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你……什么意思?”吴杨超看了看老马,又看了看我。

  我知道,虽然吴杨超一个人再问,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我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攘外必先安内!你们问问他,此时此刻和我对话的到底是谁!”我冷眼看着老马朝众人道。

  一双双眼睛汇聚了过去,马赛克攥了攥拳头,肩膀不自然的痉挛了几下,转而朝牛奋道:“少爷,你看了吧?自古富贵路上无亲友啊,你我都追随着他,抛头颅洒热血,命都可以卖给他!可他呢,这才刚刚开始,就学会了弄权之术。不相信我!这人你辅佐吧,老子不陪他玩了!少爷,你要是还有一丁点老太爷子的英雄气概,就别在跟着这样一个小人卖命了!”

  马赛克说完,转身急匆匆要走!

  牛奋忧心忡忡,赶紧上前,一把拉住了马赛克,大声道:“老马,不可信口开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你等一等,我和卜爷说!”

  “懦夫!打狗还要看主人,他今天敢怀疑我,明天就敢算计你!”马赛克一副伤心的表情道:“少爷,你执意跟着他,那恕我不奉陪了!保重吧,我走了!”马赛克急匆匆手腕,一甩手,推开牛奋翻身便走……

  牛奋无奈,转而朝我道:“罗卜,你要是当我是兄弟,你就说个明白,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我不是怀疑,我是确定!”我淡淡道:“此时此刻和你说话的家伙,并非这皮囊的本尊!你让他走,我看他走的了吗!”

  说着话,马赛克疾身快行,奔着那云梯就冲了过去。

  不过,身子一纵,还没落地,就被一道无形的门挡住了,啪的一声,一道金光,将其打了回来!

  “我说了,鄙人不才,这一百年勉强有了一点点小收获,那就是能量结界,我任你三头六臂,也休想逃出去!”我不惜以股地看着“老马”,讥嘲道:“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在一开始就说要来十三层地狱吗?呵呵,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我需要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彻底的解决了你!”

  “少爷,少爷,你得帮我啊。”马赛克有些惊慌,朝牛奋大喊大叫道:“你总不忍心让他杀了我吧!他这是……这是卸磨杀驴,是祸起萧墙,是……”

  牛奋极其为难,痛苦不堪道:“老马,卜爷……你们……你们到底怎么了,说个明白不好吗?”

  “不用说明白,你马上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大喝一声,脚踏飞云,一个魂闪飞奔了过去!

  举手顿足之间,先是一阵风,平地卷了起来,吹的众人慌忙闭眼。同时,混乱之中,我手作金刚指,直奔马赛克膻中穴。

  “卜爷,你怎么可以下死手,膻中为心包之所在,你这一掌下去,非要他命不可!”关键时刻,主仆和兄弟的复杂感情还是让牛奋心中的天平倾向了马赛克,其纵身相拦,两手运气,死死将我的手克制住!

  “牛奋,你放手,我证明给你看,这厮乃是寄生者!”我喝道。

  牛奋摇头道:“罗卜,你不收手,我绝不松手。命只有一条,如果你的推断是错的,那他就死了!再说了,老马最近确实有些不对劲,可是他是不是老马我还不知道吗?天下还有谁比我了解他!”

  牛奋做出这样的反应,也在我意料之中,假若他无动于衷,那才出乎我的意料呢!

  “刘大进!”无奈,我只能朝刘大进一努嘴,让他将牛奋隔开。

  “卜爷,你三思后行啊!”刘大进虽然叮嘱了一声,可还是一如既往无理由地相信了我,双臂一挡,将牛奋拉到了一边!

  “假和尚,你放开我!”牛奋大喊道。

  刘大进愧疚道:“兄弟,你担待这点吧,我相信罗卜,他不会看走着眼的,你忍耐一下!”

  刘大进在阳间的修为和木头不相上下,远在牛奋之上,何况后来他修为了所有忿怒宗,如果说,马赛克的修为乃是入圣初期,牛奋的修为是入圣后期,那么刘大进的修为已然达到了半神之上。所以,任由牛奋挣扎,刘大进却之用两只手,便将其死死锁住了!

  “少爷,少爷!”马赛克见牛奋被控制住了,终于慌张起来,大喊大叫着一头往外撞去。不过,结果如旧,瞬间又被打了回来!

  踉跄之余,马赛克猛地从地上纵了起来,此时其已经双眼猩红,咆哮一声道:“罗卜,我和你拼了!”

  “你终于忍不住了?和我拼,你有什么资本?”

  我将周身所有的阴气凝聚在单拳之上,以这凝结了庞大气势佛手长击而去,顿时,金色的光芒遮天蔽日,只看见马赛克身形一闪,背部好像突兀出一张狗脸,嗷的一声长嚎,呼的一下,一股邪气喷了出来!

  “什么东西!”吴杨超几个顿时惊叫一声。怒火中烧的牛奋也冷静了下来,不再和刘大进挣扎,脱口道:“火怨狄?怎么,老马没将这贼胚降服吗?为什么之前我们没有发现?”

  火怨狄是我帮着马赛克消化掉的,所以我才自信马赛克没有问题,这也是我之前犯了轻信错误的原因。但是,当一向沉稳的马赛克忽然变了一个人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股隐藏的戾气,这是马赛克不具备的。所以,我断定,在离开我随着苍颜入阎罗城这段时间,有人将马赛克体内的火怨狄又给勾了出来,而且还和马赛克形成了一囊二魂的状态。因为这火怨狄本身已经是老马体内的一部分,他和马赛克的真魂交替现世,所以,马赛克自己都浑然不知自己有时是被取代的!

  为此,我曾亲自试验过,用是否下冥渊和是否烧幽闭洞问老马。那个时候的老马就变回了当初一样,思维敏捷,因果调理清楚。可是,没多久,他又变成了一个多嘴多舌、画蛇添足,且行为莽撞的样子!

  我心里十分清楚,这火怨狄到底是谁给重新勾出来的。所以,我不能言破,只能等待着机会,等到一个可以悄无声息将火怨狄彻底消化的机会!

  此刻,火怨狄穷途末路,这杂碎和我交过手,知道不敌,所以混乱之中以自己的愠怒邪气偷袭于我。不过,如同小巫见大巫一般,那邪气还没扑来,就被我的气旋狠狠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