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所用的时间,比预计的时间略长了一些,但终归在可以接受的范畴内。

  在修行之路上,又添了一笔能引为谈资的战绩,白楚却半点也开心不起来。

  因为,在那人濒死之际,有些管不住的嘴,透露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不能使用小挪移符,对他来说,其实没什么影响。

  且不说他乾坤袋里没有这东西,就算是有,压根不会去用,自然不能使用,也是无关痛痒的。

  出于谨慎,白楚得知这消息后,悄然用念力试着打开灵玉空间,想看看除小挪移符外,其余涉及到空间的东西是否也受到了影响。

  不试不要紧,这一试,让他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的消息随之出现,那就是灵玉空间居然无法打开了。

  灵玉空间,对白楚来说,可是重要无比的,哪怕不会永久受到影响,对他而言,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意味着,他想在危急时刻躲进去的打算,彻底落空。

  没了一条无比安全的后路的同时,灵玉空间无法打开,还意味着白彦这么一个不小的助力无法用上。

  除去这两个大坏消息,灵玉空间里种着的大量珍惜灵药,暂时不能用,也是一个不小的坏消息。

  坏消息一股脑儿的冒了出来,也多亏得白楚不是一个悲观的人,不然的话,还能不能坚定的逃下去,实在不好说。

  御器在外站了一小会儿,等到心情平复下来,白楚这才御器回到飞舟里,继续让飞舟朝前飞。

  “你应该也听到了,小挪移符失去作用了,你多加小心。”

  “若是情势真的危急,你先逃走。”

  “少了你在,我顾忌少些,更容易摆脱后面那些人。”

  趁飞舟往前飞,抽出空来得白楚,表现的十分平静的对着萧月茹说到。

  好生一番动人的言语,被他说得像萧月茹是累赘一样,他时至今日,不曾有红颜相伴,不是没有缘由的。

  “我会的。”

  对于白楚明显没能将情感表达清楚的言语,她也没有说太多,只淡淡的应了一句。

  两人乘飞舟离去后不久,黑莲门追来的晶变,方才飞到了白楚先前与那晶变交手的地方。

  看着已经有几人站在附近的尸体,几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隔得老远,他们就感应到自己追击的目标,在和别人交手。

  他们心中一直想着的,是白楚能活得久一点,省得乾坤袋落到别人手中,他们要费更大的周折,才能得到他乾坤袋里的东西。

  至于白楚能再杀一个晶变,他们从未想过。

  未曾想过的事情,变成现实摆在眼前,面色难看之余,有几个黑莲门的晶变修士,心中萌生了就此罢手的想法。

  毕竟,白楚展露出来的实力和回复灵力的速度,已经明显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怕什么,再怎么样,他只有化灵修为,在我们十一个人面前,还翻得起浪花?”

  看到同行之人显露出的犹豫,随即明白他心中的想法,一个修为稍高的黑莲门晶变低声对那几人训斥了起来。

  许是本来畏惧之心就不重,被骂了一句,几个人脸上几分的淡淡畏惧,顿时一扫而空。

  “我们走,抓紧追,再耽搁下去,白跑一趟的可能会越来越大。”

  浪费了一些时间,情知继续站在这里,不是什么好事,刚骂完人的那个黑莲门晶变修士,开始催促起同行之人。

  话音落下,找准方向,便对着乘飞舟的白楚二人,继续追去。

  “几位,这么着急干嘛,坐下来聊聊吧!”

  几人刚动身,一人脸上噙着笑,御器站在空中,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聊聊?没什么好聊的,不想死,就给我滚开。”

  扫了挡路之人一眼,黑莲门的晶变修士中,一人火气十足的骂了一句。

  “说话声不大,我也不是聋子,连一个化灵都怕,现在对着我一个晶变撒野,以为我好欺负?”

  “说跟你们聊聊,那是给你们留着脸,挑白了说,你们十一个晶变,追着一个实力不错的化灵,有什么好处,我要一清二楚的知道。”

  “最好把我想知道的,说个干净,别以为你们人多,我就奈何不了你们。”

  和声细语的说话,换来了恶语相向,拦路之人,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当即显出了本来面目,冷声威胁了起来。

  “奈何得了我们?那你动手便是,看看是不是真奈何得了我等。”

  面对威胁,黑莲门修士毫不嫌事大的挑衅起来。

  怕一个化灵,反而不怕一个晶变,这事情,乍一看,着实诡异的紧。

  不过,细细思索一番的话,就半点不值得意外了。

  毕竟,他们中一些人怕得化灵,已经让他们看到,三个晶变死在他手上了,而不怕的晶变,都还没看过他出手,在无所了解的情况下,自然不怕。

  被接连挑衅,拦路之人,也失去了耐心,便如黑莲门修士言语中所说的那样,对他们出了手。

  眼见术法的光芒从此人手上亮起,十一个黑莲门修士随之噤声。

  术法还未脱手,但他们已然感受到了内中暗藏的威能,非是一两人可以挡下的。

  “一起动手。”

  现在服软也已经太晚,看清这一点,黑莲门之中,一人高声喊到。

  话音落下,十一人便齐齐动手施展术法。

  一动手,便显出这些人心不齐。

  仅有三人,能从大局出发想着以攻对攻,其余人等,不曾有一个不自私,施展的都只是防御术法。

  一番争斗以后,黑莲门修士在不断的修正中,成功逼退了那人。

  不过,他们却一丁点好处都没有占到。

  耽搁了时间,让白楚二人越飞越远不说,还因为斗了一会儿,引来了不少关注。

  引来关注,从他们嘴里,不好挖出消息,但世上总有透风的墙。

  在有人认出他们出身黑莲门以后,在远处截断白楚后路,防止他折返的那些化灵修士,就成了有心之人下手的目标。

  一番屠杀以后,就逼出了消息。

  得知黑莲门居然偷偷摸摸的盯上了一座人形宝库,所有逼出消息的修士,第一反应都是愤怒。

  生气完,随之而来的是心动。

  动了心,但白楚二人已经飞远,想追赶,已然为时晚矣。

  亲身追赶,追不上,但世间之事,只要有心要办,总是想得出办法。

  也不知是谁带了头,一时之间,传音符恍若雪片一般,由诸多动心的修士向不同修士发去。

  不到一日功夫,盯上白楚二人的化灵和晶变,数目多到了以百人计。

  人多了之后,白楚在解决了几个挡路的化灵修士以后,他终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事情起了变化,白楚心中很快就想出了应对的法子。

  “盯上我们的人变多了,飞舟目标有些大,已经拉开了一些距离,改回武器飞行?”

  由于关系到了两人的安危,他还是照顾了一番萧月茹的意见,给了她做选择的权利。

  “飞舟确实显眼,你我还是御器飞行算了。”

  能做选择,萧月茹也不胡来,依着当前的情势,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一直往前飞,不是办法,附近可有什么地方,可以将人分散开去?”

  收起飞舟,御器继续向前飞行的过程中,白楚望了一眼还未有人影出现的身后,不甘的说到。

  被前后夹击,遁走开始变得愈发艰难,让已经忍了许久的白楚,实在再难忍下去。

  可惜,对这附近了解不多,白楚只能求助萧月茹。

  若是她也不知晓,那只能边飞边寻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