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吃着蒋君昊带回来的饭菜,一会儿我们寝室的小眼镜一脸的沮丧走了进来。

  更.N新s“最快Af上u酷匠网p%

  怎么了?我问道。

  “刚才碰到一个王章的小弟了,他让我转告给咱们寝室的人,等到王章出院之时就是咱们的死期。”

  王章肯定誓不罢休的,他这人心眼很小,有仇必报,咱们看来得想想办法去应对他。张明轩思索着说。

  我慢慢的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自己怎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只有自己比别人强,怎样才能比别人强?那就得够狠,我已经都有寝室这么多人支持我,我未必要怕王章。我决定建立自己的势力。于是对他大家说:既然咱们已经和王章结仇,咱们就应该勇敢的面对,而不是逃避,我们越逃避就让王章误以为咱们怕他,他的那个小弟不是来警告咱们吗?咱就拿他开刀,小眼镜你知道那小子叫什么吗,在哪个寝室?

  “早就打听好了,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打听到他在四楼的第一个寝室,平常啥也不是,就会在王章屁股后面转悠。”小眼镜回话道走,我们去打那小逼,还敢来警告咱们。李成火爆脾气一下就上来了,马上就准备冲上四楼和王章小弟一决生死。

  只见蒋君昊拉了拉李成,又照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带领大家,看来我已经成为我们寝室的核心了。

  于是我们寝室六人浩浩荡荡的就杀到了四楼,门被李成一脚踹开,见四楼寝室里面的人都在叼着小烟打牌,一个挺壮的人看见我们踢门,脸色有些不悦,走过来对我们说道:哥几个?怎么的,为何来踹我们寝?

  李成丝毫不惧那壮汉对他说着:你们寝室有个小逼今天来警告我们小心点,我们来问问情况,李成脖子一扬带着一丝挑衅的语气蒋君昊怕把事情闹大,拉了拉李成,对那人说:不好意思啊兄弟你们寝室是不是有个王章的小弟?昨天我大哥把王章给打了,今天那小子还不知好歹的来警告我大哥说让他小心点,王章出院就是我们死期,我们特地来问问那小子怎么个情况。”蒋君昊一看就是以前总混,说话十分圆滑。

  那壮汉笑了笑对里面的一个长相像个猴子一样的男生说:“呵呵,猴子,我都告诉过你了别总和王章在一块扯那些没有用的,现在好了吧人家都找上门了,你去和他解决一下吧。”

  那个被称作猴子的男生好像和害怕,对那壮汉说:军哥,我不出去,他们肯定要打我的,你帮帮我吧。

  废物,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担,壮汉好想发火了,拽着猴子的衣领拖到了门口,并对我说:兄弟交给你了,狠点打,给他点教训。

  于是我对壮汉说:军哥,今天抱歉来踹你们寝室门了,实在是这小子太混蛋了,改日你去楼下三零六寝室,我安排你喝酒。

  好的,改日一定去,军哥友好的和我握了下手就把门关上了。

  猴子知道他一会肯定是要挨顿揍,一脸沮丧对我说着:我错了,我下回再也不敢了,你们能不能轻点揍我。

  “哼,少废话,给他拉去水房。”我说完这话就见李成把猴子拖进了水房,并把水房反锁了上。

  我身体里的血仿佛燃烧起来,走到那人身前,毫不留情的一拳打在他脸上。

  猴子看说软话肯定是不行了,居然还敢吓唬我们,说:嗯,兄弟这一拳我记住了,等着章哥回来……。”

  章你妈了个逼,蒋君昊在一边好像憋了很久,见猴子还这么猖狂,骂了一句,一脚踢在猴子小腹上,那人弯腰退步数步,扶着水池蹲了下去。

  “哥几个,上。”剩下的人好像都等着我发号施令一般,听到我说完这话,立马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直奔猴子就踹去。

  小眼镜还边打边说:擦你妈的,跟王章了不起?叫你吓唬我,还他妈叫我警告我大哥,我揍死你,你妈的。小眼镜好像暴走了一样,一脚比一脚用力。

  一会儿,我看打的差不多了,怕在给猴子打进医院,赶紧让他们住手了。然后我走到猴子身边,用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脸说:“回去告诉王章,我不怕他,他出院不来找我就是我孙子。”完这话我也不管猴子死活带着哥几个头也不回的走了。

  “打人原来这么爽。”小眼镜笑呵呵的一副不怕事大的说着。

  以后跟着峰哥有的是让你爽的,李成也皮笑肉不笑的回答着小眼镜。

  但是我却不像他们这么高兴,王章肯定是要报复我们的,现在以我们的势力无法和他匹敌。蒋君昊看出了我的忧虑,拍了拍我说:没事,顺其自然吧,咱们现在主要的目的就是尽快的结交朋友,或者赶紧在加入一些兄弟,王章离出院还有好几天的时间这就是咱们的优势。蒋君昊为我分析着。

  一中午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下午由于大家还得军训,早早的就去操场站好队了。我知道我下午再不去教官肯定不能给我好脸色,也是我也照常和大家一样下楼去军训了。

  还是那个冷酷并面无表情的教官,见我过来瞪了我一眼然后就走到方阵前对大家说道:下午的课程是站军姿,大家立正站好,队列中不许交头接耳。”

  于是大家都傻逼呵呵的在站在炎炎烈日下暴晒着。

  站了能有五分钟就看见从远处看见刘晨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嬉皮笑脸的和教官说:报告教官,我迟到了。”为什么迟到?教官对刘晨说。

  上午你踹的我太疼了,我中午去医院上药去了刘晨回答道。

  “入列,下不为例。”

  大家站了能有十分钟,纷纷承受不住了,请求教官叫大家休息一下,教官也挺通情达理的让我们原地在草地上坐下。

  阳光照耀在彭莹脸上,将她的脸映射的红彤彤的,鬓角上有一丝汗珠,她随手抹去,我不禁痴痴的看着彭莹对她说:“你好美。”

  谁知一像大胆的彭莹这次居然害羞了起来对我小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呢,不理你了。”然后就跑到了后面和班级女孩闲聊了起来。

  看到她这样反常我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