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城从风月大陆消失以后,大臣们劝我说要进攻黄城,直到最后统一大陆。我没有答应,因为我知道这对共同生活在这个大陆的人来说,是个多么大的灾难!灭掉白城以后,我提议向白城地区迁入绿城的子民,向他们许诺十年内不收税;也同时欢迎原来白城的人到绿城来经商和生活,但是杜绝一切反动行动,这一点,我的军队会无情的镇压。

  深夜,我依旧没有睡意,披上大衣在皇宫里独自徜徉。我还是忘不了云,他的深邃的目光始终在我脑海中浮现。我一直以来有一种感觉,他没有死!真的,我的感觉不会有错的。从小我们两个人就有一种心灵相通的奇怪现象,我们从不玩的游戏就是捉迷藏,因为我们闭上眼睛一想就知道对方躲在哪里。有一次,我和云偷偷溜到一个叫“鬼蜮森林”的地方,我们进入森林后就遇到了一场大雾,接着我们就失散了。我遇到了一个老奶奶,她守着一间小木屋,拄着拐杖,但是面目极丑,狰狞的面孔差点把我吓晕。好在我问她这是什么地方时,她回答很和善,这是鬼蜮森林,到处是野兽和孤魂,小孩子,你来着干什么?赶紧回去吧!

  我迷路了,我回答。

  看你这么乖,好孩子,我就给你指一条路吧!她给我指好路径之后,我说了声谢谢就连忙走了,隐约听见几声怪笑。

  我走啊走,不见出口,却见了一个山洞,我欣喜地认为山洞就是出口。谁知山洞除了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等到我用法力照亮山洞后,我发现里面堆满了大量的白骨:有动物的,更多是则人的。啊——,我惊叫了一声。随即跑出去,但是那个可恨的老太婆已经在洞口等我了,嘴里阴阳怪气地说:哈哈,我今晚要吃个饱了。

  “哥哥——”,我叫了几声,心里却想,老贼婆,敢骗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口中已经准备好了咒语,是厉害的“十字劈”,我最擅长的。当贼婆接近我的时候,一道闪电击中了贼婆的额头,她立即应声倒下了。我看了看,骂道:死贼婆,敢骗我,让你尝尝“十字劈”的滋味!

  当我转身刚走几步,忽觉深厚一个阴影,随即摔倒在地:那贼婆又站起来了,手中的拐杖发出紫黑色的光芒:小子,挺厉害的,连皇族的“十字劈”都会,可以威力太小,我老太婆还死不了!让你尝尝我的厉害!说完,嘴里啰嗦了很多,我感觉浑身热的很,有一股腥臭的气味,我晕了,真的要晕了!哥,我的意识在呼喊着……

  醒来时,我已经在皇宫,哥哥还在昏迷之中。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直是我们的秘密。

  风,还没有睡吗?我回头一看,是若兰。

  恩,心里还是有一点不舒服。

  还是想他,是吗?不要自责了,他已经死了,你应该当好这个国家的王……

  王,国家的王。我喃喃道。

  过了些日子,红城的王邀请我和黄城的王去聚会,举行“聚英会”,我们要带几名有名的高手去比武。我猜想这个洪成一定不怀好意,我想征求一下大臣的意见。大臣们都主张回避,以忙为借口。紫风提议,去。

  我的意思也是去,给洪成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不过要做好各项准备。

  洪成那个老家伙毕竟还是感觉是力量弱小,在我和黄城王玄木面前还是毕恭毕敬的。

  我对洪成说,好久不见,当他再次看到我是,相信他非常惊讶,因为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时,我就杀死了他五员大将。他的脸憋得很红,但是也没有办法。客套之后,我们就进入了正题,“聚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每个国家选出10个最勇猛的武士,分两队,分别对阵另外的两个国家的武士。每组中有两个人进入决赛。高手过招只在毫厘,只两天工夫,就剩下了高手。3组中共有6人进入角逐。我看了看,绿城剩下3个人,人数最多,我的最得意的“两只手臂”——如影和随行,意料之中,还有我的忠诚卫士仰天,他是个绝对的无情杀手。黄城有两人,可怜的红城,就只剩下一个人,他是个蒙面人,一身黑,奇怪的是,洪成也说,他自己也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他叫凌风。我见过他的身手,很强的一个人,他的招式我又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真的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好久都没有过。

  比武就要开始了,第一场是仰天对凌风。仰天的剑刃风暴是谁也无法比拟的,但是,凌风的身影一直像魑魅魍魉,漂浮不定,找准时机刺上一剑,等到仰天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收回了。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仰天大喝一声:开!我开始习惯地闭上眼睛,似乎料到结局,因为我相信他。但是,凌风却轻轻一跃,身子像影子一样穿过去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可以轻而易举地躲过仰天的“旋风剑刃”,就在仰天要回头的时候,凌风的剑已经到了。仰天抱拳一笑,跃下了擂台。

  剩下的两场比赛绿城的如影随形如愿胜出。

  明天是他们俩对凌风。我仔仔细细地把仰天和凌风比武的全过程,有种怪怪的感觉,总觉得凌风知道仰天的招式。

  我对他们两个说,输赢并不重要,给我看看他的真实面目!把他的面巾给我撕下来。

  如影随形点了点头。

  台上,如影和凌风一动也不动站在那,似乎在等待战机。终于,如影身形一晃,长剑直奔凌风的头,闪过之后,凌风也出剑了,他出剑极快,一下刺出了七招,招招令人心寒,因为快得只有一道光。两人恶战了几百回合后,如影抛出暗器,直向凌风的剑,就在剑磕开暗器的时候,那暗器化作出了白烟,一阵烟雾;烟雾消失后,大家再看他们,都吃了一惊,如影一下子变成了不八个!

  “分身术”!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八个人,八柄长剑袭去。凌风毫不示弱,也是剑光闪闪,以一敌八。但是究竟哪个是真身?他也是不知道。转眼凌风的剑上中了一剑,一道轻轻的划痕。

  凌风笑了笑,紧接着长剑直奔其中的一个如影,如影闪过的同时,凌风做手一扬,一个网,套住了一个如影,凌风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淡淡地说,这个才是你吧,其他的都是幻觉吧!消失吧!

  如影一笑,说了声佩服,一扬手,幻影消失了。众人都喝彩道,好,厉害……

  我对随行说,都看到了吧,有把握赢吗?他不回答,只是死死地盯住凌风。我又问,有把握让我看到他的真面目吗?

  随形说道,如影尽全力也没有刺到这人一毫,这个人也着实可怕;他故意受如影那一剑只是借机找出如影的真身。我猜他其实知道哪个是真身。

  比武开始了。两人的身影在我们的面前像鬼魅一样闪过,让我们觉得这是一场速度战,而不是招式战。我看了一会,心中的忧虑进一步增加:凌风的招式我越来越熟悉,而且是只有我才知道,那是我们皇族的绝密剑法——“如影随形剑法”,我为了纪念这套剑法,特意训练了两位暗杀高手,以此命名。只是,这套剑法他们两个没有修炼,因为只有皇族的人才有资格。我深知这套剑法的凌厉招式和鬼魅变化。他怎么会我们皇族的剑法?不对,或许,是我看错了……反正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

  打了好一会,凌风突然身形一退,在空中悬着,冷冷地注视着随行。我知道,他要做最后的准备了,他要在一招之内打败随行。

  果然,他手中的剑突然抖动,化作星星点点的繁星,迅速地罩向随行。随行一咬牙,“幻影八式”,这是一种真正的分身术,一分为八,每个幻影具有比原身2倍的功力,只不过,分身之后,3个月内功力尽失。八炳剑,冲向凌风。

  一边是“灵光飞絮”,一边是“幻影剑法”,都是绝妙的剑法。

  两人相碰的一瞬间,立刻飞开了。

  凌风的面具不见了,一张英俊的脸赫然在我眼帘中。果然是他!他没有死!我不禁叫了一声:哥!那张熟悉的脸,我绝对不会认错的!

  凌风冷笑了一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哥。我叫凌风。

  是吗?凌风,凌驾风之上。哥,你知道是我吗?能原谅我吧?我在心里说。如影过去搀扶随行,随行的手上满是鲜血,不知道是谁的。

  我和凌风僵持了一会,后面传来了奸笑:凌风,赶紧把他们都给我解决了!洪成得意地吼道。同时,一帮人马把我们给围住了。

  凌风手中剑一挥,眼睛直瞪洪成:我说过,他们由我来对付,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侍卫无奈地退下了。

  凌风右手执剑,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道:风起,我来取你命了!我闭上眼睛,哥,我欠你的,我还你。要来的,始终要来。只是,我不相信你能下得了手,因为你是我最最善良的哥哥。不管你承不承认,我相信我的感觉。哥,你听到我的呼唤了吗?来吧!我不会还手的,就让我还你的那一剑……

  左肩一阵微麻,他真的刺了过来。肩头红红的血,染红了我的左胸。他是我哥,我的亲哥哥!10年前我也是这么对他,我必须偿还他,他是……

  如影大喝一声,像疯了一样,想跟凌风拼一拼,可是凌风死死地愣在那,口中喃喃道:他没有还手,没有还手……我喝住了如影,让他退下。他无奈地点了点头。巨魔巫医的圣光魔法光环团团把我围绕。我没事,我对大家说。环视一圈,对如影说,你带随行和其他人离开这里!务必要把随行和王后护送到绿城!

  不,若兰,坚定地回绝了,我要和你在一起。我知道,我无法改变她,但我可以改变自己。我把剑横在脖子上,赶紧走,不然我立刻死在这里。她看到这一幕,泪水溢出,双眼满是愤怒和绝望:风,你现在还能骗我吗?你在这里我能放心吗?要死,也死在一起,我等你!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接着就刺向小腹。我一闪身,抱住了她,匕首准确得刺进了我的后背,只是,轻伤。若兰,我没想到她这么要强,强得可以为我牺牲。是吗?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我不要你丢下我。

  p更D新R最、H快上;酷,匠网l

  好一对生死离别!好,今天让我来送送你们!凌风重新举剑,我知道他的剑法举世无双,只有我才可以对付,但是我却受了伤,真气损失不少。我知道,他的“灵光飞絮”就要来了,我必须赌一把!当我要凝神的时候,一阵紫色的风把我裹住:王,好好疗伤!我来对付凌风。是紫风,他没有撤。

  小心了,他的剑气很厉害,不要让他碰到你!

  恩,明白!

  我不知道紫风如何抵挡凌风,因为我了解紫风只是个占星师,不会近身格斗。但他有信心,我知道他的自信。

  紫风紫色的魔法防御光环层层护卫了我们,凌风的剑气很难有机会进入;同时紫风的各种攻击魔法咒不断地直冲凌风,凌风纵然剑法极高,可是对于魔法攻击却是知之甚少,显得有些狼狈,可是他的剑气却有极强的杀伤力,虽然大部分的力道被光环阻住,但是,依旧有一股力道到了我们的身上,影响我伤口的愈合。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

  终于,我忍不住了,打算出手。我轻轻拔出我的佩剑——浊魂,深情地看了若兰一眼;冲出了防御界。“灵魂洗礼”,我用了我的绝招,剑身化为无数的金光直冲凌风。我只想尽快解决战斗,为受伤的我们赢得一点点时间。凌风并不退后,一扬手,剑气组成了强力的防御区,转眼又把防御圈慢慢缩小,推了过来。我惊叫了,这人的手法、打法对于我完全熟悉!一时之间我也就没有进攻的招式。好在我对他的招术也是熟喑得很,两人一口气拆了几十招。

  思绪开始不断地乱舞:一只火凤凰在和巨蟒在搏击,巨蟒力大无穷,而且腾云驾雾,毫不含糊。巨蟒的那肥尾一次次地扫向凤凰的身躯,凤凰灵巧地与其周旋,那浑身的烈火在巨蟒的皮肤上毫无顾忌地燃烧着,巨蟒突然一抖,凤凰从他那光滑的身体上落下了,巨蟒乘机喷了一口气,那是千年的寒气,凤凰身上的火焰一下减了不少……就这样,几个回合,凤凰已经处于绝对劣势,凤凰就要完了。

  小时候,我和云过招,他总是让着我,一招一招地拆。我的剑法其实早已经超过他,但是我依旧保存实力,他明白我的苦心,所以打到最后,谁都不肯出厉害的招式。其中,仅仅有一次,我们用了各自的绝招:就是这“灵魂洗礼”和他的“灵光积聚”!

  在我们打得正欢欢之际,一阵冷笑传入我们的耳中。紧接着是一阵烟雾迷漫整个地方;迷雾散尽,是一片森林,凌风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手中还是拿着剑;只是旁边站着一个白发苍苍老婆婆,我立刻警觉起来,一撤手,双目扫视了那个人的面目。是她!就是那个巫婆!“鬼蜮森林”,我心道。双手一挥,还是那招“十字劈”,递了过去。老婆婆嘿嘿冷笑一声,拐杖一扬,一股黑气冲过来,挡住了我的魔法,此时凌风又是一剑,向我刺来,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就是“万剑齐飞”,终极剑招。这一剑,我是必躲不过了。云,我的哥哥,我终于可以还你的债了。

  可是,这时候,紫风却挡了过来,长剑穿胸而过,一注鲜血狂泻而出;而凌风,被一阵强大的“烈焰火团”撞出几丈远,浑身一片狼藉……

  “紫风,”我大声喊道。他的嘴唇欲动,似乎有话要说,但终究是没有说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