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医院躺了几天,准备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医生还多看了我两眼:“你是一中的学生吧,没想到好学生也会打架,现在的社会还是太乱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成绩一般,但爆发力很强,以前要是安安稳稳的学习应该也能考上一中,但那个时候我就是任人欺压的孬种,还不如我现在活得痛快!

  人有时候做出的决定都是被生活所迫,来自外界的压力同样可以把一个尖子生变成混混,没有什么东西是恒定的。

  我在医院待了不少天,回去的时候军训早就结束了,听说我们四排最后汇演的成绩很差,我想张教官肯定恨死我了。

  军训结束后会放两天假,然后就要正式上课了,我摇到了高一六班,金成泽也是跟我一个班,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陈诺也是我同班同学,其他人我就不认识了。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上了两天课,不过刚开学,也没有什么特别重的任务。刚到班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我俩,我被盯得有点不太舒服,不过金成泽这个厚脸皮的货,看到有漂亮妹子看他的时候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班主任刚好在台上,不过他看我们的眼神不太友善,任哪个老师都不喜欢打架的坏学生,估计他早就把我定位在了靠关系来一中混日子一类。

  我和金成泽坐在最后面一排的座位上,前排的好位子都被抢占了去,也就只有后面这空荡荡的几排有位置坐了。

  不过对于我和金成泽来说也是好事,我们俩都一样不喜欢学习,虽然我想好好读书,但也没到那种忘我的程度,只要听听课,不挂科就行了,以后也能混个大学生啥的。

  下课的时候,我和金成泽出去逛了逛,现在所有学生都到了学校,金成泽自然要去“拜访”一下学姐们。

  我被他拉到了高二部,他在楼梯口左顾右盼,我问他在找什么,他说:“前两天我在高二发现了一个学音乐的萌妹,她看起来比我还小,之后我去打听了一下,听说她是特长生,成绩也很不错,破例跳级的,名字叫作苏灵珊。”

  我随即又问他在这里干嘛,他嘘了一声:“这两天我已经蹲点考察好了,楼上是音乐教室,她每天下课都会去一趟,虽然用了帽子遮挡,但本大少还是认得出来。”

  我不由的唏嘘一声,刚想开口,却被他拖到一边,他指着远处的一道倩影,低声说:“看到没,就是她,是不是很正点啊!”

  我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清纯的小女生出现在我面前,大概一米六五左右,身材纤瘦,该有的也都有,虽然不是很翘,但也恰到好处。

  我原本以为金成泽会上去打招呼,谁知道他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我问他怎么了,他居然很骚包的说了一句“我只想静静的看着她,做守护她童话世界的那个王子”

  我们在回班的路上碰见了刘桢,刘桢只是高傲的看了我们一眼,很嫌弃似的走开了,我觉得刘桢变得有些不太一样,前几天他还很懦弱,但今天却趾高气扬的从我们身边走过。

  金成泽当场就切了一声:“一定是攀上哪棵大树了,这种狗腿子老子见多了。”

  我没多说话,只是拉着金成泽往回走,中午的时候,金成泽告诉我他已经上报学校给我们换了宿舍,从原来的A栋变更到了B栋,而且在一楼,出行什么的还是比较方便的。

  我和金成泽中午去宿舍收拾东西,诺言很早就在宿舍了,我们临走前他微笑着看着我们:“祝你们在新宿舍过的愉快,舍友一场,以后还是朋友。”

  我“嗯”了一声,和金成泽拎着行李箱去了B栋。我们的新宿舍是103,来之前我们已经知道里面住的是谁,都是我们班的,一个是学习委员王晓珏,还有一个是个长相猥琐的男生贾迁,听到这个名字我也是醉了。

  我们到的时候他俩已经在里头候着了,那个叫贾迁的男生一看我们进来就哇哇大叫:“哟嚯!欢迎新同学来我们宿舍!以后好好相处哈!有妹共泡,有难同当!”

  Af酷=E匠/网m首Td发,

  我对他的热情有些招架不住,金成泽一听到有妹共泡就不乐意了:“哗擦!兄弟,妹子就不用一起泡了吧,各干各的,不过我倒是可以帮你介绍一两个,包你满意!”

  贾迁猥琐的笑了笑:“金成泽你好,我是贾迁,以后的妹子多靠你了。”

  金成泽眯了眯眼:“好说好说。”

  我无语的开始收拾床铺,王晓珏一直在旁边看着我们闹,我想这应该又是一个专攻学习的清秀小男生了吧。

  不过他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我大跌眼镜:“欧洛是吧,我听说过你,五中洛门的门主,罗公子的兄弟,听说你前几天被人打,我想你应该也很不服的,但你现在毕竟在一中,势单力薄,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在一中继续混,建势力的话我可以支持你,我在一中也有不少朋友,我会帮忙去说说的。”

  我震惊的看着他:“我没听岔吧?学习委员不都是尖子生中的尖子生么,居然会怂恿我在一中组建势力当混混,要是在别的学校也就罢了,但这里是一中,应该容不得我们乱来的。”

  王晓珏却是微笑的看着我:“一中固然是q市最好的高中,但总有一些人走后门进来混,在校南那一带的高二高三班级,都是有混子扛旗的,我明天带你去见一个人,他在校南那一带吃的很开,人送外号‘百里泽哥’”

  听到泽哥这个字眼,我不由得想到了汪雨泽,我颤颤的问:“你说的不会是汪雨泽吧?”

  王晓珏点了点头:“没错,想来你也听说过他的名头。”

  我弱弱的说了一句:“他爸是我叔叔,他也就是我名义上的哥哥……”

  下一秒我看见王晓珏立马不淡定了,那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你……说的是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