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变得越来越棘手,巩一凡一旦参与进来,我们就不是志飞帮的对手,紧接着我们罗门将遭受灭顶之灾。

  巩一凡不再跟我们客气,带着他的人就猛冲过来,根本不给我们喘息的机会,李旭还在一旁邪邪的一笑:“欧洛,你迟早都是要栽在我的手上,看你现在还怎么办。”

  我们哪有闲工夫去理李旭,巩一凡直接奔着罗亚轩去了,他们两个又开始厮打起来,罗亚轩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精疲力尽,根本就打不过巩一凡,就是想接他的十招恐怕也是难事。

  我对上了巩一凡手下的一个猛将,他还有些风度,出手前报上了他的名字:“在下曾弦伊,是六中高一部七班的扛把子,还望小辈多多讨教。”

  说着伸出他的右手,我也握了上去:“我叫欧洛,五中初三三班的一员猛将,追随罗门三月有余了。”

  一切礼节过后,曾弦伊一改前风,一个重拳就落在了我的胸口之上,他的出手速度很快,我根本摸不清他的道路,一个猛将实力就如此强劲,巩一凡就更不用说了。

  我被打在地下不得动弹,对方没有放弃这个机会,又是一脚准备向我踢来,还好我及时躲过了这一击,不然我肯定会被踹个半死。

  曾弦伊见没踹中我,突然一个假动作,看样子准备踢我右腿,我往左一躲,谁知他收回踹出的脚,迅速的踹向了我的左腿。

  “咔嚓”清脆的骨折声骤然响起,我更是大叫不已,接着他又多踹了好几脚,我真怀疑我的腿是不是要废了。

  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的力气,一开始我就注定要输了,如果他们再不停手,我的腿能不能保住还是个疑问。

  曾弦伊没有继续打下去,而是笑着看向我:“你的抵抗力不错,常人被我接连踹了这么几脚都昏过去了,你现在还神志清醒着实让我佩服,我不会赶尽杀绝,你的腿还是能够保住的,只要你放弃抵抗,向我们老大投降并且道歉磕头,你立马就可以去医院,如果时间拖的久了你的腿恐怕就要废了。”

  我幽怨的看着他:“哼,就算我欧洛的一条腿废了,我也不会向你们低头,我欧洛没多大本事,不过我的骨气还是坚硬无比的,你休想劝我投降,量你是个好对手,我还是劝你不要惹我们的好。”

  曾弦伊哈哈大笑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觉得你们还有反击的机会吗,真是好笑,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惹了我们凡哥你觉得你们今天还能活着走出去吗?”

  我极力想要说话,可是浑身上下是不出一点力气,就跟一个真正废了的人一样,曾弦伊看我这副模样,嘲笑道:“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半小时之内你如果不去医院的话,你的腿就保不住了。”

  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又毫无反击之力,罗亚轩也已经力不从心,一步步都被巩一凡压着打,撑不了多久,我们罗门可能就要在今天彻底破灭了。

  倒在地下的兄弟越来越多,一个个都身负重伤,可是依旧没有一个兄弟投降,他们对罗亚轩的感情是很深厚的。

  曾弦伊见我不肯投降,也就不再管我,跑到巩一凡那里去。罗亚轩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力气,被巩一凡轻松的一脚就给踹出两米多远,罗亚轩还在大喘气,我卖力的想要爬到那里去,可是发现自己连爬都爬不了。

  酷》:匠M)网5永/u久免!费s看●r小|#说f;

  罗亚轩战败后,巩一凡还没有放过其他人,带着曾弦伊又去抵抗罗门的小弟们,场上狼烟四起,一股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罗亚轩缓慢的向我走过来,然后就坐倒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欧洛,你的腿没事吧,这一次我们真的是输了,巩一凡不会让我们活着出去的,不过他要是敢杀了我,他就永远都没有翻身之日,我爸和我妈绝对会把他逼上绝路,量他也活不长久了。”

  我轻轻的点点头,大不了就是死一场,在这个世上我只有老爸一个亲人,死之前我还是放不下老爸,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几个熟悉的身影:马皓轩,李通,李叔叔,罗亚轩,还有林希晨。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林希晨,我跟她其实没有多大交集,可是我感觉我的心里好像就缺了什么,每当看见她或想起她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就当我们已经放弃希望的时候,有一群拿着钢刀的男人向我们冲过来,一看就是在社会上混的人,他们并没有向我们出手,而是朝着巩一凡的那个方向冲去,用刀背打倒了好几个巩一凡的人。

  那个领头的冲到我们这里来,他穿着一身黑衣服,我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那个领头的让人把我和罗亚轩带走,自己又去跟巩一凡的人拼杀。

  我和罗亚轩被带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极力抢救,我的腿总算是保住了,手术结束后,医生对着我说:“孩子,你的命还真是大啊,腿都伤成这样了,居然还能保住,要是再晚送来一分多钟,就是神也救不了你的腿了。”

  说着就出去了,我在病床上开始回想刚才的事,那个黑衣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他应该不是罗亚轩叫来的,不然也不会那么遮遮掩掩,更不可能是我叫的,我对他没有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带来的都是黑社会的人,想必他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既然肯帮我们,也就是我们这边的人,他的身份至今还是一个谜。

  医生说罗亚轩伤的比我轻,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了,而我至少要住一个月,人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回可真要灵验这句话了。

  罗亚轩出院前来看过我一眼,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马皓轩、李通甚至是林希晨都来看过我,只不过林希晨来了一小下就走的,我其实并没有看见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