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嬉皮笑脸的打闹了一会,也有些无聊了,金成泽就说:“没事,明天我把游戏本带来,咱三打一场联盟!”

  我当场就鄙视了他一眼,刘桢家境也不是很好,也随着我默默的鄙视金成泽。金成泽还是没心没肺的说:“赶明儿我去女生堆里泡妹子,听说这一届新生融合了各大初中校花级的人物哦,要是搞定了一定请你俩吃饭!”

  然后就跟猴一样爬到床上装睡,我和刘桢也懒得理他,也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从床上爬起来,军训在七点钟左右,我和刘桢他们一起去食堂吃了个早餐,金成泽这货买了一大堆零食,在食堂里左顾右盼的,还说这个时候女生多,小女生在这个年龄段最喜欢吃零食什么的。

  刘桢差点就要上去抢吃的了,最后被我拦住了,宿舍里一个负责买,一个负责吃,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诺言好像和我们很合不来,虽然看起来很好相处,和和善善的,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在看书,很少见到他会做其他什么事,还有就是他跟五班貌似走的近。

  几天下来他也只是给我们几个笑容,几乎一句话都没跟我们说过,金成泽和刘桢也似乎很不感冒,但只当是诺言的性子所致。

  可依我谨慎的个性来看,我总感觉里面有什么不大对头,但就是说不上来,我觉得诺言看我们的眼神有些不对,似乎多了一种极淡的仇视,却很快被我排除掉了这个想法。

  军训休息的时候我看见金成泽眼神一直往女生那边瞟,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哇擦!一个长发及腰,有一双水灵眼睛的小女生靠在栏杆旁边看天,一米六八的个子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简直是人间极品!

  我不得不佩服金成泽的眼光多么毒辣,这女生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文雅型的,平时不会很特别,要说她这种身材样貌应该早被发掘的,这一连几天都没什么消息,却被金成泽找出来了。

  我准备去调侃几句,无奈休息结束了。

  张教官还是一如既往的狠,天天就那么几句话:“同学们,马上就要汇演了,现在不对你们狠一点,到时候就丢人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练啊,不要辜负教官对你们的期望。”

  我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由于暑假时候我天天训练,这副一米七六的身体也长了几块腹肌,看起来还是挺壮的,张教官就把目光停留在了我身上,笑道:“这位同学,你体格不错,各项训练也都超标完成,一看就是练过的,打军体拳对你来说应该就是小case,那领头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明天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哈!”

  我彻底无语,随便找一个人都能领头,还偏偏就挑上了我,要是我明天不好好干的话,我敢保证教官一定会杀了我的。

  乘午休这段时间教官还留下我讲了二十多分钟的注意事项,这是把我当副教官培养呢!我无奈的站在那听,至于有没有听进去我就不管了。

  教官浪费了我许多时间,我也干脆不吃饭了,回宿舍的时候,正好碰见刘桢,那胖子抖着他那一身肥肉跑过来:“欧洛,你咋被留下来了,是不是干啥坏事了?”

  我没好气的说:“你当我想啊,我们那教官脑子抽风了,居然让我领头,我想我们排明天汇演是要垫底的喽!”

  刘桢哈哈笑了两声:“欧洛,我支持你!”

  我白了他两眼,问道:“咦,怎么没看到金成泽,你俩不顺路的么?”

  刘桢一副你懂的样子,悄悄的把我拉到一边,低声说:“别提了,金成泽那小子去泡妞去了,听说他早上找到了一特正点的妞,现在正请人吃饭呢,那还有心思理我们!”

  我哦了一声,应该就是早上那个了吧,我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那个十七排的美妞叫什么名字啊?”

  刘桢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谁说她是十七排的了?”

  我同样也很不解:“我早上还看见金成泽望十七排那边看呢,那里真有一个美女啊!”

  刘桢有些明白了:“嘁!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实早上你看到的那个金成泽已经搞定了,她原本是五十中的校花,今早上金成泽乘休息屁颠屁颠跑过去大献殷勤,想那种女生都喜欢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男生,很快就被金成泽ko了。”

  我有点佩服金成泽的办事效率,随即我又问道:“那今天中午请吃饭的不是同一个吗?”

  z8酷…匠网首z发

  刘桢滋滋的两声:“当然不是啦!中午那个是十三排的其美貌比起十七排的那个有过之而无不及,是金成泽在放学的时候勾搭到的,偷偷告诉你一句,其实这是第三个了……”

  我对金成泽的花心已经无话可说,一早上居然祸害了三个祸水级别的女神,这让多少男同胞心碎啊,在我还没缓神的时候,刘桢又补了一刀:“听金成泽说他又盯上了两个美女,准备下午搞定,按照他的效率来办事,估计过个几天这几个女生都得被糟蹋完了。”

  我这时候真想对老天大吼一声:“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我和刘桢回宿舍休息,诺言也不曾回来,就我们俩大老爷们一起度过了中午。

  晚上的时候,诺言很早就回来睡了,我和刘桢一直拿金成泽的笔记本打网游,大概十多点钟的时候,金成泽还没有回来,我和刘桢都快打完三四十盘了,金成泽连个信儿都没有。

  一开始我们还当是金成泽抱得美人归就不管我们了,但后来越想越不对,准备打个电话给他,结果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金成泽虚弱不堪的声音:“欧……洛,快……快来救……我……”

  我还没听清楚,电话就被挂断了,我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妙,赶紧跟刘桢说:“刘桢,别打了,金成泽可能出事了,我们快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