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个好师傅了,开车也比较稳健,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班主任在学校附近出租的公寓。

  我来不及向出租车司机道谢就直接把班主任抱住下了车然后向班主任问道:几门栋,几楼班主任用手指了指在我们面前的门栋意思就是这层楼,然后小声告诉我说:他住在三楼,钥匙在他兜里。于是我看开小区的门栋进入了楼道里。

  我瞬间感到压力山大。他妈的居然不是电梯。要自己爬上去的那种楼梯。虽然说班主任也不重,但是一直抱着他爬到三楼着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是看着班主任还在轻微流血的脚,我又不忍心放他下来走。又但是如果要是中途我抱不动班主任的话,给他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哎呀,好纠结。

  你怎么不走了?班主任脸色有些泛红看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班主任开口说话的声音把拉回了现实。我…啊,这就走。算了,堵上我男人的尊严,我也要把班主任抱上去。

  我憋住了一口气,蹬蹬蹬使劲往上跑。吓得班主任啊的一声闭眼趴在我怀里。就在我到达班主任的屋前的时候,班主任还拍拍胸口自言自语的道:吓死我了,你跑那么快干嘛,跟飞了一样。班主任轻轻的拍了我一下然后说道。那模样可爱急了。

  但是到了屋子门前的时候我尴尬了,班主任说他钥匙揣在兜里,可是她穿的是小短裙上衣是一间职业衬衫装。如果钥匙是在兜里,那肯定是在上衣兜里,上衣哪有兜?只有胸口那里有,于是我不知所措,挠挠头说:老板,那个钥匙还是你给我掏出来,交给我吧,我自己去拿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班主任掩嘴呵呵一笑:说:小屁孩,有色心没色胆,然后他居然从她的包里掏出房门钥匙。

  我靠,这?难倒班主任在耍我?还是故意想让我摸她胸部。我冥思苦想。

  班主任看到我这样又笑着说道:是不是很好奇?我钥匙明明在包里却告诉你说在我兜里呢?

  我嗯了一声应道。

  其实啊,我是在试探你的。想看看你这小子会不会趁我受伤想起什么念头。

  啊,老师,我哪敢啊。你是我老师,哪会占你便宜,我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回答道。

  好了,好了。算你是好人,不过啊,话又说回来,如果你刚才想占我便宜,我会毫不犹豫的打你一顿的。班主任扬起他的拳头对我说道。

  我草,还好我没中班主任的计,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心里暗暗想着。

  好了,咱们进屋子去说吧,总站在门口像什么样子,你还这么抱着我,别在让邻居看到了在误会什么了,说我养个小白脸,呵呵。班主任似乎心情大好,还跟我开起了玩笑,这让我受宠若惊。

  嗯哪,也好,我接过班主任交给我的钥匙,拧开了门,把班主任抱进去放在了沙发上。老师,我来帮你上药吧,你自己肯定不好弄的。

  班主任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然后告诉我一些居家常用的医疗用品在电视柜里让我自己去找。自己拿起了在沙发跟前的茶几倒了一杯茶。

  我跑到电视柜跟前左翻右翻,终于找到了纱布,酒精,消毒水之类的东西,然后坐在班主任旁边说:老师,我开始上药了,可能酒精这东西洒在伤口上会很疼的,你忍着点吧。

  +D看¤正:版“v章Vn节c上酷*M匠)网

  班主任点头嗯了一声。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先用棉球沾了少许的消毒水先班主任脚上的伤口轻轻的擦拭着,边擦着边关心的问着班主任疼不疼。

  只见班主任疼得脑袋直冒出冷汗,还强装着摇摇头说不疼。班主任这样直接给我心疼的够呛,赶紧抓住了他的脚一直吹气说,没事,吹吹就不疼了,吹吹就不疼了。

  班主任赶紧把脚抽了回去说,别这样,我好怕痒。

  可是班主任疼成这样没法在上药,因为我心太软了,一看见他疼的痛苦的样子我就不忍心在涂消毒水了。他又执意不去医院。而且这伤口必须马上处理,要不等着伤口感染了就更麻烦了。

  班主任冷哼了一声道:看看你,还是男子汉呢,连给别人上个药都不敢。还是我自己来吧。班主任三下五除二的也不管消不消毒,疼不疼的,直接就把纱布给缠起来了。缠完以后还教导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以后做事利利索索的。别磨磨唧唧跟个女人似得。

  我靠,我心疼你我还有错了,我心里暗自想着,但是嘴上却说:知道了老师。

  班主任随后又死盯着我说:把衣服脱了。

  啊,我听到班主任说这话不由的一愣,他让我脱衣服干嘛,莫非她要强奸我。那我到底是脱还是不脱呢,如果脱得话是不是很没面子,明明是应该我强奸她啊,那如果不脱的话会不会惹班主任生气,惹班主任生气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到底是脱还是不脱啊,我又陷入了一个纠结的问题。

  你在那傻愣着干嘛呢,我看你也受伤了,赶紧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涂点红花油,后背你自己涂不上。

  我暗自舒了口气。哦,原来是想多了,她只是想帮我上药不是想强奸我啊,可是为什么我会有些失落呢。

  班主任的命令我自然是不敢违抗,三下五除二就把上衣拖了个遍,班主任看着我后背全是红彤彤的淤血伤口,心里不由的一惊,小声说:没想到他们下手这么黑,我应该早就出手,狠狠的教训下他们。然后轻轻的抚摸着我后背问我疼不疼啊。

  感受着班主任那软若无骨的小手,自然是舒服极了,这时候什么伤啊,疼不疼啊的全都忘记了。于是我转头对班主任说道:不疼,老师,你就放心涂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