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志怀,今年29岁。是个人民教师,暑假两个月,我被家里的老头和老太太逼着去相亲。也就在这之后,我莫名其妙的认识了悠悠,接着碰到了一连串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我也好几次差点送了命。

  记得那天晚上我和第六相亲的对象拜拜了,回去跟老头子说,没看上我,说完就上楼了。想着等你一下怎么跟老头子摊牌。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开门老头子就问我,有去相亲网注册下不?

  我说:没有。

  老头子直接给我塞了一个纸条:这是我给你注册的,账号和密码都在这,你上去瞧瞧,百合网。

  我啥都没说,老头子就在我的面前盯着呢。

  硬着头皮在他面前我登录了,那画面真唯美,连着几页都是女多余男,我咋就没发现还有那么多单身女性呢?

  老头子看我登录了,笑嘻嘻的走了,走的时候,还让我多留意留意。

  点了下我的百合,看了下资料,老头子给我注册的时间刚好是让我相亲的同一天,给我写的介绍也是很实际的,老头子这么给我写上去,我估计没几个会理我。

  随意看了一下,我发现,收到了一封邮件,点开一看,是一个叫悠悠的女人,实名制,就叫林悠悠。

  看了她的职业,公司外贸主管,月薪10000-50000,照片挺好看,白富美一枚,我马上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白富美找我干嘛?我家老头可是直接把我写成屌丝了,什么能让她看上的?

  邮件说,对我挺感兴趣,问我能不能出来聊聊,这估计是个骗子,现在的相亲网站也有很所说是骗子啊,还是不搭理好点。

  我看了看照片,挺美,不理还真舍不得。

  最后她还加了一句,如果同意,给他回个邮件,去的时候,让我带上我最好的哥们,她要带上她闺蜜。

  约会还带人?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约会地点也让我觉得奇怪,在白湖亭,那里是有个公园,我如果没记错,那附近是个火葬场,大晚上的几乎没什么人,我更加的怀疑她是个骗子了,要不逗逗她?

  心里想着,就给她回了邮件:时间你定吧?还有,选白湖亭干嘛?那可是火葬场附近?

  没想到,隔了一分钟,她就给我回邮件了::那好,明天晚上八点,约会在哪都一样,我就对白湖亭情有独钟。

  邮件还给我发了一个电话号码,让我到了了直接打。

  我想了想,女人都不怕,我怕个啥,再说了还要带人去不是,打个电话看看,这号码估计是空号。

  我就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竟然通了,接着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就像林志玲那样,很喋的:请问哪位?

  和我想的差距太大了,我愣了一下,试探的问道:你是林悠悠吗?我林志怀。

  女人咯咯的笑起来:是你啊,当我是骗子吗?我累了,先这样吧。

  女人没等我说话,直接就把我电话给挂了。

  我骂了句,你大爷的,看着她百合网的头像,我却发不起脾气,这女人约的人太多了吧?这样就知道我怀疑她是骗子?这年头计较多了,苦的是自己。

  我突然想到的是我的大学哥们,秦朗。共处一室那么多年,啥鸟我还是知道的。

  他看女人挺准,和我不同,他接触的女人多的我数不清,按照他的说法,不管啥女人,反正比手好用。曾经号称一夜五次郎。脑袋也灵光,是培养起来的,跟良家妇女勾搭,结婚的他是不会要的,调查这种事情,也就成了他的副业,他说,上一个女人容易,摸清这个女人那还是要非点功夫的。

  想到秦朗,我觉得反正闲着也没事,都被拒绝的有抗体了。带上他准没错。

  我直接给他打了个电话:秦朗,带你去约会,美眉,去不。

  !P酷#匠{网首发G

  那头电话我还能听到几声哼哼声,这小子估计又在大战了:拉倒吧,林志怀,我还不知道你啊,赶紧洗洗睡吧,有美女你巴不得一个人去呢。

  我很严肃的跟秦朗说了下事情的经过,这小子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挂电话前还嘟囔了一句:你小子走桃花运,白富美都找你,行,你搞定白富美,我搞定她闺蜜。没听过相亲约会还要带帮手的。

  秦朗挂了电话,我也觉得他最后那句,挺值得深思的,明晚就知道了,管那么多呢。

  第二天一大早,秦朗就来我家,把我吵醒了,那小子比我还兴奋。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我家到白湖亭公园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晚上七点半,准时出发。

  出门的时候,我还给悠悠打了个电话,她说到了再给她打个电话,叫我在公园的西门那等她。

  白湖亭西门,说白了就是公园的小门,到了之后,秦朗去停车。

  晚上八点,那里几乎没人,公园西门也没灯,就路边有那么一两盏路灯,门旁边有个小小的烧烤店,景色其实都不错,如果不是因为附近是火葬场,我也挺想来这约会的。

  这黑灯瞎火的,我第一次在夜晚看着公园的西门,让我感觉像是一座小小的坟墓,两边是小树林,像土堆,中间那个小石门就像一座墓碑,今晚的月光显得格外的清幽,公园在我眼里更加的阴了,越看越像,我心里都有点不舒服。

  “哥,你确定没听错,这地方是相亲约会的地方?”我看着黑漆漆的公园,秦朗的声音,突然从我身后响了起来,这下把我吓得够呛。

  “你走路能出点声不?”我缓过神来,骂了他一句:等下,我打个电话。

  悠悠接了电话说,那声音还是很喋,这个环境听到这个声音,让我觉得浑身不舒服:行啊,我跟我闺蜜这就过去,你们等下。

  挂了电话,我对秦朗耸了耸肩膀:等着吧,要不进去坐坐。

  秦朗犹豫了一下。

  这小子啥都不怕,就是怕那些东西,吓着挺好玩,我看他犹豫,直接就拉着他往大门走,心里暗笑。

  进了大门,路灯都没了,眼前更加的昏暗,关键是周围很安静,我都能听到秦朗沉重的呼吸声。

  秦朗急忙就拉着我到离门口两百米左右的一个长条石凳上坐下:哥,这地方怪吓人的,你那白富美不会有病吧?

  “叫你来就是让你帮我看看有没有病,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心里也有点后悔,这地方真的很黑。

  秦朗被我这么一说,直接就拿着手机在旁边玩了。我也掏出手机,发现特么的没网络信号。就随手扔在了椅子上。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突然一阵寒风吹过,周围的树木发出了沙沙声。

  这大夏天的,竟然冷的出奇,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啪。。。。啪。。。。啪。。。。”就在这个时候,公园里传出了清晰的啪啪声,听着似乎是鞭子抽着地板的声音。很有节奏,而且越来越响,加上回声,总感觉一下一下像抽在我的心坎上。我瘆的慌。

  关键,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发从来的,像公园的深处,又像是小门口的正对面,突然我的肩膀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我吓得直接就跳了起来:谁,给我出来。

  “哥啊,是我。”秦朗有点哆嗦的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怪吓人的,听着怎么像鞭子抽打尸体的声音啊。好冷。

  秦朗刚说完,鞭子的声音突然就停了,我心里一紧,这啪啪声,停的也太准时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