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成泽最后两个字说的很轻,但我还是听见了,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貌似我也没做什么吧,你就这么甘心的叫我哥?”

  金成泽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其实要不是你中午的那番话,我可能真的没有勇气去表白,毕竟那可以算我第二个真心喜欢上的女生,我很珍惜也很享受现在的感觉,但我明白现在再不出手,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可我担心,我怕,我没有那个胆量,你别看我平时花花公子的样子,那只是我用来伪装自己的道具,等我真正面对爱情的时候,我或许会撕下自己的面具,其实我比谁都要怕,而你却在这个时候给我鼓励,虽说是班开玩笑的,但我能看出你是真心想要帮我,你的这份心让我很感动,也是你让我有勇气去表白,所以我叫你一声洛哥不为过。”

  金成泽说了很长一段话,我听的心里有些发酸,没想到一向乐观开朗的金成泽也有这么弱小的一面,或许每个人都不像表面那样,内心都有自己的秘密。

  我没多说话,只是拍了拍金成泽的肩膀:“你既然认了我这个哥,我自然是要保你的,你喜欢谁哥都帮你去追,哥会竭尽我所能去帮你,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金成泽也不再伤感,又变成了吊儿郎当的样子:“切,别以为我叫你洛哥,你就可以对我进行家庭管教,我还是不服气的,要是哪次我觉得你做的不好,你就得管我叫哥。”

  我点点头,笑着跟他一起回教室。下午的时光很短暂,我和金成泽除了听一些重要内容,基本上都在刷微博,老师也不想管我们,经过中午的食堂事件后,老师已经彻底把我们定位成差学生。

  晚上的时候我和金成泽一起出去吃饭,我们找了个小饭馆坐下,特地点了两瓶啤酒,金成泽先吃了点小菜,然后开瓶道:“洛哥,咱俩现在称兄道弟了,怎么滴也得搞个仪式啥的,不然多不符合我泽少尊贵的身份。”

  我和他碰了碰酒:“好啊,等会回去的时候我们就在宿舍搞个结拜仪式,请王晓珏和贾迁来给我们做个见证。”

  金成泽一口气干完一瓶酒:“这不错,我看他们俩跟我们也挺好的,要不一起结拜算了。”

  我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算了吧,现在我们刚认识不久,还不是很熟悉,谁知道哪天出了事他们不会像刘桢一样选择背叛,只有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才是真兄弟。”

  金成泽也同意了,我们干了几杯酒,搂搂抱抱的走回宿舍,路上看我们的人都眼神怪怪的,我他妈真想爆粗口,老子不搞基!

  我们跌跌撞撞回了宿舍,金成泽酒量好一些,他把我扶到床上,从他的包里翻翻找找,终于弄出来一瓶82年的红酒,其实我很想问他带这玩意来搞毛线。

  金成泽又掏出来两个酒杯,用开瓶器启了红酒,把酒倒在酒杯里,给了我一杯。王晓珏和贾迁奇怪的望着我们,贾迁忍不住道:“你们俩这是要干啥,搞基啊!”

  我呸了一声:“想啥呢,咱们要结拜,你俩做个见证啊!”

  王晓珏啧啧道:“结拜还喝红酒,来瓶二锅头不就行了。”

  金成泽突然发话:“你懂个毛线,你泽少是那么没有品位的人么,人生第一次结拜,怎么能喝二锅头就草草了事。”

  金成泽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站起身把阳台的窗帘拉开,再把门打开,今天月亮格外圆,我把两个枕头放阳台上,一切弄好后,示意金成泽把酒带过来。

  金成泽走到我跟边,我小声的数一二三,扑通一声我们就跪在枕头上,我俩对视一眼,高高的举起酒杯:“苍天在上,日月为鉴,我欧洛……”

  酷q匠网正版首2发

  “我金成泽……”

  “即日起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同生死共患难,若有一方背叛,将永世不得超生。”

  说完我们就一口喝完红酒,并将剩下的酒潇洒的往天空一撒,这种奢侈的消耗看得贾迁眼红。金成泽用眼神催了下贾迁,贾迁恍然:“我贾迁今日为金成泽与欧洛做见证,他们是同甘共苦的兄弟,不得背叛!”

  说完还奋力的鼓掌,我和金成泽对笑,然后起身跟贾迁嘻嘻哈哈的玩起来。却没注意到不远处王晓珏的拳头紧紧握住,嘴里不知道在喃喃什么,此刻他的表情十分狰狞。

  一晚上其实过得很快,这些天也因为我上次食堂展现实力一些人也不敢再来找我麻烦,日子是可以说过的很平淡。

  金成泽也和以前一样,下课的时候就会去看苏灵珊,不过都是默默的在一边,冰距和落不败也都没有放弃,一直缠在苏灵珊后面。

  有几次苏灵珊其实发现了金成泽,但只是漠然走开了。金成泽一直坚持着,他并没有觉得这样就能俘获美人心,他只想这样守护一个人而已。

  这样嘻嘻闹闹也过了少些天,一中也变得有些平静,学习氛围越来越大,搞的我都快融入进去了。

  很快就要到国庆了,国庆之前会有一次月考,考试的结果将直接决定国庆作业的多少,所以尽管我再不爱学习,为了能够拥有美好的国庆,我还是忍耐一下好了。

  在国庆来临之前日子一直过得很平淡,直到月考之后,贾迁那小子匆匆忙忙的跑到我的考场,说:“欧洛,事情不妙了,金成泽他天天去看苏灵珊的事被冰距和落不败发现了,现在他俩正堵着金成泽呢,我想少不了一顿打,所以过来找你去帮他。”

  我一听心就揪起来了,我知道这事迟早会发现,没想到这么快,我面无表情的说:“他在哪?”

  贾迁一脸兴奋:“在三十号考场旁边的树丛里,家伙我已经准备好了,就藏在那里,王晓珏我也通知了,就等着你领着我们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