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主管是个很热情的人,当然,只是针对她的朋友和认可的人。我和她很投缘,见我没有对象,就一直帮我张罗着这事情,她给我物色了一个人,就是凌明明。

  凌明明长得不算标准的美人,但是很耐看,在马主管的撮合下,制造了一系列的巧合--在她看来,两个得力的助手走一块,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而且,曾经,我们走的很近,仅仅是很近而已。

  更老的剧情,她很像我以前暗恋过的同学。

  她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被正义说了几句,很苦恼,直嚷嚷不干了,反反复复好几次,闹得一家人都知道。就这样,我改变了对她的根本看法:是个不会坚持太久的人。

  简单的生活还在继续着,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工作的时候,和武老板说说话,偷个懒,很是自在。这天中午,倒是不见了武老板,一瞅,原来武老板在专心伺候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只顾吃饭,看都不看武老板一眼。我走过去,冲着武老板喊,你的区域垃圾多了,去看下吧。因为现在我的级别是半个主管,所以,武老板还是需要听我话的。

  武老板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那个中年人骂上了,艹你妈,就知道吩咐人,你自己不会干吗?就他妈懒!

  我当时就愣住了,眼睛看着他们两个;武老板好像也不知道他突然会插话。看什么看,还不去干活去!中年人又甩了一句。

  我怒火中烧,艹你大爷的,管你啥事,刚要发话,武老板立刻拉着我走了。伯爵吴,告诉你,别惹他,他叫王广州,是这里混社会的前几天刚把客房的服务员给打了。

  妈的,混社会的了不起啊,有本事挑公安局去!在这里装什么13?

  行了,你小声点,让他听见了,你就走不出扬城了!武老板把我拉进了仓库。

  在他让我走不出扬城前,我要先解决他!再说,现在法律这么健全,他不敢这么做。说这话的时候,我承认我幼稚了。

  那个,马四是谁?

  马四?恩,是扬城混社会的老大,估计整个扬城没有比他厉害的。怎么,你别说你惹着他了哈,武老板紧张地说。

  额,这么厉害?我喃喃道。

  正在这时,马主管推开了仓库门口,脸色很难看地说,吴,你出来一下。

  怎么了,我问道。

  刚刚你和王总闹别扭了?

  王总?我疑问道。

  就是王广州,你刚刚和他吵了?

  没有,我说道。

  他要你过去收拾一下桌面,你小心点,别惹他了。

  额,好吧。

  到了他的桌前,我调整了心情,迎了个笑脸,王总,让您久等了,您现在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王广州看都没看我,去,给我端个辣子鸡来。

  端了辣子鸡,又要啤酒,小咸菜,反正很详细,我跑了大概四五趟,然后又小心把桌面的垃圾收拾了一下,他满意地点点头,小伙子,以后说话客气点,不要太冲,你以为你是哪根葱,格外绿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刺耳,真想上去扇她两巴掌,心中问候他家所有女性之后,李总,谢谢您的教诲,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忙了。

  恩,小伙子不错,来,我敬你杯酒。说着,他端起了一杯酒,单手递到了我的面前。对不起,李总,我们这里有规定,上班时间不能喝酒的,不然,经理会找我麻烦的!

  小兄弟,没事,咱们这么投机,喝了吧!他诚意十足道,突然,他左手的烟掉到了杯子里,不好意思,看我,这么不小心,可惜了这杯酒,他用筷子夹出了香烟,把杯子继续递到我的面前,他一脸邪气地看着我。

  *y更/新3j最!J快%h上酷#V匠Y网

  我心中瞬间有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喝还是不喝,都不是。这个时候,正义过来了,王总,您又来了,欢迎啊!

  你是什么东西,过来掺合我的事情,王广州冷冷道。

  我可以看到正义的脸瞬间红了,但是也没有太好办法。我一看,经理都不办了,凶多吉少,喝与不喝都一样,看来,必须绝招了。

  王总,看来,我的酒非喝不可了吗?我还是微笑道。

  小兄弟,一般人,我是不敬他酒的,他冷笑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端起了杯子,手故意一滑,杯子掉到了地上,啪摔碎了,酒液撒到了我们裤子上。

  他脸一红,小兄弟,看样子是不给老哥面子吗?他又倒了一杯酒,吐了一口唾沫,直接命令道,给我喝了他,今天的事情,既往不咎。

  擦,直接明着欺负我了,我拿起杯子,直接把酒泼在他的脸上,草泥马,老子很早就想揍你了,给你脸你不要脸。

  他发努力,直接拿起酒瓶向我头部打去,我一闪身,躲开了,好小子,跟我作对,你不想活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