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下午的军训大家都累的跟傻逼一样消停的回寝室休息,大概到了晚上七点多钟左右,寝室的门被推开了,见军哥拎着两棒啤酒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李成还以为他是要来为中午打猴子的事情算账,一下就从床上坐起来问道:你怎么的,是要来算账吗?

  气氛一下紧张起来,只见军哥笑着对李成说:放松点,哥们,我只是来应你大哥的约定来喝酒来的,这不,酒我都买好了,咋的不欢迎。?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哈哈我笑着起来迎接军哥,并给李成一个暴栗说:就你脾气大不搞清楚咋回事就冲。

  李成也笑着摸了摸脑袋对着军哥致歉,不好意思啊,哥们,我还以为你是来打架的呢呵呵。

  “军哥来咱寝室喝酒怎么能让人家自己带酒呢?小眼镜我给你钱,你下去买点鸡爪子鸡脖子花生米,在买点啤酒。”蒋君昊边说着边掏出了自己的腰包要给小眼镜钱。

  “君昊哥,你这样就外道了,昨天就是你请客,今天我来吧”小眼镜豪爽的回答着蒋君昊。并穿衣下去买酒去了。

  不一会儿小眼镜搬着一箱啤酒加一些零食走了进来,我赶紧叫军哥入座。

  我拿牙把一瓶啤酒起开并站起来说:来,兄弟们,我这第一杯敬你们大家,多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当然也感谢军哥中午给我一丝薄面,不多说了,大家大口喝!”

  众人齐喊:“干”寝室里想起一片碰撞声。

  军哥,又站起来举着啤酒说:“那个,我先介绍下自己吧,我叫张鹏军,你们以后别一口一个军哥军哥叫着了,叫我大军吧,军哥都给我叫老了,哈哈”于是我们又个大军喝上了。

  众人你说一句,他说一句,鸡爪子什么都没怎么动,大家好像已经喝尽兴了。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对大军说起了我和姜鹏王章之间的恩怨,大军听完我把王章扎了一刀对我甚是佩服。对我说道:峰哥敢一人面对这么多人毫不惧色,还直接给王章一刀,我就佩服你这样的人。

  峰哥恕我直言,咱们学校风起云涌王章也只不过是个小角色,如果你被这种困难就难倒了,那我想今天咱们在一起喝酒毫无意义。如果我是你的话,就建立更大的势力,加入更多的兄弟,等王章出院直接给他一击响亮的耳光。

  我何尝不想呢,只是没这个机会啊,我对大军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军说:既然你有这么想法就应该去做,峰哥我大军支持你,我咋地来说在班里也有几个打架能上手的兄弟,再加上你这寝室的哥几个,咱们何惧王章?

  “你愿意帮我?”我疑问的问着大军。

  当然峰哥,但我不能跟你,就算我跟你我手底下那几个兄弟也不高兴的,你一定要做出一定的成绩让我们看看,这样手底下兄弟也会服气的。

  “哈哈,这不就是个机会吗?王章在学校也小有名气,咱们一次给他制服,这样咱们的名气也打出来了。峰哥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立棍了。”蒋君昊为我分析道。

  ,n更新R。最4快of上_$酷匠@网。#

  那好,就这么干,我的血液仿佛燃烧了起来。

  蒋君昊又豪爽的站起来说:那我们共同在喝一杯,敬峰哥,愿峰哥带领我们统一整个校园。众人一听,都站起来说:敬峰哥,统一南园。我只是摆手笑笑说:“以后还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成就是靠大家创造出来的,缺了我们哥几个谁都不行。”

  那天晚上大概喝了多些已经记不得了,早上醒来一看小眼镜在我床底下睡的,昨天还吵嘴的李成和大军睡在了一个床上,其他人也都东倒西歪的不成样子。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表,我草,已经迟到了一个多小时了,赶忙叫醒大家。

  毫无疑问我们肯定是被惩罚了,我们班其他人都在学唱军歌,教官却让我们六个围着操场跑步,他妹的,大夏天跑步他想玩死谁啊。跑了一圈后大家实在都跑不动了,于是都气喘吁吁的去像教官认错。

  教官见已经惩罚我们了叫我们入列去学唱军歌“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只绿花。”直到现在我听到这句歌词还是会忍不住流下眼泪,我的兄弟你们此时还好吗,是不是还能记得我呢。

  刘晨好像看上了六班的一个小姑娘,每当休息的时候总是跑去人家六班的方阵去和那女孩闲聊。

  于是我也跑到彭莹身边和她有一嘴无一嘴的闲聊着:看,你表弟好像去泡妞了,等着给你带回来个弟媳妇。

  哼,我才不管他呢,他爱泡谁泡谁,反正谁也不能阻挡我欺负他,彭莹露出他那一对可爱的小虎牙笑着回答我。

  对了,你上午为啥迟到啊,彭莹好像对我迟到很好奇。

  我…昨天晚上喝多了,早上没起来。我回答着彭莹。

  彭莹皱了皱眉对我说道:“以后别喝那么些酒了,对身体不好。刚才罚跑圈累不累啊,说着彭莹扬起了手帮我擦了擦鬓角的汗珠。

  我受宠若惊,小声的问着她:“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彭莹小脸一红说着:“你自己猜吧,不理你了。”说着就把头一转不理我了。

  很少有跟女孩交往经验的我一下子就蒙了“他让我猜是啥意思啊”我认真的思索着也没理彭莹。

  “你,生气了?为啥不理我了?”彭莹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胳膊对我说。

  明明是你先不理我的好不好,我回答着彭莹。

  然后就见刘晨一步三蹦的跳到我俩跟前,对彭莹说:姐,你们这是干嘛呢啊。刘晨貌似心情很好。

  你搞定你那个小女朋友了?彭莹反问着刘晨。

  “快了快了,你们情况怎么样啊,姐,姐夫?”

  姐夫个屁,跟个木头似的快气死我了,彭莹说完不理我俩就走了。

  姐夫,你们这是咋了,刘晨挠挠头问着我。

  我好像很无辜的和刘晨说道:刚才我和你姐在这坐着着,她给我擦汗,然后我问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她说你猜呗,然后就不理我了。之后我就蒙了也不理她了,再然后她就生气了还说我是木头。我也挠了挠头表示很无奈。

  “靠,你没泡过妞啊,我姐说的没错你真是个木头。算了算了改天我教教你一些泡妞秘籍然后赶紧让你把我姐拿下好解脱了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