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们焦急的等待着大军回来的时候,忽然龙哥出租屋的院子门被打开了。正是我们的兄弟大军。

  大家一窝蜂的跑到大军面前:怎么样了,大军,没事吧。受伤了没?众人七嘴八舌的问着大军。只见大军挠挠脑袋说道:不知道怎么的,那群人就散了。我见机赶紧跑回来了。是不是给大家添麻烦了大军感到很不好意思。

  我拍了拍大军的肩膀对他说道:你没被他们抓去就好,你可不知道都快要给我们急死了。大军呵呵的憨笑了下。

  哈哈,既然大军没事,那咱们今天也算是计划成功了。反正也教训赵大力一顿,虽然有些小插曲但是结局还是好的。我提议今天晚上咱们喝顿庆功酒。李成见大军没事也是无比高兴。

  我怕现在去饭店吃饭在被赵大力等人发现了于是摇摇头道:咱们现在不能出去,先躲一晚上吧。叫个人去小店买点酒菜先在龙哥家对付一晚上吧,等明天风波过去了咱们在好好的喝。

  李成点了点头似乎也同意我的做法对蒋君昊说道:君昊,快,你是咱们团队的财神爷,快给我点钱,我去买点酒菜吧。我们的钱一般都放在蒋君昊那里,主要是蒋君昊这人没什么坏毛病,一不赌二不色三不好酒。万一放在李成那里估计几天就让他败坏光了。

  蒋君昊可能还记恨着刚才李成冲他发火说道:呵呵,现在不冲我叫唤了,知道有求于我了吧。边说着边掏出钱交给李成。

  李成收到钱以后对大家说道:我这就去买东西。你们几位爷先进屋歇着吧。等兄弟凯旋的好消息吧。

  李成说完一蹦一跳的离开了院子。我们众人也忘记了也没有刚才的紧张感,提议进屋打回牌顺便等李成回来。

  /x酷mV匠网◇永$久Z免#+费:)看9小-说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李成前脚刚出去,后脚赶紧又进来了,并且神色慌张。

  怎么了?我见李成的举动反常赶紧问道。

  赵…赵大力带人杀过来了。李成磕磕巴巴的回答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点。蒋君昊皱着眉头问道李成。

  李成一五一十的道来:我刚出去准备去买东西,就听见胡同有很多脚步声音。我感觉到事情不对,赶紧靠着房子躲了起来,隐约听到有人说力哥,我就见那小憋崽子往这边跑去了。然后听到赵大力的声音叫他们把这个地方搜个遍。我见情况不妙,赶紧跑回来找你们商议来了。

  呵呵,好毒啊,蒋君昊皱着眉头说到: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要放大军走,而是放长线钓大鱼,好把咱们一网打尽。赵大力,看来咱们还是小瞧了他。

  怎么办,哎,是我害了大家啊。我要事不回来可能他们根本抓不到咱们,大军唉声叹气的说道。

  杨宇龙拍了拍大军的肩膀,然后走到屋子了取了把砍刀,紧紧的握在手里对大家说道:今天的事情全是兄弟们帮我杨宇龙一人出头,放心,等会我会独自揽下,你们就说是我强迫你们去帮我的就行。我他妈今天和赵大力那个狗杂种拼了。

  龙哥,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还有没有刀,给我一把,算我一个我也和他拼了。一直没发表什么意见的张明轩说道。张明轩就是这样的人,平常给人的感觉是一只温顺的羔羊,但是但凡有什么事情惹到他或者是他的兄弟,他就会变成一直狼,一直嗷嗷叫的狼,这也是我事后才发现的。

  对啊,龙哥,兄弟有难一起承当。算上我李成一个,也借我把刀。我看今天赵大力他有多能耐。

  是啊,龙哥,也算我一个吧,蒋君昊,大军也纷纷说道。

  杨宇龙见大家士气高涨,又回屋了取了五把刀,分给我们一人一把。

  分完刀后,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叫骂声音,:小逼崽子们,你们可让我好找啊,还他妈冒充杀手想搞我。也不向道上打听打听我赵大力是什么人物。骂着骂着一脚踢开了院子门。

  赵大力只见我把刀抗在肩膀上。在大门口的一张木凳子上面坐了下来。我指着这群赵大力带来的农民工大声说,今天这事儿。我是和赵大力的私人恩怨,和你们无关,全因赵大力拖欠我哥哥的钱不还,我哥哥去找他要,还打伤了我哥的父亲,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想教训赵大力一番的。事情也和你们无关,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都是外出打工的,我也不想把你们怎么样。你们都闪开点,靠边站。我不会动你们的,但是你们如果哪个人想帮赵大力,和他一起挨打,那对不起,刀剑无眼,伤到了你们我可不管。

  我这么一说,赵大力带来的那群人都抬起了头互相看了看。可能是有些人真不想管赵大力这破事。但是大概过了十秒后,一个尖嘴猴腮长的很难看的人说道:妈的,一群毛都没张齐的小孩那把破刀就给你们吓住了?你们还想不想在工地干了?如果想的话就帮我姐夫灭掉那群小逼。然后我姐夫也会把工钱给你结了。那个尖嘴猴腮的人叫白令,是赵大力的小舅子,也是道上的小混混,但凡赵大力有什么事都是去找他来解决,这些年跟着赵大力干了不少缺德事,杨宇龙走到我的跟前对我悄悄说道。

  白令说完这话好像正是给这群农民工希望,这些人出门在外赚几个钱不容易,听白令这意思好像是教训我们一顿就可以给他们发钱了。这些人自然跃跃欲试,于是纷纷将我们围城一圈。

  这群人常年在工地上干活,自然是长的健壮,凭我们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尽管他们是钢管我们是砍刀。

  但是如今只有破釜沉舟了,不能等他们先上了,我们只有几人齐心杀出一条出路好逃跑,于是我站起来手握着砍刀对大家说道:不要恋战,杀出一条血路。

  我没想这么多,挥舞着看到就朝离我眼前最近的人砍去。那人连忙用钢管防御住,当的一声,刀和钢管拼在一起,好像都冒出火星了。但是周围人太多了。不一会儿我的后背就结结实实的中了一棒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