你。。你怕狗啊。

  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好了,不笑你了,小玲没事的,不是还有你哥们吗?”悠悠平静了一下,对着我问道。

  我真想跟她说,秦朗的胆子小的可以。最后想了想,也没打算说。

  酷3匠网l=唯$V一正版$k,其他&都m:是nA盗《版

  “去烧烤摊坐坐吧,她们也知道我们要去那。”悠悠询问道。

  我说好,心里想着,小玲的力气和胆子还真大,会不会是悠悠带来的帮手,怕我对她不利,带个保镖呢?

  我越想越对,刚才看小玲的身手,尼玛,十个我估计都不是她对手,保佑秦朗别色迷心窍,不然。。。我都不敢往下想了。

  烧烤摊不是很大,但设备很齐全,关键是可以自己烤肉。

  摊主是个五十几岁的老头,似乎和悠悠很熟,我们刚坐下,老头直接就给我们上了盘子,木炭,油,孜然粉,辣椒,这些都是烤肉必备的。

  “肉在那里,你们喜欢什么自己拿。”老头给我们弄好木炭,放上盘子,顺便给我们的盘子倒了适量的油,说完这句话就去忙了。

  “我去拿肉。”悠悠说完就起身拿肉去了。

  “你会烤肉吗?”悠悠拿了一堆的肉过来,切得很整齐,看着我问道。

  说实在的,我确实没考过肉,我还没谈过恋爱,真让我带着秦朗烤肉,我还真别扭,还是老实点吧,我摇了摇头:没呢,不懂,烧烤倒是糊弄过,烤肉第一次。

  “行,那我教你。”悠悠说着。

  就在这个时候,公园突然传出了啪,啪,啪的声音,一下比一下重,啪,啪,啪,声音很清脆。

  悠悠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我心里一紧,这到底是啥声音,想起秦朗说这像鞭尸的声音,我的心里就发毛。

  我忍不住看了一样悠悠,发现她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我去看看吧。

  悠悠说着就准备出去。

  话刚说完,啪啪声结束了,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我看到悠悠似乎松了一口气,接着缓缓的坐下来:算了,我还是教你烤肉吧,确实怪吓人的,我不敢进去了。

  我看得出来,悠悠说不想去不是因为公园太黑,而是啪啪声停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时我最担心的还是秦朗:小玲不会出什么事吧?还有秦朗?

  “过一会儿就知道吧。”悠悠夹着一片生肉,放入了已经热了的油中:好了,快点烤肉,等下烤几块给我吃,就当答谢我今天教你烤肉的酬劳。

  说完,她亲自做示范,教我怎么烤肉:等油热了,将肉片放上去,不时的翻着,等到差不多了,撒上孜然粉,再翻几次,差不多就好了,很简单。

  一片肉烤好,我觉得我跟她的距离瞬间拉近了许多。

  但是我担心秦朗,也没啥心思。

  “林志怀?拿你身份证给我看看。”正当我心不在焉的烤肉时,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

  身份证,我心里想着,难道身份还有假的啊?今天相亲还真的让我大开眼界,第一句,没有问我有多少存款,却问我要身份证。秦朗跟我说,女人最讨厌男人小事跟她计较。想想算了。

  我直接从钱包拿出身份证,地给他:看吧,如假包换。

  悠悠拿着我的身份证看了半天,不经意的问了我一句:那个,问你个私人问题,你身份证的生日,是写农历的还是新历的啊?

  我爸妈没读过啥书,农村的,后来做点小生意,才搬到县城的,所以我出生的时候,写的生日是农历的,农村人记得一般都是农历。

  我虽然纳闷,但还是笑着说道:农历的,以前我爸妈在农村。

  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给她解释那么多。

  悠悠听完,笑了,接着将身份证递给我:农历好,都说农历的生日写在身份证上,命硬。

  我突然发现这女人好奇怪,咋说话怪怪的,还有就是刚才烤肉的时候,我就没见过她吃过五分熟以上的肉。这也是我没胃口烤肉的原因。而且吃得挺多,我我接过身份证,笑着问了一句:悠悠,那个肉还带着血你就吃,会吃坏肚子的。

  她狡黠的笑了:我喜欢,吃过牛排不?我都吃四分熟的,比较嫩。还有,我跟你说个秘密。

  听着四分熟,我心里就觉得别扭,此时再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我好奇的问了句:啥?

  悠悠咯咯一笑:我吃一顿,可以好几天不吃饭。你信不?

  我当时心里骂了一句,谁信谁傻B,跟我开玩笑呢,我正要回答呢。

  “哥,哥。”就在这个时候,秦朗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看到小玲靠在她的身上,似乎站立不稳。急忙起身,走了过去:这是咋了你?

  如果是小玲扶着秦朗,我倒还能理解,毕竟秦朗我是知道的,小玲刚才那么猛,怎么也不会成这样吧?

  “事情等一下跟你详细说,我先送小玲回家,她被吓着了。”秦朗急忙跟我说道。

  “送小玲回家。”我看了小玲一眼,发现她似乎脸上很痛苦的样子:我先问问悠悠,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

  秦朗说,行啊,快点。

  我瞪了他一眼,这小子最好别起啥坏心思,不然我真的不好做人。

  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悠悠还在那吃着烤肉呢,我犹豫了一下:悠悠,秦朗说,小玲刚才受到了惊吓,现在打算开车送她回去,你看是不是你也一起过去。

  悠悠听完,却没有吃惊,只是看着我笑了下:没事,小玲和我不住一起,让你朋友送她一下吧,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不担心,但是我觉得吧,估计是小玲看上你朋友了,嘘?

  悠悠最后对我做了一个手势。让我别声张。

  行吧,既然悠悠这么说,我也就不想说啥了,我给秦朗打了一个手势,认识那么多年,一些小暗号,还是有的。

  接着我就看着秦朗将小玲放上了汽车的副驾驶座,还目送着车远去,只是我很好奇,在公园里到底发生了啥事情,明天问问。

  “好了,我吃饱了,送我回家吧?”就在这个时候,悠悠将手里的餐具一放,拿着几张纸巾擦了擦手,对着我说道。

  不会这么快吧?刚跟我说小玲似乎看上秦朗,让秦朗送她回家,一眨眼的功夫就转到我这里了?难道她带个闺蜜,这样就让我过关了?心里虽然惊讶,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行,你家在哪?打的吧,车已经被开走了。

  “不用,走路就好,我家就在这附近的。”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会吧,我心里想着,看着眼前的女人,火葬场附近,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没有啥高档小区,而且这个地方几乎都不住人,谁那么晦气的住这里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我嘴上说道:那么近啊,行,我送你回去吧。

  走在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雨,还好去悠悠家的时候不是穿过公园,不然估计我又会被吓一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