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谁呀,我正忙着呢。”一个粗犷的声音在电话另头响起。

  “鹏叔你好,是我爸让我找你的,不好意思打扰了你。”我恭敬地说。

  鹏叔说:“哦,你爸是谁啊?”

  我说:“我爸叫欧军。”

  6最#新●X章…节上Qg酷…`匠:网。

  鹏叔突然欣喜起来,说:“军哥?那你就是小洛了,你过得怎么样,周末来鹏叔这玩玩吧。”

  我说:“挺好的,我爸让我谢谢你上次救了我,周末我会过来的。”

  鹏叔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没什么,小事一桩,以后出了什么事第一时间跟鹏叔说,鹏叔帮你解决,上次那几个人高一学生实在够猛,鹏叔差点就挡不住了,你小心点别再惹了他们。”

  我们聊了几句就挂了,鹏叔说周五亲自到学校来接我,我心里还有这很多疑惑,上次来救我的黑衣人绝对不是普通人,鹏叔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鹏叔竟然叫我爸为军哥,我爸肯定也有着一些秘密,这次去城郊说不定能够发现什么。

  这两天学校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齐一鸣为了下周五的那场仗现在开始警告我们初三还有初二的人不准插手,否则他就带人对我们下手,还要让我们滚出五中,这让不少人都跟初一老大之战撇清了关系,武振东也没说什么要帮童可一的话,整个校园有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乘着空档,我在学校也学了不少,应付中考应该没问题了,空余时间我越想越觉得我爸和鹏叔很神秘,这里头好像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惊天大秘密,可能我把这一辈子都不会把秘密告诉我。

  周五下午,好多学生都回家了,我按照鹏叔的指示,在校门外向西五十米的位置等着,我在那里足足站了二十分钟,鹏叔才开着电动三轮车从远处开来。

  鹏叔靠近时,我才看清他的模样,鹏叔样子老实,体型微胖,穿的一副农民伯伯的样子,看着有亲切感。

  他好像一眼就认出了我,喊道:“小洛,鹏叔在这呢,来来来,上车!”

  我急急忙忙的赶过去,坐在了后面,鹏叔带着我向西开了有一个小时才到铁心村,这一块是城西的地盘,方圆二十里外有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在罩着,鹏叔时不时都要去交保护费,这也让我好奇起来,鹏叔上次带了这么多黑社会的人来救我,就肯定不是普通人,为什么还会交保护费呢?

  当然,这些都是鹏叔在路上跟我讲的,目的是让我周末两天小心点,不要惹了那群蛮狠无理的小混混。

  到了鹏叔家,我直接就坐在了木椅上,鹏叔乍一看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户,可是我总觉得他没有那么简单。

  鹏叔就一个人住在小木屋里,鹏叔跟我说他还有一个干儿子,是一中的学生,在一中附近混的也还可以。

  我当时就吃惊的问道:“一中?一中可是全市最好的高中了,他可真厉害,不过为什么硬要说混呢,一中不都是好学生么,难道也有混子?”

  鹏叔笑道:“这孩子不是考上的,他还差那么二十分,可他不愿意去七中,七中比起一中还要混乱许多,最后还是我帮他进的一中,一中里也有些富二代仗势欺人,如果懦弱的话,只一味的死读书,最后一中可能就待不下去了,所以他只有选择混。”

  原来一中也并不是很安分,懦弱的人最终只会败北,我又好奇地问道:“那他叫什么,我可以见见他吗?”

  鹏叔对我笑了笑:“他是高二的学生,有机会的话你们会见面的,你如果能进一中你应该就知道他的名字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耐心等等吧。”

  这让我产生了疑惑,难道这个人很牛吗?想知道他的名字都这么难,我进一中自然是不可能的了,能上得了七中我就谢天谢地谢鬼神了。

  鹏叔给我倒了一杯茶,这杯茶很苦,苦到了我的心里,鹏叔看见了我的表情,亲切的说:“这是我托朋友从贵州带过来的,虽然有点苦,不过还是很好喝。”

  说着就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脸上还洋溢着甜蜜的微笑,我也跟着喝了一口,只不过脸上呈现出的是痛苦的表情。

  鹏叔说:“呵呵,习惯就好了,以后你常来我这玩,我教你武术。”

  我眼睛一亮:“武术?鹏叔你会武术啊!”

  我虽然知道鹏叔实力肯定不差,不过道上的人应该不会用武术打架的。

  鹏叔说:“都是跟书上学来的,明天早上六点半起来跟我一块练,强身健体也是好的,小打小闹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武术,为的就是要你体格强健,要是把你搞得弱不禁风的可怎么跟你老爸交代。”

  我点了点头,六点半就出去练,虽然说我平时起的也挺早的,可是周末我一般都是赖到九点才起。

  鹏叔给我安排了个房间,虽然算不上豪华,不过也十分干净,给我这种穷屌丝住也是够了。

  我安稳的睡了一晚,我睡得正香时,鹏叔就把我给叫起来了,因为是冬天,这会天都还没亮呢,在鹏叔的催促下我还是很不情愿的起床了。

  鹏叔带我来到了一个广阔的田野上,指着远处的一颗松树说:“小洛,从这绕着那棵树来回跑二十圈。”

  二十圈!我望了望,这段路至少有两百米左右,二十圈下来,我能不能活着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在鹏叔的不断压迫下,我还是乖乖的跑了起来。我跑了十多分钟才结束,鹏叔先给我了一条毛巾擦汗,然后递给了我一个馒头,我接过馒头软趴趴的在树下坐着,边吃边擦,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是我不知道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更可怕的还在后面呢,鹏叔只给了我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然后说我体能太差,又叫我去跑了十圈。

  我脸色煞白,腿都站不直了,还跑,这让我看到了鹏叔的另一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