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昏昏沉沉的被他们控制着,突然惊醒过来,眼睛也能看的清一点东西了,用力挣脱开他们的手,用手狠狠的抓住李旭的命根子。

  “啊”李旭疼得哇哇直叫,我的手抓的更紧了,李旭大叫道:“还在那里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他给我拉开!”

  李旭的人开始对我拳打脚踢起来,我的身体上遍满了伤痕,我哪肯放手,反而把手抓得更用力了,拼尽全身力气死死的抓着李旭的二弟。

  不知道是哪个人在我的背上踹了一脚,我现在呈现出的姿态还是双喜跪地的样子,被这么一脚下来,我的身子随之倒下去了,抓住李旭二弟的那只手也松了开来。

  李旭正满脸怨恨的看着我,说:“给我往死里打,把他给老子废了,谁把他给打残了老子重重有赏!”

  我开始被群殴起来,一拳一脚的在我的身体上留下印记,我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现在的我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被他们压着打。

  “住手!”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听声音应该是个女生。

  李旭看见她,让所有人停下了动作,走到她跟前,说:“你怎么来了,你不会是想救这个小子吧,别忘了他可是欺负过你的,还差点把你哥给打残了,哥哥劝你还是快点离开吧,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

  她说:“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这样做是欺人太甚了,我不管他之前跟我们有什么恩怨,当时你也教训了他一顿,你现在带这么多人来围攻他,这就是你的问题,你还让他受胯下之辱,如果换做是你被欺负,你会怎么想呢?”

  李旭的火气愈来愈大,表面上很心平静和的说:“你是真的要救他是吧,他到底帮你什么了,你干嘛这么维护一个弱者,念在我们十几年的兄妹情分上,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可以带他走,但你要知道那样做的后果,如果你带他离开,那你从此以后就不是我李旭的妹妹,不是我李家的人!”

  她绕过李旭,径直走到我面前,我不知道的是,李旭在她刚才绕过自己的时候,眼角边流下了一滴眼泪。

  我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在刚才就已经昏过去了,后来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个瘦弱的女生吃力的把我送到罗亚轩那里。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与前两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我的身边多了几个好兄弟:罗亚轩,李通和马皓轩。

  我拖着虚弱的身体问:“我这是怎么了,那次谁救的我?”

  罗亚轩说:“我也不认识,她是一个女生,我对这块从来没有什么了解,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李通抢着说:“欧洛,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事,或许你能够猜到是谁的,能让李旭甘愿放你走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我疑惑的问:“你难道是指李韵熙,她不可能救我的,我曾经可是欺负过她,别忘了那一次被打的经历。”

  李通接着说:“欧洛,你可能真的不知道,就是李韵熙救的你,为了救你她还跟她哥闹翻了。”

  “她为什么要救我?”我越来越不解了。

  李通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罗亚轩好不容易抢到话柄,说:“这次李旭公然动手,就是摆明了向我们罗门挑衅,更何况他现在是巩志的人,巩志现在的实力逐渐增长,仅需短短几个月,他就可以踏平校东和校西的各种势力,很快就要向我们校北展开一次大攻击,这一回他应该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挑明了他才是五中真正的霸主,我们得采取行动,乘他人少的时候,我们全员出动怎么也得拼个鱼死网破。”

  我点点头:“你说的对,可是如果我们倾巢出动,别的帮派会不会乘此机会打下我们的根据地,我们必须有外援帮忙,李旭原本也有二十个兄弟跟他,现在一并投向巩志,他们的人数也增长了不少。”

  马皓轩终于插上了话:“唉唉,你们听我说一句,我在初二倒是有个较好的朋友,他也算得上是初二扛把子的了,手下也有八十多号人,我可以请他来帮忙,虽然他的人几乎都是初一初二的,不过也能帮上点忙。”

  )'酷匠“网永e久免|/费看小=说{x

  我眼睛一亮,说:“他是谁,要不你去劝劝他帮帮我们,这样对我们对付志飞帮也有着很大的作用。”

  马皓轩说:“他是初二六班的黎浩,相比你们也曾经听说过他,他性子挺倔,下手那叫一个狠,不过跟我关系不错,我明天试着去把他拉入我们这边。”

  罗亚轩很镇定的说:“我倒是听说过黎浩这号人物,他在初二的影响不小,没想到你居然能跟他做朋友,只要我们能把黎浩那边的人拉到手,巩志就算再牛逼他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我点点头:“马皓轩,你先去跟黎浩说说,这几天我待在医院里,还指望你们帮我把事情搞定,我一定要让巩志还给我一个公道。”

  我们闲聊了几句他们也就相继回去了,我又想起了李通的话,既然是李韵熙救得我,我到底有什么值得她去跟李旭撕破脸皮,把我从困境中救出来呢?

  我越想越想不通,最后脑子都被我想坏了,伤口又在疼痛,最后就抛开一切事情,倒头就睡了。

  我在医院住了几天,我爸也没来看我,我回到家后,桌子上有一封信还有一张银行卡,上面是我爸的字迹,我爸说:小洛,爸爸可能要离开你一段时间,卡里面有两万多块钱,够你用一段时间的了,不要问我为什么,也不要来找我,我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的,你不是很喜欢当老大吗,老爸也不再拦你,你去城西找岳鹏,他是爸年轻的最好的兄弟,你有事就去找他。

  我的心随之一痛,虽然老爸平时在家的时间并不多,可是这次老爸是真的走了,我把银行卡收好,纸上有岳鹏的电话,我也没太在意我爸跟我说的事。

  我回到床上,随随便便整理了一下就睡了,这几天没有回学校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大部分我都是从马皓轩那里知道的。

  我到校的时候,马皓轩就把我拉到一边,说:“欧洛,你让我去办的事我基本上都搞定了,只不过黎浩那小子答应的不怎么干脆,都是看在朋友的情分上才答应帮我们的,只是给了我们二十个人而已,不过我想这样也足够了。”

  我说:“别人肯帮忙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也不要奢望这么多,罗亚轩那边你也通知了吧,消息最好隐秘点,不要走漏风声,我不敢保证办理不会有巩志的人。”

  随即我们便分开来,还是低调些的好,我并不想惹出什么祸端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淚在水中泣说:

最近有很多人取消追书,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还是要感谢继续支持的朋友,希望你们帮我多宣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