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我登基了,只是,有种凄凉的痛感。

  我亲手杀死了我的兄长,云。这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宫廷内部斗争。皇子之间残杀的血腥气息一时弥漫了整个皇宫。

  云从小和我一块长大,只是,他比我大半个时辰。我们接受着同样的教育,受着同样的恩宠,享受着相同的待遇。记得小时候,母后总是摸着我们俩的头对父皇说,瞧,多么可爱的一对兄弟啊!云总是像长辈一样地呵护着我。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风,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永远是我最最可爱的弟弟。

  我几乎每门功课都比他强,用他的话说,吸取他的精华而又有自己的造诣。不过,令我遗憾的是,我的占卜术老是比不过他。他对占星术有着极高的天赋,整天对着一堆道具发呆,一次次演练这那些无聊的道具。连我们的占星术老师,我们王国的占星师,凡尘都说,云的占星术天赋超过帝国历史上的任何一个人,包括以强大占星术而为官、他们家族中的任何一个人。

  我总是笑嘻嘻地接受着这世界,对一切表现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喜欢自主地处理自己的事情:建造自己的宫邸,训练自己的贴身侍卫,挑选服侍自己的仆人,总之,事必躬亲。但云好像一直很随便,在他看来,顺从自然才是最好的。

  帝国是这块星际大陆的四个强大的国家之一。星际大陆是块古老的大陆,在没有勘探出新的大陆之前,我认为世界就只有这么一个星际大陆。我们这四个国家以春夏秋冬各神作为自己国家所敬奉的神,同时选择了绿红白黄作为自己的国家名字。我们的国家就叫绿城。不幸的是,在爷爷执政的那一年,我们国家出现了大饥荒,大量饥饿的子民流浪在帝国各个地方,甚至一度发生了叛乱。而父亲的改革成效不大,大臣们和子民怨声不断。主要是父亲没有一种魄力,敢于向旧势力挑战和示威。帝国日益衰落的境况下,白城和红城两国军队已经趁机开始在边境调集了大量军队,企图形成夹击之势;而盟国黄城迟迟按兵不动的态势,让一些大臣们感到深深的危机。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下一代,希望下一代可以着力改革。革新和守旧派争斗激烈,两种势力水火不容。父亲和云立场一致,支持守旧一派,但是摄于革新的力量太大,却又不敢公然反对。而我,就是革新的主要代表人。

  那一年,我16岁。

  因为我有野心,我想让绿城成为大陆最强大的帝国,我要让我的子民在这块大陆上可以扬眉吐气地穿梭,我要让我的名字响彻星际大陆。

  早15岁那年,我开始思索挽救危机的方法。我走访了大量的平民住宅,了解了他们的痛楚;调查了官员的收入,同时又在苦练搏击术和各种技能……直到有一天,辅佐父亲的第一大臣图业跪在我面前,向我言明了帝国的危机,并恳求我登基后立即实行改革,条件是他承诺会让我成为绿城的新王,虽然一开始犹豫不决,但最终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17岁生日那天,父亲病逝了。留下了遗诏和口谕,但却被图业死死地封锁住了。改革的武装包围了云的流云宫邸,而我被带到了云府。我承认,云的执政能力是很强,但是他更专注于占星术。云看看了执剑的我,只是淡淡地说了那句,风,你永远是我最最可爱的弟弟,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还有什么要跟我讲吗,哥哥?或者什么遗愿,我可以帮你实现。我轻轻地问道。

  照顾好若兰,治理好绿城……云叹道。

  长剑准确地刺入了他的心脏。他依旧是微笑地看着我,好久好久。“哥——”,我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这是我的亲哥哥!让我最后一次呼喊你!我撕心裂肺地喊着,抱着哥哥的尸体大哭了一场。

  17岁,我登基,条件是我失去了疼我和爱我的亲哥哥。也许世界上本来有些事情就是你无法撼动和改变的,是不堪说的,这就是命运。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为了帝国的前途和命运,一切都是可以牺牲的。我始终相信我是对的。母后知道后没有哭泣,我明白,她的心在滴血。作为一个母亲,知到自己的儿子相互残杀,对她而言,是件多么残酷和痛苦的事情。

  无论如何,帝国还是要继续它的存在。红白联军一口气攻占了好几座城池。我果断下令亲征,并下令免除一年的赋税。亲自上阵的我一口气连杀了对方五员大将,他们的将军见了我直接丢盔弃甲……他们哪里知道此时我是绿城的王,一个帝国的新王竟然可以亲自上战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厉害,只知道我对不起哥哥。我把对哥哥的歉意化作了种种力量。我在心中暗暗发誓:哥,我一定让绿城成为最强大的国家。在我的军队节节胜利的时候,盟国黄城也借机出兵,我们的边境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击败红白联军后,我接着进行了种种改革,孜孜不倦地处理好政事,请教各种名士。6年后,我23岁,绿城已经成为了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经过2次战役确立了霸主地位。

  但是我仍然不是很幸福,我强烈得思念我的哥哥,云。我真的对不起他。哥,你会原谅我的,对吗?

  我可爱的王后,若兰,这时候总会安慰我,风,又在想他?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要自责了。现在帝国是最强大的帝国已经是对他的最大安慰了。

  你难道不想他吗?他对你那么好……我第一次回应了她的话。

  若兰是乐师老陵王的女儿。我、云和她一块根老陵王学习音律。我们三个一块长大,我们两个都很喜欢她。只是她很调皮,老是捉弄我们,我们对此只是微微一笑。她的音律天赋确实很高。看到她美丽的脸庞缓缓地流下了一行泪,我轻轻地擦拭道:兰,对不起,最近确实心情不好,原谅我,不要伤心。

  兰轻轻地倚着我的胸膛,你以为我是谁,你们两个谁想要就要的吗?不,我是一个人,我也有自己的灵魂!房间内寂静的很,只有兰轻轻的哭泣声……

  许久,我对若兰说,给我布置一个道场,我要为他卜一卦。

  什么?为他?风,不能这样做,你是绿城的王。

  的确,帝国自建立之初,就立下了一个重要规矩:帝国的王只允许给自己卜卦的,无论你的占星术是多么的强。可是,云的占星术很强大,除了我,没有一个人可以为他卜一卦的。因为,法力低的人是不可以为法力比他强的人占卜的。

  不行就是不行!兰强硬地说道。这样就会犯了禁忌,你知道犯了禁忌的后果吗?是要受到诅咒的!

  %r酷H匠网,w首0发wp

  我不管,我快疯了。我总有一种预感,他没有死,他还活着。我要知道他的确切消息。

  我还是坚持了我的意见。但是,做法那天,掀起了一阵强烈的风。我已经体力不支,昏倒在地。我得到的是一无所获。

  我勉强站了起来,脑海中突然回忆起来了那天的一幕:他的微笑,他的话,他的自若神态。要知道,当时要是真的打起来,我未必是他的对手。可是他没有动手。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吗?

  兰这时也过来了,淡淡地说,你知道结果了?

  我没有回答,回寝宫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