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行人逛来逛去,彭莹看到哪个喜欢二话不说就买,不一会我和刘晨手上已经大包小包了。当然只有彭莹买,青青应该也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她看中了一件连衣裙,试穿的时候很好看,但是看到了价格他还是犹犹豫豫的不准备买了,导购小姐看到青青这样扭扭捏捏自然是不高兴小声的窃窃私语:哼没钱买衣服还来逛商场,磨磨唧唧耽误我这么长时间。”

  听到这话刘晨当然是不高兴,立马反驳道:你说什么呢,我他妈爱买不买关你屁事。

  青青看到刘晨这样赶紧拉了拉他说:没事,反正我也不喜欢这件衣服,不买了不买了,咱们走吧。听到青青这话刘晨感觉青青受了天大的委屈,大声对那导购小姐喊:你把你们经理叫过来,赶紧的。导购小姐冷笑一声:哼,不买就别在这装大款,整个一个小痞子,保安,保安,这里有人闹事。

  然后就看见两个保安向我们走过来,对我们不客气的说道: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

  这时彭莹颇有风范的走了过来对他们说道:请你们把这里的经理叫过来,我有事情需要投诉。保安这下也犯难了,纷纷瞅着导购小姐。因为我们吵闹周围也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中国人爱凑热闹的习惯自古不变。事情一大自然就应该有人解决,只见一人身穿正装,微笑的向我们走了过来,谦逊的对我们鞠了一躬说道:你好,我们这是的大堂经理请问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助你们吗?

  i`最a_新V章\节O上9@酷匠)l网

  导购小姐见大堂经理过来立马走到他身边上前搂住胳膊用她嗲嗲的声音对大堂经理说:徐哥,他们买不起衣服还来凶我,我叫保安赶他们走,谁知道他们非要叫你过来。

  大堂经理听到这话苦笑的摇摇头好像对这事已经习以为常了,我原以为他会过来道歉呢,可谁知他却走过来对我们冷冷的说道:请你们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们。彭莹笑眯眯的看着大堂经理就是导购小姐口中的徐哥对他说:怎么,你和她有一腿?徐哥听到这话态度立马变了:识相的话赶紧走,别逼我叫保安赶你们走。

  彭莹也不惧怕他,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他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张叔叔,我是彭莹啊,那个中心大厦是不是你负责的啊,我在这里买东西,他们居然不让我买还扬言要赶我走,这不,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只好给你打电话了。打完电话彭莹又对徐哥说:请给我们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后自然有人解决事情。

  徐哥自然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怎么能被一个电话吓到呢,轻蔑的对我们说道:我很忙,但是五分钟的时间还是能等呢,五分钟后你们找的人如果还没到的话,那么我知道叫保安把你们轰出去了。说完搂着导购小姐两人有说有笑的。

  不一会,就见一个中年人从楼上走下来,徐哥见到那人立马放开了导购小姐,恭恭敬敬的称呼那人为张总,结果张总理都没理他,走到彭莹身边,眼神里充满关爱,说道:侄女,怎么过来了也不和张叔叔说呢,张叔叔亲自带你逛啊。然后眼神又转到了刘晨身上:哎呀,小晨也过来了。你也不给张叔叔打电话了是吧。彭莹怕那个张叔叔叙旧叙个没完赶紧对他说:“这不是怕您忙啊,要不是我们在这里遇到了麻烦,他们非要赶我走,我也不能给你打电话啊。”张叔脸色一变,他自然猜到了肯定就是徐哥的问题,冲着徐哥问道:怎么回事?徐哥吓的冷汗都出来了:张总,我……我不知道他们认识您,要是知道我哪敢撵他们啊。徐哥貌似都要哭了。我是问你怎么回事,张总声音提高一倍之多。徐哥见张总发怒赶紧把导购小姐供出来了:“是她,是她叫的保安说他们买不起东西非要让我轰他们走,张总我也是为了维护咱们商场的形象,他们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啊。”张总毫无征兆的扬手给里徐哥一耳光,冷冷的对他们说道:你们明白不用来上班了,一会去财务领下你们这几天的工资吧。快滚”徐哥听到张总这话又给了导购小姐一耳光:他妈的,全是你害的,现在可好老子没工作了。你个婊子。导购小姐挨了一巴掌之后红着眼睛哭了起来。保安见这时候正是他们立功的时刻,赶紧他们拉出了商场外。

  解决完事情的张总笑眯眯的对彭莹说道:侄女啊,今天不好意思啊,张叔管教无方,为了赔罪你们今天的消费全算我的,今天张叔叔请你们。小王,过来陪他们逛着。”张总又叫了一个导购小姐陪我们逛,然后就说有事情忙就上楼了。

  彭莹听到张总请客这回更放肆了,见一个买一个,她自己是高兴了,可累惨了我和刘晨一趟一趟往车子里送衣服,这一逛逛到了下午四点钟。刘晨可能实在是受不了了:“姐姐,我的好姐姐,你别买了,咱们车子都快放不下了,差不多咱们就走吧。”彭莹看了看手表:呀,都四点了,逛街真浪费时间,好吧咱们走吧为了犒劳你们今天帮我拎东西,我来请你们吃饭。我们三人听到彭莹这话仿佛是听到了世上最美妙的音乐一样赶紧往车上跑去。

  晚上我们吃饭的是一家农家乐,由于下午实在是太累了,我们匆匆吃完了饭我就赶紧让刘晨送我回家了。

  走进家门,爸妈见我大包小包的衣服顿时不乐意起来。“龙峰,咱家钱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一下子买这么多衣服干嘛。

  我想了想对他们说道:没事,你儿媳妇送的,由于下午逛街的时候彭莹还不忘记给我爸爸妈妈买件衣服,我赶紧找出来让他们试试合身不合身。”

  妈妈只是表面上说说我:“你这孩子小小年纪处什么对象。”但是穿上彭莹送的衣服笑的都要合不拢嘴了。爸爸还是那样严肃的脸色,仿佛一点不惊讶一样。当然我对我爸爸这样已经习以为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