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丛边渐渐浮现出一个人影,正是上午的那个杜笙,杜笙嘴边挂着一个阴冷笑容,不屑的看着我:“别以为你在五中混的有多好,不就是个靠吃软饭上位的家伙,自己没点本事倒挺会找靠山的,不过既然你来了一中,最好老实点,这里可不会有什么大腿给你抱,记住今天的教训……”

  “给我打!”

  话音一落,周边的几个人就拿起木棍冲了上来,我尽量躲避着他们的攻击,时不时还会还上个几脚,虽然我的速度够快,但还是有几棍打在了我身上,不过我抗击打能力强,这点程度还是能抗的下来的。

  但这种情况只是短暂的,很快我就彻底落入了下风,身体上大面积负伤,我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我开始全力防御,一步一步退出他们的包围圈,杜笙也看出了我的意图,连忙道:“他要跑,把他围住!”

  那几个人也缓过神来,又把我围在中间,我身上又挨了好几下棍子。既然跑不掉,那还不如直接跟他们拼了!

  我开始反击,我不顾身上落下的棍子,一直对一个人进行攻击,一对一他们哪是我的对手,没多久他就被我打趴下,棍子也落到了我手里,我拿起棍子一顿狂挥,他们也都连连后退,显然是没想到我还有反击的能力。

  杜笙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他乘我专心对付那几个人的时候,从后面直接给我来了一脚,我没有防备,一个踉跄就差点倒地。

  杜笙趁势又给我来了一脚,要不是有棍子撑着,我早就倒地上了。杜笙貌似很满意现在的情形,使劲的往我身上踹,每当我想站起来时,他就用脚踩住我的手,令我吸好几口凉气。

  杜笙又叫那几个人把我围在中间,抡起棍子就朝我身上打,木头和骨骼之间敲击出清脆的响声,我已经毫无反抗能力,这个地方又是老师视线的死角,现在老师都在维持秩序,哪还有闲情来管别的事。

  不过这里毕竟是一中,管的还是比较严的,杜笙也没叫人继续打下去,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就悲剧了。杜笙又在我身上踹了几脚,阴狠的说:“小子,跟你爷爷我说声对不起,我就放了你,否则就算是老师来了,也救不了你!”

  我拍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笑道:“你他妈以为你是谁,还想要老子跟你道歉,仗着人多了不起是吧,信不信老子带人端了你的老窝!”

  杜笙见我不识抬举,脸上一片阴沉:“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要看看,到底谁斗得过谁!”

  说着就要下令,但在这个时候,一道略微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局面:“杜笙,住手。”

  杜笙原本趾高气扬的样子立刻萎缩了下来,换成一副讨好的样子,躬身朝走过来的那个人说:“然哥,您来了……”

  那个一米八的强壮男子撇了他一眼,转过身来与我对视:“你就是欧洛吧,我是周浩然,高一五班的老大。”

  我淡淡的看着他:“我们认识吗?!”

  杜笙突然跳出来说:“大胆!然哥跟你说话,你小子怎么回答的!”

  周浩然瞪了他一眼,杜笙缩缩脑袋往后退,周浩然又将目光转向我:“你应该认识巩一凡吧。”

  砰!巩一凡这个名字突然从他口中说出来,我的脑袋就炸了,我神情有些紧绷的看着他:“怎么,你是巩一凡请来对付我的?”

  周浩然笑了一声:“他怎么可能请的动我,我只是欣赏你敢跟他对抗的勇气,你对他弟弟做的事,我想他会百倍还之,连我哥哥都搞不定的人,我不相信你能和他打,好自为之吧!”

  说完就拉着杜笙走了。周浩然的出现让我脑子有些乱,这个人是敌是友,为什么要提醒我呢?还有他的哥哥究竟是谁,连巩一凡都请不动……

  一个个谜团在我脑中跳出,我甩了甩头,算了,现在还是不想了,先去吃个饭,然后乘午休打个电话去问问汪雨泽。

  午饭过后,我打电话跟汪雨泽约在了一中门口的一家小咖啡店。我在座位上等着,这时我已经换了一件衣服,但身上还有许多伤痕存在。

  汪雨泽很快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他带着一副墨镜,穿着黑色大衣,看到完就走了过来,坐在我对面。

  他把墨镜摘下,看到了我身上的伤痕,问道:“洛弟,怎么回事,被谁打了?”

  我说:“小伤而已,不碍事。我找你来就是想问问周浩然的事。”

  汪雨泽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怎么,你惹上他了?”

  我回道:“那倒不是,只是他中午找过我,还提醒我不要妄想跟巩一凡斗。”

  汪雨泽拿出一根中华,吸了一口:“唉,周浩然也插进来了,想来是他哥的主意。”

  我有些不解:“他哥是谁?很牛逼吗?”

  汪雨泽看着我,叹了口气:“你可能不知道,在六中高二部有两大顶尖势力,一个是巩一凡创立的凡盟,另一个就是周浩然他哥,也就是周峰创建的铁山峰。他们之间一直有摩擦,都有想统一的意思,但实力相当,很少会有大的摩擦。这次你得罪了巩一凡,想必周峰也很注意你,但他并不看好你,只是托周浩然给你带话,就是警告你少参与他们之间的事,这浑水你趟不得。”

  我倒没想到周浩然他哥有这么大的身份,不过我和巩一凡之间的梁子已经结下了,就算我肯顾全大局退一步,但巩一凡是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酷a匠网t¤永`%久i(免》c费●看h8小说m

  汪雨泽把烟扔在一边,说:“不过洛弟你也不用太担心,以后有事就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帮你的,这几天你就低调点,我还有点事要办,就先走了,你自己小心。”

  然后他就站起身走了,我也跟着回了一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