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看周围大部分人已经被制服在地下了,只有龙哥和我孤军奋战着。我胡乱挥舞着砍刀大喊道:都别打了,今天的事情主要在于我,我是带头的人,你们别找打我兄弟了,我自己承担责任。

  赵大力在后面冷笑了一声道:哼,都住手吧,都是小孩子,再打就出人命了不好。把刚才说话那小子带走就行了。

  赵大力说完他的手下全都停手了,但还是把我们包围了起来。

  那行,我和你们走,但是你别在动我兄弟了。要不然我们就拼了,反正刀子不长眼睛。我恶狠狠对着赵大力说道。

  好,只要你跟我们走,我绝对不动其他人了,我赵大力说话算话。赵大力瞬时点了一支烟那在手里说道。

  你干嘛啊你,你傻啊,跟他们走你就死定了,我杨宇龙贱命一条大不了咱们就和他们拼了,杨宇龙紧紧拽着我不让我走。对啊,峰哥,你不能走的。趴在地上的李成也抬起头说道。

  我把杨宇龙拽着我的手打掉说道:咱们拼不过他们的,带走我一个人已经是最好的打算了,龙哥等会我走了以后你带着李成他们去医院包扎一下,蒋君昊那里有钱。还有,如果我今天回不来了,李成你替我告诉彭莹一声,说声对不起。我眼色黯淡道。

  杨宇龙又一把拉住我说道:今天我就是死了,也不能让你走,你一个去明明是去送死去,我们这么多人,还是有机会的。我就不信他们不怕刀子。来啊,你们来啊,杨宇龙瞪圆了眼睛举起砍刀对着周围人喊道。

  没用的,他们也有难处,别为难别人了,咱们人哪能多的过他们啊。大家还全受伤了,别拉我了,龙哥,放心吧,我没事的。我用力掰开了龙哥拉着我的手。

  擦你妈的,还有完没完啊,那小子自己走过来把自己绑上,别等到我出手,白令一把扒开周围的人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白令那嚣张的面孔对他说道:走吧,我和你们走。说完就往前面走去。

  刚没走几步。就感觉屁股一麻,白令用他的脚在我的屁股后面踹了一脚,看到我回头看他,白令裂开嘴得意的笑了笑说:看什么看,快走吧,等会有的是你受的。

  他们一行人就这样拉着我走出了胡同,我一边走,一边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开始寻找逃跑的机会,但是太难了,他们有大概二十多个人,而且把我夹在中间,而且我的刀也被他们收走了,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跑。

  走出胡同我看见一个金杯面包,赵大力在我脸上扇了一巴掌对我说道:上车。别跟我俩耍什么花招,要不然一会儿要你小命。他们让我坐在了金杯面包中间,后面有白令和两个人,我的身边也有两个人,然后就是一个农民工司机和赵大力坐在副驾驶。

  我被夹在中间,根本不能动换,而且手还被绑了起来。白令时不时还在脑袋上拍打几下,我回头看他他就冲我坏笑。也可能是故意欺负我玩。

  车子一直颠簸着,我的心里也一直煎熬着,看车子走的方向,是开往郊区的,我瞬间明白咋回事了,可能是他们想把我拉到郊区然后弄我。

  ;酷AO匠网唯一A正q(版“,其2n他(都=#是0P盗#版

  车子过了大桥后,我更加确定我心里的想法,心里更加焦急了起来,但是根本不知道怎么逃跑,我闭上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在家过的不知道好不好,有没有很担心我,然后我又想到了彭莹,没想到昨天还在一起,今天没准就要人鬼殊途了。就当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忽然从金杯面包车旁边窜出了一辆车子。我还没反映过来,只见那车子直接横在了马路中间,瞬间把金杯面包给挡住了。司机赶紧踩了个急撒。坐在前面正在打瞌睡的赵大力似乎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大骂司机道:擦你妈的,你怎么开的车子,都他妈给我弄醒了。那人很无辜的指了指前面的车子道:老板,是他们把我们挡住了,我也不能撞过去啊。

  赵大力皱了皱眉头问道我:你小子还他妈找帮手了?我看着赵大力摇摇头道:我哪知道咋回事,人不是我叫来的,哈哈没准是你坏事做的太多了,自己惹到了什么仇家都不知道。我去你妈的,赵大力扇了我一巴掌对我说道: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许出声,我这就下去看看。然后又不放心的看了看白令对他说道:看好这小子,鬼精的很,别让他跑了。

  白令抽着香烟拍了拍胸脯:放心吧,姐夫。

  赵大力指了指我旁边夹着我的两个人说道:跟我一起下去,我到看看谁他妈敢拦我赵大力。

  只见赵大力下车后一把拉开面前那车子的门,然后就见一个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赵大力的头,赵大力立马举起了双手说道: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兄弟,兄弟是要钱还是要命。

  只见那人身穿着黑色西服,带着白手套,脸上又用墨镜遮住了眼睛。依旧举着枪冷冰冰的对赵大力说道:钱和命我都不要,我要人。

  赵大力脸色煞白,汗水从他头上渗出颤颤巍巍的说道:请问兄弟要谁,只要在我这里我都交给你。

  黑色西服的人张嘴说道:就是你车里绑架的那小子,你动不起,劝你赶紧把他交给我。

  白令见赵大力被枪口指着赶紧也下车道:我是龙虎帮白令,敢问这位兄台在哪里混饭?白令见时机不妙赶紧道出了龙虎帮的名头,希望能吓住那人放了赵大力。

  只见那人呵呵一笑道:龙虎帮是个什么玩意儿,赶紧把车子里的人放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白令不知所措的看了看赵大力,只见赵大力举着手冲着白令骂道:你他妈杵着干嘛呢,还不把人带出来交给他,想他妈让我死啊。

  白令连忙道了三声好,赶紧就去车里把我拉了出来对黑色西服男子说道:我把他放了你就放了我姐夫是吧。

  黑衣男子不耐烦的说道:废话,我要想要你们命还跟你们啰嗦这么半天,赶紧把他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