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的黑屋中…

  “呜呜呜…怎么会这样!!!”漆黑的小屋中一名少年默默地留着泪,他咬着牙愤怒地敲打着墙壁,“世界怎么变成这样了,爸妈你们在哪…”说起这件事的开始要从他生日那天说起…

  “哈哈,生日终于到了,不知道阿晨和小峰会送我什么礼物呢?”少年愉快的幻想着马上的生日趴,“滴滴滴~~~”“哈哈,小峰的电话来了。”他一把抓起电话,“喂,小峰,你和阿晨到了吗?”“恩,我们到楼下了。”“等我,我马上来。”“恩,拜。”“拜。”他打开抽屉,取出一张提莫版的银行卡道:“嘿嘿,爸妈应该把生活费寄来了吧!去嗨皮一下吧!”说着,便穿好鞋子下了楼…

  《酷匠g网|+永《h久5W免…@费}看,小}}说.

  楼下…

  两名少年正不紧不慢地吸着烟”麻雀子好慢啊!”“小事,他就是这么墨迹。”“大寿星还要我们等,真是的…”“哦——,我来了”迎面扑来一股古龙水的味道,抬头一看,一只正宗的美男子啊!飘逸的蓝发,清澈见底的碧眸,还有那一身的古龙水味,勾勒出了一幅春天的画面。“啧啧,又臭又美,还喷香水,啧啧。”“切,谁像你,满身烟臭味哪个女孩喜欢你。”“额…行,你赢了。”“哈哈哈,你们还是老样子一见面就吵。”“呵呵,去哪玩啊,飞总?”

  “先去‘金霄’玩玩吧!”“ok,听飞总的!”

  说着,一阵甜美的声音叫住了他们:“喂,金晨飞,冯岩峰,欧阳晨你们等等我!”“ohmygod!怎么是她,快跑。”三位少年拔腿就跑,金晨飞暗想:尼玛,不会又要拉我去补习吧,果断闪现啊!冯岩峰暗想:丫的,虽然数学挂科了,但是老子是不会补习的!欧阳晨暗想:快跑,张柔这女汉子一定知道是我把她家的猫毒死了。一眨眼的功夫,三人便消失在了张柔的视野中。“你们,真是的,今天是我的生日哎,跑这么快,不理他们了,哼!”张柔不满地扭过了头,撅着嘴离开了楼下。

  “呼呼呼~~~差,差点就去补习了,好累啊!”金晨飞喘着粗气,还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珠,给人一股狼狈的感觉。

  “是啊,我可不要地狱补习,老黑太狠了。”冯岩峰喘了口气,道:“小晨你跑毛啊,你是学霸嘞!”

  "我把她家的猫弄死了...”

  “我晕...她知道是你干的非杀了你不可!“”所以我要跑啊,你们是逗B啊!“”汗!“一路上三位少年疯狂吐槽着老黑的黑暗补习,说老黑长得丑,又凶,讲话还喷口水,总之能黑的都黑完了。不知不觉中他们走到了'金霄‘,’金霄‘是F市最大的夜总会,也是全F市消费最高的地方,随便玩一下就得要几千块。可是我们的飞总家里是开公司的,他1个月的生活费就5、6千,再加上冯岩峰和欧阳晨,手上的钱至少也有2丶3万了。刚到门口,几个四肢发达的保安一脸阴沉地拦住了他们:”未成年人不得入内!“金晨飞掏出300块钱在他们面前晃了晃,他们立刻由阴转晴,笑道:”请三位少爷玩得尽兴!“”恩,这小费就赏你们了。“”多谢少爷,多谢少爷。“’金霄‘内...闪烁的霓虹灯下一名名穿着暴露的女郎在舞台上扭动着身躯,台下观众个个举着酒杯开怀畅饮,不过这里只是这里最普通的地方,应该说是有钱人中的平民才会去的地方。金晨飞三人他们要去的第二层,就是比第一层好一点的地方,也可以说是整个’金霄‘中层的阶段(因为’金霄‘与后文没有多大的关联,我就不多说了)。到了第二层,所看到的景象第一层完全不同,与其说是夜总会不如说是餐厅,华丽的大吊灯,金色的墙纸,优雅的音乐,还有一位位优雅的顾客,与第一层格格不入。金晨飞三人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三位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这声音的来源是一位女服务员,这个服务员20多岁,虽然长得一般,但是声音特别甜,就像吃了蜂蜜一样。”来瓶Vosne-Romanee,再来三份澳洲西冷牛排。”“好的,请稍等。”女服务员拿着菜单退了下去。冯岩峰捅了捅他笑道:“嘿,蛮牛B啊,还会英文,告诉哥,你刚那句是啥意思?“欧阳晨道:”就你没文化,Vosne-Romanee是法国的一种红酒,一瓶2、3千块钱,对我们来说是还不错的酒了。“”哎呀,聊点别的,别聊这个了,我就记得这个牌子的英文。“金晨飞笑道。”看看电视吧!“说着,打开了电视:现在报道一个特别新闻,在昨天,世界各地发现特殊陨石,这种陨石有种特殊的辐射,这种辐射至今未见,如有发现者请不要轻易靠近,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采访中...”陨石?我喜欢,不会有外星人吧,最好是超级赛亚人!“金晨飞道:”如果是要来统治世界就算了。"“总之不会落到我们这,安逸过日子吧。”欧阳晨打了个哈欠道。

  ”要是真的到了这里呢?“”老子变超三再打回去!“说着,金晨飞做了个变身的动作。

  ”哈哈哈~~~“”您点的餐来了。”还是那个服务员,她微笑着将菜和酒摆放到餐桌上。

  “谢谢。”金晨飞出于礼貌,回答了一句。

  冯岩峰打开红酒给每人到了一杯“现在,让我们祝我们的飞大少爷生日快乐!干杯~~~”

  “谢谢,谢谢大家让我获得这个大奖,我现在最想感谢我的爸妈,是他们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其次就是我的两位好基友......”

  “尼玛,你从小学开始玩起,现在都高三了,你玩不腻啊!”欧阳晨笑道”你们懂什么,这叫有童真。“”呵呵,还童真,都快变大叔了。”冯岩峰抿了口红酒道:“恩,入口香醇,酒的味道丝毫没有掩盖葡萄的香甜,好酒。”说完,将杯子里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呦呵,几时学会品酒了?”金晨飞吃了口牛排说道。

  ”跟我爸学的,说实话我就会这一句。“”......“”行了,快吃,等下还要去别的地方玩嘞。“”轰——“外面传出一阵巨大的响声,金晨飞顿了顿道:”不会真的掉这来了吧!“”谁知道,说不定是蓝翔的挖掘机来了。“欧阳晨吃了口牛排,笑道:”先出去看看吧!“说着,金晨飞便到前台付了钱,三人迅速来到了楼下。

  “这......是陨石?怎么还在发光啊?”金晨飞挤到人群中,陨石散发着暗红色的光芒仿佛用血液刚冲刷了一遍似的。冯岩峰道:”不要靠太近,这东西可是有辐射的。”他将金晨飞和欧阳晨向后拉了拉。人群中有几个人壮着胆子慢慢靠近了陨石,这时一个大汉开始嚷嚷了起来:“不就是块石头吗,都他娘的怕个屁啊!”说着,便快步走到陨石边,用手靠着陨石,道:“看看,没事吧,都胆子跟只耗子......”话还没说完,大汉便跪倒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吐出白沫,最后便倒地不起。“我靠,这就挂了,退后,退后。”金晨飞叫着:“小峰、阿晨快闪这东西有问题啊!”这时,那名大汉突然站了起来,这又吓了我们一跳,一个小伙子走过去问了句:“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大汉突然抓起他的右臂,咬了一口。“啊!好疼,你这人怎么这样!”小伙子怒道:“你看都出血了,真是没教养!”大汉猛的一抬头,他的脸色白的吓人,血红色的瞳孔射出阴冷的杀气,这时他一声怪叫,陨石的光芒开始越来越亮,被光芒照射到的人都开始跪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啊,好痛,好痛,我的头好痛。”金晨飞跪倒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金晨飞,你怎么了,你没......啊,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好痛!“欧阳晨也倒在了地上。”你们......好痛,好痛,快叫救护车!“冯岩峰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不一会,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嗷——“一阵长啸吸引了金晨飞的注意,:”那,那是,丧尸?“人群中间慢慢站起几个人,那几个人的目光和那名大汉一样,都散发着杀气,他们冲向周围的人,将他们扑倒在地,疯狂地撕咬着他们,不一会一个活生生的人只剩下了一堆白骨。金晨飞大惊,他忍着剧痛架起冯岩峰和欧阳晨就开始疯狂地跑。那几只丧尸丝毫没有注意他们,只是一口一口地吃着人肉。这时,他看见前面有一座破旧小瓦房,便一把冲了进去,然后开始了昏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砖石何老五说:

大家好,这时我的第一篇作品,如有文笔不好的地方请多多指教,还有,本人还是学生,不会经常更新,如有断更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