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居然有些犹豫的说:“欧洛,不好吧,我们是一中的学生,不该打架的,这种事告诉老师就好了万一出了什么事记档案上就不好了。”

  我有些震惊的望着他:“我们是兄弟!是兄弟就要共患难,现在金成泽出事了,你还要在这里袖手旁观吗?!”

  刘桢的肉脸扭成一团:“是兄弟我才会站在你们角度上想,你现在去是在害他,他要是被人打了告诉老师老师会管的,你要是去了不仅你自己要挨打可能还会牵连到金成泽一起陪你挨批!”

  我脸色渐渐冷了下来:“现在没有时间跟你在这耗,一句话,去还是不去,你若不来,我们终归不是兄弟!”

  刘桢先是摇了摇头,然后还想说些什么,但我没给他这机会就摔门而去了。

  我最容不得的就是背叛,我最看重的还是兄弟情,既然刘桢做不到,那他就不配成为我的兄弟,这些天的相处也都是他懦弱的表现,不管是在哪个学校,只要你拳头不够硬,你还是会被欺负,天真只会让你被打的更惨。

  我用手机定位找到了金成泽的位子,在魅色酒吧出门拐弯处一条偏僻的小巷里,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金成泽被人堵了。

  我在路边买了一些铁棍,我知道单枪匹马的就去救人很荒唐,但现在也只能靠我了。

  我一路都是飞奔过去的,魅色酒吧离一中不远,我跑了十分钟就到了。

  我拐进一条小巷,里头黑漆漆的,一点声响都没有,要不是手机上显示金成泽就在这里,我还会怀疑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正当我准备深入的时候,四周突然散发出了亮光,我的眼睛被刺的深疼,突然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妙,刚想后退,四周就围上来十多个人,把我的退路堵的死死的。

  我有些慌乱,朝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金成泽的身影,其中一个领头的男子看到了我的动作,放肆大笑:“哈,你不会真以为我们抓了他吧,金成泽家里的背景老子还惹不起,只是动用了一点小手段就让你上当了,既然你惹了猛哥,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站着走回去的。”

  我心里一沉,这果然是个圈套,可到底是谁设计堵我?他们口中的猛哥又是谁?我甩甩头,先下手为强,我率先拿起铁棍往领头人身上打,他一直对我掉以轻心,正好被我打在了头上。

  U酷Yp匠TR网唯一正B版,其/.他都:√是'盗X‘版G

  血就流下来了,那领头人吃痛的扶着脑袋,怒声道:“给我上!把这小子给废了!”

  我哪会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乘那几秒,我拿着铁棍开出了一条路,拼命的往前跑,背上也挨了好几棍。

  我的速度骤然加快,可我还是学生,自然是跑不过这些社会上的混混,很快就被追上了,被堵在一个死胡同里。

  那个领头人扶着头上前踹了我几脚,阴狠的说:“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能跑么,还敢在爷爷面前装逼!”

  我知道这次逃不了挨打的份了,慢慢的贴向墙壁,手中的铁棍蓄势待发,随时准备打人。

  那人倒也不急,陪着我在这耗,现在正是深夜时分,路上没人,这里的事也不会被发现,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僵持了五分钟之久,那人也扔掉口头的烟,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比划了几下:“兄弟们,开干!”

  后面的人听到指令,立刻冲上了把我围住,拳脚木棍在我身上留下了重重的印记,虽说我也会反抗,但终究招架不住人多,脚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那男子只是冷笑的看着这一切,等我被完虐二十多分钟后,他才挥挥手:“停下。”

  我周围的人都散开,他走到我面前,抬起我的下巴,道:“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长眼,惹了猛哥,猛哥是你能惹的么,以后给老子长点记性,否则下次就不是挨一顿打这么简单了,你的那位朋友虽然背景很大,但我想他应该不会因为你而惹上猛哥这种大人物的,所以你不要指望任何人来帮你报仇,把今天的打咽在肚子里,还有那些报仇的心思也都收起来,你根本不是猛哥的对手。”

  说完就准备拍拍屁股走人,我用尽力气看着他,虚弱的说:“你们是谁,我从来不认识什么猛哥,为……为什么要堵我。”

  那个男子只是好笑的看了我一眼:“你或许没有惹到猛哥,但猛哥制定让我们揍你,我们只负责完成任务,其他的不管,你还是少知道点的好。”

  然后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我的脑子一阵眩晕,最后实在受不了,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周边都是医疗设备,空气中弥漫着药味,我知道这是在医院了。

  我吃力的爬起来,金成泽就在旁边坐着,他见我醒过来,十分欢喜,然后又有点愧疚:“欧洛,对不起,要不是我手机被他们抢了,你也不会上当被打。”

  我摇摇头:“这是不怪你,他们要对付的是我,说到底你才是被牵扯进来的人,迟早都是要被打的。”

  虽然这次是个圈套,但也让我认清了刘桢的真正面目,我看向金成泽的目光有些复杂,毕竟我是抱着去救他的心思去的,我在心底里已经把他当成了兄弟,只希望他不要背叛我的好。

  金成泽似乎也看到了我眼底的情绪,说:“欧洛,你不要担心,这次你这么拼命去救我,哪管那只是一场阴谋,但你对我的心我看的真真切切,你真心把我当兄弟,我也绝不会背叛你,像刘桢那种货色还是不要来往的好,等你出院我们就搬到别的宿舍去住,那种人渣不配和我们住。”

  我笑了笑:“好兄弟,自今日起,我们就是至死不渝,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不论今后遇到什么困难,兄弟情永不灭!”我用拳头和金成泽碰了碰,我们都笑了,这才是兄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