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各方势力都在闻风而动的时候,第一山的半空之中,张一航的身影屹立在那里,宛如一尊无上杀神一般,滔天的杀意,几乎要将周遭的虚空都给扭曲掉了。

  而那第一山的半空之中,也是开始不断的扭曲,到最后一个薄薄的隔膜,突然浮现出来,接着一条条令人胆寒的金色线条,浮现出来,几乎如绞肉机一般,出现在张一航的面前,也是出现在了这颗星球之上所有超级势力的面前。

  “这是绞仙阵,传说中曾经有一尊神圣巅峰的强者君临第一山,要挑衅第一山,借助第一山千年的威严,更进一步。结果第一山掌尊直接祭出了这套阵法,当场将其绞杀。据说那尊神圣巅峰的强者,鲜血染红半边天幕,九天九夜之后才消散。”

  有人当场说道。

  其他人听到之后,也都是打了个寒蝉。

  神圣巅峰的强者,被当场绞杀,鲜血溅射苍天,半边天幕被染红,九天九夜之后才消散,这得有多残酷?有多恐怖?

  这第一山不愧是千年来唯一的霸主,真的太强大了。

  这一次,大家更是聚精会神的坐在了铜镜前,想要看看这一场大战,到底会以谁的胜利落幕。

  而就在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盯着铜镜看的时候,铜镜之中,第一山的绞仙阵,也是终于彻底显现在虚空之中,当那本体彻底显露在虚空之中之后,四座皆惊,整个星球之上,都仿佛遭受到了地震一般,令人难以置信的波动,瞬间席卷整颗星球。

  因为,那绞仙阵,显现出来,赫然就像是一层外衣一般,将整个第一山都包裹住了。而许飞就是在那第一山的外衣之上屹立。

  绞仙阵恐怖的波动,不断得升腾开来,几乎要将整片虚空震碎。

  张一航的衣角也是被阵法当空绞碎。

  张一航的肉身,也出现了一道道的龟裂与血迹。

  看起来,哪怕是张一航,也抵挡不住这套阵法的攻击力。

  齐天峰巅。

  金发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猖狂的说道:“现在你们三个低头,我可以对你们从轻发落。要不然,再过一分钟,我可就不会再给你们这样的特权了。”

  “就是,现在低头,跪地求饶,将一身修为全部废掉,我们就对你们从轻发落,要不然等一会你们全都得死。”

  “算了,现在就把他们捆绑起来吧,要不然等会他们要是跑了,我们出手把他们抓回来也怪费劲的。”

  “是啊!”

  整个齐天峰巅,所有一品堂的神圣强者,全都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他们之前的蛰伏,之前的低头,也只是隐忍罢了。现在看到张一航马上要落败,要被斩杀了,他们的狐狸尾巴全都肆无忌惮的露了出来。

  看到这里,江玲琅、徐凌峰以及朱紫月,还有剩下的七个神圣强者,脸上全都显现出紧张的情绪和气色来。不是他们对张一航没有信心,实在是此刻张一航真的是吃了暴亏,衣角破碎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肉身都龟裂了起来。

  这可是之前的张一航,从未遇到过的。

  哪怕是与那尊准帝强者交手的时候,准帝强者都只是将张一航的胳膊打断了而已。

  而且,当时张一航的胳膊只是低垂下来,完全没有任何的伤势。

  此刻,可就完全不同了,肉身都被绞碎了一些。

  这可不是普通的事情。

  “出手,出手!”

  金发老人激动的看着铜镜,一声声的嘶吼着,现在张一航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这群人怎么还不出手?金发老人真的是生气到,都想要自己冲进铜镜之中,对张一航出手了。

  不止是金发老人,其他的超级势力,也都是在叫喊着,呼唤着,想让第一山出手。

  结果,第一山没有出手。

  只是那绞肉机一般的绞仙阵,陡然升腾起来,直接将张一航的肉身直接包裹在其中,张一航在其中,宛如风中柳絮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力。那将张一航彻底包裹在其中的绞仙阵,蓦然收缩起来,张一航的肉身都是在那种收缩之中,出现了一道道的龟裂。

  鲜血蓦然染红天幕。

  仿佛要与那尊鲜血染红天幕,九天九夜才消散的神圣巅峰强者一样了。

  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期待无比的看着这一幕。

  可就在下一瞬,那将张一航肉身包裹在其中的阵法,陡然膨胀了一下,一下子膨胀到了几万丈大小,接着又急剧收缩了起来,化作了几寸的大小。

  张一航的肉身,仿佛都被压缩成了沙粒。

  可是又是一秒钟,那包裹了张一航肉身的阵法,突然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接着寸寸爆碎开来,张一航那沾染了血迹的身影,赫然还是屹立在原地。张一航淡淡一笑,接着身上的血迹彻底消散,破烂的衣衫也是恢复如初,化作了一身纯白如雪的白衣。

  “怎么可能?”

  这颗星球之上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与势力,全都震惊了,这套绞仙阵可是曾经困杀过神圣巅峰的强者,怎么可能会斩杀不了张一航这个尊皇境的强者?

  这不科学。

  太不科学了。

  让人难以置信。

  “不对,你们看。”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说道。

  接着所有人都是朝着铜镜望去,接着大家都是震惊的看到,张一航的肉身竟然从恢复如初的状态之中,迅速老化,宛如一瞬间苍老了几千岁一般。

  可是,就在大家心里都是很激动,觉得第一山恐怖如斯的时候。

  张一航那苍老的身影,竟然又一次恢复如初。

  “你们竟然敢骗我,呵呵,你们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