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是刚才那个头发高高盘起,妆容精致的旗袍女人。我躲入黑暗细细观察。

  而且这年轻姑娘除了身高跟那旗袍女人差不多一样,脸上竟然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而且这年轻女人举止神态显得活泼好动,脸上更是没有半点妆容,还有那妆容遮不住的松弛皮肤。真如一个大学女生一般的青涩。

  我想到刚才那个旗袍女人,虽然容貌也是极美,但那妆容底下的年纪,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法隐藏的,全然不是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妙龄少女。

  停车场远处突然发出的一点的异响,我的耳目极是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我发现那声音是在停车场的深处,悄无声息的慢慢靠近,听到一个女子声音在说些什么,只是这声音极其微弱,好像还是坐在车里,我也全神贯注却还是听不清楚。

  我只能继续在朝着那声音走去。可没等他再走近一些,却突然停步不前了。

  我见那个玩手机的年轻女生,正坐在那跑车的引擎盖子之上。

  我心中震惊不已,虽然这女生跟那旗袍女人在外貌上迥然不同,但是此刻的坐姿,却跟那旗袍女人一模一样。

  这姑娘的坐姿却是跟那旗袍女人防止走光时一模一样。

  我越看越像,这女人的坐姿跟那旗袍女人没有一点的分别,就连那脚翘起的角度都完全一致,我立即从黑暗中追了出来。那年轻女子见到我追来却不逃跑。

  “你就是红缨吧?”我两下便奔到了年轻女子身前大声问道。

  “哈哈?是我啊!怎么了。”

  “厄……。”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爽快的承认了,这一下反倒是弄的我哑口无言了。

  “有什么事情吗?”年轻女子回答道。

  “你等等,我有个朋友想跟你说两句。”我如此说着,手上立马给林刚去了一个电话。

  “刚哥,那红缨我给找到了,她现在就在我旁边,你跟她说两句吧?”

  说完,我把手机递了过去,那女人倒也好不扭捏,接过电话。

  这些林刚的私事我也不好参与,只是人我给找到了,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吧,想到此,心中不由的轻松了许多。

  我特意向远处走了走,不过林刚这个电话时间非常的长,我等了约莫有一刻钟的时间,女人才跟林刚说完。

  最后女人把电话交给了我说道:“明晚,你去学校的门口,到时候有人会等你。”

  我抓起电话说道:“刚哥?她说的你听见了没?”

  “嗯,你明天12点多去学校门口吧,我大哥想要见见你。”林刚的声音似乎并没有我找到了红缨而感到高兴,似乎反而还更加苦恼了起来。

  可是既然是林刚的大哥,我自然也不能推辞,只好点头称是。事情已经办妥,我也没有继续在这B城逗留的理由。

  在那酒店住了一夜后,白天在这B城各处溜达溜达,晚饭时间才打了辆出租车往A城里赶,可是一想到,回家又要面对老爹老妈的严刑逼供,加上晚上12点又要去学校门口见林刚的老大,这个家是回不去的了。不过回到A城的时间,才刚刚晚上8点多。

  我突然想到了吴桐,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就连网吧自己也不愿多去,很多的时候,都是想要跟吴桐待在一起。给吴桐发了个信息,让她准备好晚饭等我,没想到这小婊子竟然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的答应了下来。

  吴桐的住处,我虽然只来过两次,可也算是轻车熟路。

  跟吴桐的室友在一楼打了声招呼,我赶紧就上了小店的二楼,吴桐正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看到我回来,吴桐脸上高兴异常,赶忙说道:“你怎么这么晚,饿了没?我厨房里已经煮了粥。”

  我看到她笑颜如花的样子,那低落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走过去轻轻抱着她说道:“怎么是粥,我不是发信息告诉你了,这两天我都病了,想要吃点好的。”

  “你都病了,难道你还想吃牛排喝红酒啊。”说道此处,吴桐突然脸色一边,凑到我的面前,一脸认真的闻了闻说道“你怎么还喝酒了!”

  我看她义正言辞的教训自己,赶忙尴尬的道歉说:“就喝了一点,一瓶啤酒而已。”

  吴桐听完这解释却更加生气的说道:“你不是说自己病了吗,病了还敢喝酒。”

  我把吴桐拉到沙发上坐下后,轻声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今天就是有些心烦。”

  吴桐看到我的脸确实非常憔悴,心疼不已的说道:“那我现在就给你去做饭。”

  …酷匠'网唯J一V正版BE,x其L8他,%都/是3`盗\^版E

  我把刚起身的吴桐又拉了回来说道:“不用,你让我靠一会好不好?”

  “靠一会?”吴桐的脸上突然不自然起来。

  我把头轻轻靠在了吴桐的肩上,看着大呼小叫的电视,突然感觉那睡意犹如洪水一般的袭来。

  “你不饿了?我去给你做点清淡的。”吴桐脸上有些绯红。

  “别说话。”我打断道。

  吴桐一愣,赶忙不再说话,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我感觉好累好困。”我的声音已经显得有些迷糊起来。

  吴桐轻轻摸着我的头说道:“你这几天也不去学校,都不知道你一天往哪里瞎跑呢。”

  我只觉得吴桐手是那样的温暖,小声嘟囔道:“不是,有些事情离不开。”

  吴桐的手停在我的脸颊上,沉默了一下,小声问道:“你可不要跟那些黑社会来往啊”

  我被说中心事,随即轻笑了一声,也不再回避,依旧靠在吴桐的肩头上轻轻的点了点头。

  吴桐一愣,她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毫不遮掩的承认下来,一时之间也是哑口无言。

  倒是我好像并没有一点不自在一样,鼻子轻轻的贴在吴桐的脖子,闻着吴桐那淡淡的香气。

  “你……是不是喜欢我?”吴桐忍了一会,最后还是情不自禁的问了出来。

  我眯着眼睛,喃喃道:“恩,想你。”

  “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你耍我,我要生气的。”

  我听到吴桐有些生气的声音,心中却在纳闷这声音为什么这么好听,接口道:“我说的都是真话。”

  吴桐似乎想要生气,但却又不敢乱动,喊道:“哼,你们男生,嘴上都是这么时候,但其实都是谎话。而且……我也不配。”

  我听到吴桐责骂自己,心中却一点都不生气,幽幽的说道:“不,我说的都是真话,最近总是有意无意的想到你。”

  吴桐努着嘴,反驳道:“狡辩!”

  我也不理会,伸手轻轻的勾住吴桐的脖子,把她搂的更紧了一些,开口说道:“是真的,不然我能家都没回,就先来看你吗?”

  吴桐被我的呼吸弄得有些痒,可是却也不伸手把我的头推开,小声说道:“其实我最近也常常想起你。”

  我沉默了一会,轻轻说道:“看来我不把你收服,都对不起上天了。”

  吴桐见我说的极是真诚,小声问道:“你什么都知道,难道不会看不起我吗?”

  “不会,只是看到你那样,我的心里很难受。”我语气温柔的说道。

  “我现在已经不那样了。”吴桐有些焦急的问道。

  “是吗?估计你也是忽悠我吧。”我装作生气的小声呵斥道。

  吴桐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轻声说道:“真的,最近我跟他们都没有联系了,慢慢疏远了……。”吴桐的声音越说越小。

  “如果能一直这样,安安静静的就好了。”我略带伤感的说道。

  “那……那你就一直回来就好了,有些事情,你别太为难自己了。”吴桐心疼的静静说道。

  我刚要接话,突然眉头一皱,忙问:“你是不是厨房里有什么东西?”

  吴桐也是一愣,果然有淡淡的烧糊的味道,她一惊,立马从沙发上弹起,奔向厨房。

  我笑着看她,大声喊道:“别再做粥了,我们吃点别的。”

  “你想吃什么啊?”吴桐一脸温柔的问道。

  我正要回答想要吃你的时候,裤子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林刚这两个字,心下不禁一紧,接了电话。

  “林尊,你知道天星KTV吗?”

  “啊?知道啊,怎么了?”

  “那你现在过去吧,我大哥在那等你。”

  “可是天星KTV,不是你们对头天星帮的地盘?”我虽然对江湖上的事情了解的很少,可是在这城市里,只要是挂了天星二字的,基本上都是天星帮的地盘。

  “你别管了,你现在过去,我老大一会就到。”

  “噢。”听到林刚刚那不容置疑的语气,我也只好赶快答应了下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吴桐一脸担忧的说道。

  “没事,对了,你也别做饭了,我们去天星KTV随便吃点。”

  “你都生病了,怎么还想着往外面跑呢。”吴桐娇嗔的说道。

  我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说道:“快去换衣服。”

  吴桐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变得乖巧无比,对我的话似乎百依百顺了起来。

  这天星KTV不算远,不到半小时,我俩都到了地方。正当我找一个包间的时候,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吴桐被几个小混混围着,吴桐也真是,跟我出了换的跟要去夜店一样。

  我心想,一会林刚和他大哥就来了,还能容这几个混混放肆,大声喊了一声。

  小混混里面一个明显是小头目的红毛混混也是被我这突然地大喊吓了一跳,接着却又立即清醒过来,似乎为自己刚才的胆小而羞恼,看自己的手下一个个还傻愣着,不由更是生气,想也不想便抬脚猛踹这些混混的屁股,嘴里喝骂道:“你奶奶的,你们在这些胆小鬼,被敌人喊一声都吓傻了啊?亏你们一个个的还平日里把自己吹嘘的多么厉害。”

  “小子,你混哪里的”一个声音从混混中传来。

  我神情冷漠的说道:“你他妈的管我混哪里的,你们围着我的女人搞毛线?”

  红毛混混听到我这样说,双眼直勾勾的瞧着我,似乎眼珠子都要蹦出来一样,狠狠的说道:“好,既然你要逞英雄,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逞英雄的下场。”

  话音刚落,红毛混混向身旁的手下使了个颜色,我只瞧见走廊昏暗的灯光下,缓缓的出现了几点寒光。

  我虽然对这些舞刀弄枪的小混混,并不害怕。可是想到林刚又要帮我对付这种货色,不免心中苦笑。

  只见两三个混混从红毛的身后缓缓走出,都各自摆动着手中的匕首。带着恶毒的笑容一点点的向着我靠近。

  我的脸上哪有一丝惊慌,反而嘴角一勾,笑着看那几人过来。

  那几人跟着红毛混混行走江湖也有段时间,这种恐吓吓人的手段,早已是全都学会了,可是现在面前的我,竟然毫无惧色,甚至看他的表情,连一点基本的紧张之感都没有。

  三个混混明显已经感到了有些奇怪,其中一人不断的看向自己的匕首,又看向我,似乎觉得我的反常,完全是因为自己今天这匕首看着太小气了。

  可是那红毛头目就站在三人身后,他们现在纵然觉得这我古怪异常,但此刻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

  我气定神闲的看着,突然感觉到身后衣服被人轻轻地拽了两下。我正在迎敌,不便转头去看,只是稍微把耳朵向后一侧,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畔轻轻说道:“林尊,别冲动……,我们跑吧。”

  我听到这话,只觉头都大了,教训这几个小混混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是要是林刚没有及时赶到,那可真是的得不偿失了。

  三人眼见就要走到我的身前,我的心中烦躁起来。双手手指轻轻的活动着。

  那红毛混混见他如此淡定,心中气愤如万马奔腾,大吼一声:“他妈的,给老子上!”

  那三个手持短刀匕首的混混,听到这声,似乎反而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的手一个哆嗦,差点连武器都掉了。

  可毕竟这些混混,也不能光是凭借着一张嘴和几处纹身来行走江湖,老大已经发话,那今天无论如何都是要上的。三人各个面露凶相。

  “啊!”只听其中离我最近的那人,大喊着就握着匕首向他刺来。

  “快跑!”这吴桐不等我有所动作,拉着我就向门外跑去。

  我一时之间哭笑不得,可是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就跟着吴桐一路向外跑去。

  那几个混混本来被我的气势所迫,哪里敢轻举妄动,但此刻见我俩竟然逃跑,一下子那副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凶狠又恢复正常,只见红毛混混抄起旁边一人手中的短刀,带领众手下就追了出来。

  我狼狈异常,吴桐满脸焦急的拉着我往外跑着,这KTV的走廊本就不宽,吴桐慌慌张张,两人时不时的撞到一起。

  倒是那身后的混混们更觉得难受,一个个虽然都摆出一副穷凶极恶的表情,可是这过道狭窄,他们又拿着武器,一个个生怕伤了自己的同伴,反而速度没有那吴桐和我快了。

  我见吴桐拉着自己疾奔,我索性就任由吴桐牵着自己,可那身后的混混却越追越近,那些红毛混混追的急了,通道狭窄,他身后的手下,一个挨着一个全都被他绊倒,一时间乱作一团。

  我牵着吴桐的手并未从开,吴桐的脚下踉跄了起来。

  两人一口气跑出了KTV,吴桐想来许久都不曾这样奔跑过,手扶着路边的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我见到她那黑色的长裙下,高跟鞋早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了,一双芊芊玉足就踩在这冰冷的地面上。

  “你的鞋子不见了?”我轻轻的问道。

  吴桐看了看脚下,此时才反应过来,瞪大眼睛说道:“刚才太着急,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丢了。”

  “你过来。”我微笑着说道。

  “啊!干什么啊?”吴桐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可还是一点点的挪到了我的身旁。

  我半蹲了下来,说道:“你上来,我背你”

  我蹲了半天都不见她上来,扭头回看,见这吴桐的本是白皙的脸庞,此刻却满是红霞。我喜欢美女,可是这吴桐虽然清纯貌美,可终归让人感觉有一些青涩幼稚。

  “哼,你是不是在等那几个流氓找来啊?”我见吴桐没有一点动静,索性身子向后一靠,直接把那吴桐背了起来。

  吴桐惊叫不止,但却也不敢乱动。路人不时投来异样的眼光,更让她害羞的不行,头轻轻靠在那我的背上,用自己那波浪一般的长发挡住别人的视线。

  我虽然瞧不见她的模样,可是这小婊子的一举一动自己都猜想的到。我把吴桐向上背了背,顿了顿说道:“把你裙子拉好,小心走光了。”

  吴桐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伸手去拉住自己的裙摆,可是我的手抱着她的两条大腿,她又不好说什么,心脏在我的后背上似乎要跳出来一般。

  我走的不快,加上越来越晚,路上的行人倒是少了许多,吴桐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去哪?”

  我听她此刻终于敢开口说话,忙说道:“当然是把你拉去卖了,说着竟然手在吴桐的腿上轻轻的掐了一下。

  吴桐着实吓了一跳,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就在我的背后捶打了几下,我却不以为意,笑着继续背着她往前走。

  “那些人好像没追来。”吴桐轻轻的说道。

  “噢,好吧。”我停下了脚步,手一放开,示意那吴桐赶快下来。

  但这吴桐,方才一路都吵闹着要自己走,可是此刻却有些不舍的感觉,我等了好一会,她才顺势跳下。

  “那个……我们还是回家吧。”吴桐低着头,不怎么敢看我的脸。

  “不行啊,我还在等人,跟他聊上一会,我们就回家,毕竟你穿成这样多不好。”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我怎么了?”吴桐偷偷的瞧了一眼我,只见我的表情严肃的很,立马又低下头去。

  “你看你这裙子,都能看见大腿根了,可你这也不是超短裙啊,还有你上面已经都是蕾丝镂空了,大晚上的不是招狼吗?”我其实心里并不这样觉得,反而认为这吴桐穿的黑色连身裙看着稳重,同时又不失性感。

  我本想好好的教育她一番,可是见这吴桐跟小孩子犯了错一般,就这样被自己教训,撇着嘴角一脸的无辜样,我突然住口不言说道:“恩,陪我等一会吧。”

  “恩。”吴桐小声的问道。

  “晚上回家在收拾你!”我皎洁的一笑说道。

  “你……。”吴桐口中喃喃道。

  正在这时,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正是林刚,之间他一袭黑色西装,站到了我前面不远的地方。

  “刚哥,你来了。”我大声的招呼道。

  林刚的脸上却没有笑意,扫了一眼我旁边的吴桐说道:“你来的倒是很早啊。”

  吴桐似乎有些不自然。我拉着她说道:“走我们先进去。”

  林刚也跟着重新进了那天星的KTV,那红毛混混正坐在KVT的大厅中,本来见到我和吴桐重新回来似要发作,可是瞧见了我身旁的林刚,却全都没有了动作,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瞧着我们。

  我开了个两个包间,好让吴桐等着我们,自己则和林刚在另一个包间。

  “刚哥,你不是说你大哥要见我吗?他什么时候到?”

  林刚斟满了两杯洋酒,递给了我一杯说道:“来,我们先喝了这一杯。”

  我见林刚的神情凝重,接过酒杯一饮而下,谨慎的问道:“刚哥,怎么了?我看你今天的性情很不好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了?”

  林刚的脸上勉强露出了一点笑容说道:“没有,只是我本来是想跟你做兄弟的,可是现在看来不行了。”

  听到林刚如此说,我背后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赶忙问道:“刚哥,这是怎么个说法,难道是上次我红缨那事没有办好吗?”

  林刚轻轻摆了摆手说道:“那件事你办的很好,你知道那红缨是什么人吗?”

  “不就是一个妈妈桑吗?”

  林刚的脸上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那人我只知道,是跟那天袭击我和郭荣的那伙人有联系,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刚哥,你倒是说啊,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

  “没想到,她的老板竟然会是我的老大。”林刚话音刚落,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然后一仰头全都喝了下去。

  “啊?还这样,可是那是在B城啊,你老大不是在本城吗?”

  林刚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好一会说道:“本来这些事情我是不能跟外人说的,但你不是什么外人,说给你也没事,况且我是真的想找个人说一说,不然心里憋的难受。”

  “刚哥,你只管说,你放心,这些事情,我一定会为你保密的。”

  “那女人所在的俱乐部,是我老大在外地的产业,这事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的。”林刚说道此处,脸上不禁显得有些落寞起来。

  “原来是这样。”我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这林刚,只能这样附和道。

  林刚的眼神一亮,随即开口道:“还有一件事,那天那个来对付我和郭荣的人,是一个叫沫沫的女孩,你跟我提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这两天才知道,她其实也是我大哥手底下的人。”

  我大惊失色,不禁喊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你老大为什么会派人来对付你呢!”

  林刚听到这话,脸上不禁露出凄然之色,沉默了几秒说道:“其实也并不是对付我,而是想要演一场戏。”

  “一场戏?”

  “对啊,郭荣和我只是一个道具,我大哥想通过我们演场戏给别人看。”

  “竟然会这样,那现在你都知道了,还愿意跟着那个人?”我不禁有些诧异,如果是自己的话,对于这样的老大,那果断是不能再跟的了。

  “我大哥其实并不是有意骗我的,只不过我这个人比较直,你也看到了,可能会坏了我大哥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心中却一点不明白,这林刚怎么会找到我说这些东西。不禁问道:“那个……刚哥,你大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刚听到这话不禁轻笑了一声,沉默良久后,才幽幽开口说道:“兄弟,我不是说了,以后我们可能就见不到了。”

  “你大哥要对付你?”

  林刚突然大笑起来,说道:“不是,这件事我已经给你说了太多,大哥肯定不让我告诉你的,不过你早晚都会知道,而且我跟你聊的来,就算被大哥骂,我也是愿意。”

  “刚哥,那到底是为什么?你老大还不让我们见面了?”

  林刚刚要开口,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林刚的脸色马上变的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这肯定就是林刚大哥打来的,看来他已经到了。

  等到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背着吴桐慢悠悠的晃荡到了家里。吴桐的室友不在,我和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今天对我而言,实在是太过冲击了,以至于我都不愿意再去想,关于今天在天星KTV里跟那人谈的话,甚至连提我都不愿意再提。

  身边的吴桐,似乎也看出来了我有心事,就那样小鸟依人的靠在我的身上。

  我轻轻的吻着她的脸颊,闻着她发丝的味道,静静听她均匀的呼吸声,小声说道:“今晚,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

  吴桐轻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们还是关灯了再说吧。”

  “哈哈,害羞什么,还要关灯,啊,啊,关灯,关灯。”吴桐哭笑不得的看着我。

  我把灯灭了,黑暗中,只能勉强看到吴桐的轮廓,我缓缓过去,轻轻的吻住了她,我的一手抚着她的脖子,狂风暴雨似的吻着,从她的柔软唇上,慢慢的滑下,不住的在白皙的脖颈上游走,肩头被一点一点的轻触,像是被温热的雨滴冲洗。

  吴桐呼吸急促起来,不禁的喊出声来,我的手像一只鱼一般的从她身后的衣服中钻入,抚摸着她光滑柔嫩的背脊,吴桐的背脊非常的光滑,我从上到下不断的抚摸着她。

  屋内漆黑一片,只能听见吴桐类似呜咽的喘息声,如若平常,估计我自己都会有些害羞起来,幸好,屋内漆黑一片。这世界中仿佛只有她和我,我俩交缠在一起,彼此触碰那最柔软和最坚硬的的地方。

  吴桐忘了,我的手臂整个拥着她的背,仿佛她随时都会无力倒下似的,她任我说着,用我的唇说着,用我炙热的呼吸说着。用我的那发烫的身体。吴桐不知道,不知道此刻我是多么盼望把面前的这个女人占为己有。

  吴桐慢慢的失去了了对自己的控制,任凭感觉,任凭我的来摆弄她。突然,这一切好像静止了下来,刚才还在身前那个烈火一样的男子,好像风一般的消失了。

  我趴在的吴桐的身上,小声说道:“你可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

  吴桐的身体轻轻的在我的身下扭动,气若游丝的说道:“你是我的……。”

  “你的什么?”我不禁有些疑问。

  “我的最后一任男朋友啊!”吴桐说完嗤嗤的笑了。

  我也乐了,没想到这小婊子此时此刻还会打趣,心中不免觉得轻松了许多。

  吴桐的双手揽着我的后背,似乎不愿意我起身一样,在我耳边呢喃道:“今天你到底在那KTV里见了谁了?一聊竟然能聊到半夜了。”

  吴桐见我不回答,接着问道:“你说说啊,我知道不是女生,可是你从那KTV出来,就好像丢了魂一样,我好担心。”

  我想到KTV里的林刚大哥,还有那些事情,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我在KTV里见到了我大哥。”

  “你大哥?你亲大哥?”

  我点了点头,说道:“下次介绍你认识吧。”

  “那些地方我们以后还是少去吧,你也别跟社会上上那些人玩,像是李晓一样。”

  听到这话,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大哥在KTV对我说的话,那些人,那些事,估计我以后是再碰不到了。好在,我现在有了吴桐。跟大哥说说,带着她一起去外地上学吧。

  至于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本书的第一卷到这里就结束了,第二卷的故事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去写,等到时候想出来了,会另行通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