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混战,双方体力透支,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罗亚轩和巩志两个还在打,汗水早已浸湿了他们的衣服。

  貌似巩志的那些人都被巩志的坚持给鼓舞了,休息片刻后,一大波一大波的人又朝着我们冲过来,我是真他妈不行了,怀着侥幸的心理能躲一个是一个。

  可是事实并非如我所愿,我的面前出现了两个长得挺壮的大汉,这两人我还曾经见过,以前都是在李旭门下做事的,这倒让我疑惑,李旭今天居然没有到场,按理说他的手下都来了他应该也来啊。

  谁知他们两个乘我走神,从左右一拳一脚把我打趴在地下,还不等我站起来,他们两个又分别踹了我一脚,而且就只对付我一个,不用说也肯定是李旭那家伙叫他们这样做的。

  我本来就没什么本事,加上体力透支,他们又是二打一,我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由他们对我踹来踹去的,我依旧趴在地上,有间隙就往罗亚轩那里看,巩志和罗亚轩已经都趴在了地上,大喘着粗气,依旧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巩志那边的四十多人都是急性子,见巩志没打赢罗亚轩,就全扑过去帮巩志,不过我这边的两人却还在执着于打我一个人,看来李旭加入志飞帮只是个幌子,他原来的人还是听李旭的话。

  我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李旭这回应该是要叫他们把我打到死为止,源头应该就是上次李韵熙为了救我而跟李旭闹翻。

  我们这边的人也渐渐弱了下来,已经有不少兄弟都倒下了,只剩下不到二十人跟对方三十多人对垒。

  局势越来越紧张,而我却被人压着,只能干瞪眼,我的性子虽说不上急,可到了这个紧要关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挣脱开了他们两人的打压,朝着罗亚轩他们那边的方向飞奔而去。

  那两个人起初是愣了一两秒,然后就疯狂的朝我扑来,不过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早就挤在了人群里。

  我不管是敌是友,抓过来一个人就猛打起来,不过我的力气太小,对他们来说只是挠痒痒罢了,连鸟都不鸟我一下。

  我在那里呆呆的站着,无意间被人踹中小腿,半跪在地下,我回头一看,还是李旭叫来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还很嚣张的说道:“切,还想跑,我们旭哥吩咐过了,今天不废了你我们就没脸再回去了,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说着就把我拎起来,对我的脸刷刷的就来了几巴掌,打人不打脸,打脸伤自尊!我他妈是真的怒了,“啊!”随着我的一声尖叫声响起,我随便拿起地上的木棍,就冲着他们两个人打去。

  单打独斗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我手上有了家伙就不一样了,他们也被我的举动给吓着了,正好被我打在他的肩膀上。

  “呀嚯,还敢还手是吧,我他妈今天不废了你,老子就不姓王!”那个自称姓王的王八羔子愤怒的说。

  我也不管他怎的,跟他们两个人混战起来,整个现场也因为我们的参和被拉上了高潮部分。

  “嘀嘀嘀”正当我们打得正起劲的时候,警笛声突然从远方响起,警察怎么会来,按理说我们这些当事人是不可能报警的,警察的到来也让所有人都傻了眼,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警察把车停在巷口,有二十多名警察拿着警棍向我们冲来,其中一个领头的人说:去“不许动,乖乖束手就擒,放下武器,抱头蹲下。”

  大家都不敢违抗,扔掉木棍,一个个都蹲在了地上。

  一个警察抓来一个人问谁是领头的,那个人正好是巩志那边的人,就用手指了指巩志。

  警察随之走过去,指着巩志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地方的,为什么聚众斗殴?”

  巩志一脸无辜的说:“我是五中的,这次不是我挑起的,是罗亚轩他带人来这里堵我的,我这是正当防卫。”

  那个警察疑惑的看向我们这群人,说:“你们都是五中的学生?”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点了头,那个警察站起来,对其他警察说:“他们都是学生,不是我们要抓的人,陈警官,你带几个人把他们送到警局,批评教育一顿就放他们走,有不听话的你可以拘留一天,我带武警中队去追查真正的凶犯。”

  说这那个警察就开车离开了,陈警官面向我们说:“这群学生真是要命,把他们给我带到警局,一一盘问,找出组织者其他人录完口供就放回家。”

  大家都很乖的上了警车,也有一些伤势较重的人被送往了医院,还有的人是步行到警察局的。

  到了警局,陈警官把我、罗亚轩、李通、马皓轩还有巩志放在一个审讯室里,然后说:“现在有人指控你们是组织者,一一都说说吧,到底谁才是挑起事端的人。”

  李通和马皓轩胆子小,都低着头不说话,巩志立马指控说:“警察叔叔,就是他带人堵我的,要不是我早有防备,现在估计我已经躺在医院了。”

  罗亚轩立即反驳:“陈警官,这是你觉得会是我挑起来的吗,他们有四十多个人,而我们就只有三十人,怎么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无疑他巩志就是幕后真凶,他先是叫人在校门堵了我兄弟,害他住院,这还不够,今天我回家的时候他还派人将我们堵在龙之巷的十字路口,你们来的时候也看见了,都指控他是组织者,这是毋庸置疑的。”

  n酷nL匠网}首~发ar

  我可真是佩服罗亚轩把谎言编的这么天衣无缝,陈警官立刻就看向了巩志,说:“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你,你还是乖乖招认了吧,免得受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