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过去了,又来了一位新员工,李尧,男同志,据说和那个什么总有点关系。来的第一天,石帮主嘟囔了句,西餐厅来小姑娘多好,竟来些男人。武老板第一反应是,挺好,挺好。我则喜欢看面相,恩,这小子脑袋后翘,必有反骨也,不简单啊!我们一致认为,这个新来的,不是我们一路人。

  由于餐厅就我们三个男员工,而且,我们故意孤立他:中午我们三个人去网吧开黑玩CS,吃饭等等,都没有叫他,导致他开始遇到好多问题,一家人都在偷偷看笑话。

  某天,在工作中,偶然发现他偷懒,恰巧被石帮主瞅见,顺势起个了外号“尧助理”,助理是比总监都大一级的官,而且基本上一天没什么事情,就是找茬找问题的。最要命的是,马主管非常不喜欢他,说他心眼太多,不像个男人,和我的意见倒是很相似。

  有一日,矛盾终于爆发了,导火线的关键是一个字,绩效。

  这边的绩效很有意思,是系数制,首先,把所有的员工进行排名打分,打分后加权出分数来,说白了就是有个工资系数,比如,基准绩效是1000,你排名靠前,你的绩效系数可能1.2,这样,绩效就是1200;当然,排后的话,就是有可能是0.8,绩效就是800。这是以后才搞懂的,不管怎样,我没有感觉,因为我一直在最前面;有些人就一直最后,比如,尧助理,连续几个月,倒数第一。

  绩效无非是发的少点工资,更重要的是,关系到我们的晋升。换句话,排名在1/2以下的,很少有机会晋升。

  于是,就有人把这事弄到总监那里去了,因为,我们部门没有经理。

  矛头指向做绩效的马主管,她很有底气:每次绩效都是透明,都有自己的打分,很正规,而且,很随意说出了几个人的表现;再就是,每次交绩效的时候,都是她自己交,史主管就没有交过,谁都知道做绩效是得罪人的事情。

  总监不服,那武兴、石华绩效为什么一直这么高?

  表现好,没有什么,这是我个人的意思,绩效本来是两个人的事情,他自己不交,反倒成为我的事情了。

  从这件事情以后,两个主管间的争斗开始了。马主管跟我说,他心机可重了,在我没有来之前,曾经打听我的情况,问我好相处吗。这次绩效,他都不做,而且,做了还带着密码,一个大男人,怕得罪人,本来这事情不是两个人商量来吗?而且,每个月都有休不完的班,老是请假。

  我说,他是男人,有家有孩子,可以理解,相互体谅下。

  那我也有家有孩子,你怎么不体谅我?你说一次两次还可以,每次都这样,我可不答应。马主管愤愤地说。

  对此,在一次吃饭活动中,史主管的回答是:其实我老了,不习惯和别人争斗,但是,一旦有人想挑起事端来,我绝不能手软。现在,我都不该相信谁了。

  反正在那次争议之后,我明显感觉到压力了,因为,我是新来的,而且,绩效每次在前面,成为嫉妒的对象。

  当天晚上,我特别难受,下班后静静地走在大街上,坐在排椅上,静静地仰望太空,太憋屈了,妈的。这时候,过来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墨镜,怀里搂着一个年轻长发的美女,一个劲地亲着她的脸,女子躲躲闪闪的,后面还有几个人远远地看着。坐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股重重的压抑感,没错,那是一种从来有过的威严。

  看什么,没见过老子亲热,滚你妈的!中年人冲我喊了句。

  当时火冒三丈,擦,你牛逼啥,明明是我先来的。但是还是忍住了:你这几天小心被车撞,最好不要开车!我说的是实话,不知道怎么的,我有种预感,他可能会出车祸,接着路灯隐隐感觉到他额头上的气息--那是一种死气。

  草泥马,你咒老子啊?说完,硬要过来打我,被那女子拦住,我借这个机会赶紧走了。

  擦,你他妈等着,我这几天要没出事,你别想走出扬城。

  擦,真他妈晦气,我在心理喊道。正要说着,突然,来了一个电话,是她,赵媛媛,一个其他楼层的小姑娘,胖乎乎的,一次偶然认识的,印象还不错。

  上来第一句话,你在哪里,我想喝酒,陪我去喝酒吧?

  我当时愣住了,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有想太多,好,你在宿舍吗,我在酒店门口等你。

  两个人就打车去了商业街,她要了一大杯扎啤,直接一口喝下,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子这么喝酒的。

  你怎么了,我问道。

  许久,她才说,今天和我妈吵架了。

  孩子,你应该听妈妈的话,她是为了你好,我重复着这些古老的理论。

  你知道吗,从小父母就离婚了,我和弟弟跟着妈妈过,现在我有了继父,又有了小妹妹,他那边有个哥哥……哎,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那几年,反正生活特别困难。好不容易上了学,找了这份工作,但是,班上有几个人老是欺负我,我针对不想再干下去了,我活着好累。

  人都是这样,各自有各自的不幸,我还有烦恼呢。诺,我弟弟都结婚了,我还没有对象呢。我自己调侃道。

  你不一样,你不知道我受了多少苦。她说完,一杯酒又下去了。

  %看(“正,1版%%章L节…上s5酷匠.…网)w

  行了,你别喝了,再喝就醉了,咱们回去了,回去好好休息,当时还是纯洁的孩子,我可不想惹上什么事情。

  呵呵,你怕了,好,喝完这杯,咱们就回去。

  从商业街到酒店,大概七八里路的样子,我们一路走来,她出奇地没醉,在路上我们聊了一路。

  快到酒店的是,她突然扑向我怀里,问了句,你喜欢我吗?

  我看着她,没有回答,但我知道,我却不喜欢她。虽然她长得有点像我以前暗恋的女孩子,仅此而已。她抱着我,我忍不住吻向她,我们接触了有半秒钟,突然,她一下子推开了我:跟你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我哭笑不得,现在的女孩子,真是难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