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话刚出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你是怎么了?”我硬着头皮顺嘴说了下去,却没想到自己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真是恨不得当时就给自己来个血溅当场。

  孟胖子也没想到,跟自己一样怯怯懦懦的我,竟然这样自然而然的跟班花搭腔,一时之间他自己竟然也变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夏子欣转头瞧了一下我,语气冰冷的说“我就是想出来了。”。

  我哪里敢看她的眼睛,盯着地面。轻轻应了一声。便实在是什么话都接不上了。

  “原来是这样一种感觉。”夏子欣似乎是自言自语。

  孟胖子除了靠在墙上微微蠕动,似乎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怎么样?”我脱口而出的问道。

  “感觉糟透了。”夏子欣虽然这么说,但语气却是带着笑意的。

  我也被自己的问话给逗笑了,夏子欣问道:“你笑什么?”

  我怕夏子欣误会自己是在嘲笑她,赶忙老老实实的说道:“我是笑我问你怎么样?你说感觉不错,我就会说……”

  “说什么?”

  “厄……有空一起出来。”我尴尬的笑着说道。

  “噗!”孟胖子实在是没有忍住,笑出声来了。

  夏子欣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瞟了一眼我说道:“你想多了。”。

  我看她的表情一冷,也感觉到自己似乎说了类似调戏她那种话,虽说平时班上,那些男生各种各样的话都对夏子欣说过。但他我似乎没有调笑的资格,我一来不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二来也不是流氓恶霸。这种话从他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的口中说出,多少让我有些自惭形秽。

  一时之间走廊里,只听见教室内老师上课的声音,还有楼道里不时传来的脚步声。我和孟胖子似乎都感觉有点窒息,如果只是单纯的罚站,那么决然不会像此刻这般难受,可是这种难受,我和孟胖子心中似乎多少有些觉得难能可贵。

  夏子欣突然从发呆的状态下突然醒了一般,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来。

  我和孟胖子虽然依旧保持着目不斜视的状态,可还是从眼角里鄙见夏子欣拿出了一部手机。

  我和孟胖子偷偷的相视一眼,似乎心照不宣的说道:“竟然要玩手机了。”

  但夏子欣却没有玩玩游戏或者游览网页什么的,而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夏子欣见我俩神情古怪,拿着手机慢慢走远。

  “哇靠,这丫头胆子可真大啊。”孟胖子见夏子欣走远,偷偷凑到我的耳边说道。

  “嗯,上次我就是在老班的课上稍微登陆一下游戏,手机都给没收了,求了好久才给我。”

  “那是你傻,开游戏不知道先静音的”

  “我擦,那还不是先给你登陆过游戏,然后你小子还我的时候,把声音故意调大的”

  “靠,我借手机懂礼貌好不好,用完,连声音都恢复成你的默认了。”

  正当我和孟胖子小声争论的时候,突然听见走廊尽头那边夏子欣的电话通了。

  “老师今天要叫家长来。”夏子欣的声音异常冰冷。

  我和孟胖子虽然极力想要窃听,可是夏子欣的声音着实不算小。

  “为什么?当然是我作业都没写,老师自然要请你过来了。”

  “你就说你来不来吧?不来的话,老师说要记过的。”

  我和孟胖子听见这话,心中都是摸不着头脑,夏子欣这全年级第一的学习成绩,没写作业已经算是稀奇了,况且竟然因为没写作业还被罚站,这更让我俩想不通了。听到夏子欣说没写作业还要记过,我俩简直简直都要笑了。

  如果没写作业要记过,那我俩的都可以把记过的本子当作业交了。

  夏子欣久久没有说话,电话里那人一直在说些什么。

  “挂了!”夏子欣斩钉截铁的说完这话就挂了电话,但那电话里似乎还传来人声。

  夏子欣慢慢的走了过来,我俩见她双眉紧锁,一脸怒容,自然大气都不敢出了。

  过了一会,我实在是憋不住了问道:“老班还让你请家长了?就因为没写作业?”

  夏子欣也不理我,我一下囧到不行。倒是孟胖子开口了:“好学生的待遇就是不一样啊,像我们逃课一两节也不会请家长。”

  我虽然知道孟胖子接话自己也有台阶下,可他把自己说的如此不堪,心中还是多少有些不舒服的,但是也不能辩解,毕竟孟胖子说的都是实话。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道:“你父母一会要来?”

  夏子欣撇了撇嘴,皱着眉说:“这关你什么事情?”

  我一下子卡主了,确实夏子欣父母来,也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只是想着借个理由多说两句,以免太过尴尬。

  孟胖子见我神情古怪问道:“确实啊,人家请父母来,又不是请你父母,你操心个什么劲。”

  孟胖子本想帮着夏子欣说话,可这话出口,三人都觉得多少有些古怪。

  教室的门咯吱一下打开,三人一惊,都以为是老班出来了。赶忙站的笔直。

  可这次竟然是宋成暮,他一出来,眼神如同夏子欣一般,先是对我和孟胖子面露鄙夷。

  宋成暮也没多说什么,往那夏子欣和我中间站了过去。我虽然极不情愿,可也没什么办法,赶忙想旁边靠了过去,和孟胖子挤在了一起。

  “我怕你一个人太闷,出来陪你了”宋成暮一脚抵在身后的墙壁,满不在乎的说道。

  夏子欣轻轻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宋成暮毫不在意夏子欣冷淡的态度,接口说道:“下午放学一起走。”

  我见宋成暮说这话,一点都没有避讳自己和孟胖子的意思,心中不由的生出了几分怒气。

  夏子欣过了好一会才回答道:“好啊,晚上能住你家吗?”

  不光是我和孟胖子,就连宋成暮都不相信,夏子欣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三人就那么盯着夏子欣看。

  但夏子欣似乎对自己的一反常态不以为意,又摆弄起手机来了。一时之间,那种沉默的气氛似乎都要把空气凝固一般。

  宋成暮见夏子欣竟然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了,一时之间也是无话可说。

  孟胖子似乎身处世外桃源一般,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听见,这对他来说,非常刺激的对话。

  只有我,此刻一下子慌了起来,虽然在很多时刻,我内心的想法也会下流到无以复加,但是见夏子欣似乎今夜就要跟这个宋成暮真正的有点什么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完全不能接受。

  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这份不接受,完全没有一点的立场,一来夏子欣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况且是夏子欣自愿,二来就算要管,我也不是夏子欣的什么人。

  “那个,你父母不是要来吗?”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什么?”宋成暮赶忙问道。

  “我是说夏子欣的父母要来,老师叫了她的家长。”我也不看宋成暮,低着头说道。

  “啊?你父母一会要来?”宋成暮转头看向夏子欣。

  夏子欣并没答话,两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手机屏幕。

  宋成暮见夏子欣也不答话,恶狠狠的看着我。

  我见宋成暮以为自己是骗他,赶忙解释到:“是夏子欣自己说的,不信你问她啊?她父母一会就来了”

  宋成暮又看向夏子欣问道:“你家长一会来?”

  “不来”夏子欣干脆的回答道。

  宋成暮虽然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但明显是想破坏自己个夏子欣晚上的好事,宋成暮扬着眉,一只手勾在我的肩头说道:“走,我们去那边说话,是不是今天李晓不在,你就觉得没人治的了你了。”

  我只是冷冷的瞧着搭在自己的身上的那只手,孟胖子知道宋成暮这一搂的意思,自然也不敢多话。。

  不一会课间铃声响起,老师从教室走了出来,转头看了一眼罚站的我们四人,看了几秒,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

  看见老班远去的身影,知道可以回座位上去了。

  不知不觉,已经最后一节自习课了,孟胖子已经坐到了我的旁边,喋喋不休的讲着一会自己要玩的游戏。

  我却全然听不进去,因为夏子欣确实是跟她的父母在电话里说了叫家长了,可是夏子欣为什么要否认呢。如果她的父母真的不来,那夏子欣是不是真要晚上跟宋成暮一起玩,甚至是过夜。

  想到这里,我顿时如坐针毡一般。

  自习课上老师坐在窗边看着报纸,教室的虽然有些喧哗,但还不至于嘈杂,大家似乎都在静静的等待放学。

  只有我,第一次这么抗拒下课,这样抗拒放学。他满脑子都是“不行。”两字,可又没什么办法,倒是那孟胖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唾液横飞的在我耳边说着那些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再用不了十分钟就要放学了,我好几次看见宋成暮不时的去瞧夏子欣,更是觉得心急如焚。

  突然我掏出了手机,但却看着屏幕发起了呆来,孟胖子不知我搞些什么,探头去看,我回过神来推开孟胖子那肉肉的脑袋。

  没过多久,老班进到教室,同学们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似乎人人都害怕,在这临近放学的紧要关头,老师的突然出现,又会把这放学的期限莫名的推后。

  老师站在讲台喊道:“林尊,夏子欣等下到办公室来”说罢,就推门而出。

  虽然老师还在,可是班上一下就喧闹了起来,这倒不是由于老师放学前叫人去办公室,因为这个习惯自开学就有,大家也早已习惯,只是班主任叫夏子欣和我,这两个距离如同天涯海角一般的人去办公室,班上谁都猜不到这是出于什么原因。

  几个同学已经围在我的身边,问道:“你俩?去办公室?为啥?”

  孟胖子也一脸的匪夷所思,也在等我回答。

  我一脸无辜的表情,表现的自己也完全一点线索都没有。

  宋成暮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明显自己跟夏子欣的计划有了变故,而唯一可能的原因,宋成暮也只能想到除了夏子欣外的另一个名字。宋成暮只觉得恨的压根发痒。

  夏子欣和我两人站在老班的面前,老班盯着夏子欣亲切的说道:“发生这种事,你怎么不告诉我?”

  夏子欣不知道老班说些什么,疑惑的问道:“老师,你说什么?”

  老班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道:“班上出现小偷,你看你还什么都不知道。”

  夏子欣诧异的说道:“小偷?”

  “你今天没交作业,老师是罚了你,但老师也是为你好,怎么你被偷了,都不告诉我?是不是罚了你,你就赌气?”

  “我被偷了?”夏子欣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看,你还真不知道,要不是这小子自首,就让他逃过去了。”

  我低着脑袋一言不发。

  “噢?”夏子欣半信半疑的瞧着我,他却低着头没有一点反应。

  “林尊,我已经给你妈妈打电话了,她一会就来。”老师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恩。”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答应到,可我此刻的心中却如同万马崩腾一般,我自己都想不到,为了阻止夏子欣晚上真的住在宋成暮家,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最后竟然坑的自己要叫家长。

  “还不把钱还给夏子欣”老班怒道。

  我从裤子口袋中掏出的二十元钱向夏子欣递了过去。

  夏子欣接过钱,往身后的的包里一塞。并没有再说什么。

  “你先回家吧,林尊这次是自首,事情也不大,就别告诉你父母了”老师对着夏子欣温柔的说道。

  夏子欣点了点头,就出了办公室。

  夏子欣刚出去,我就听见了两个自己此刻最不愿意听见的声音,一个是母亲大人的声音,另一个就是宋成暮的声音。

  果不其然,母亲推门走了进来,我在门关上之际,也看到了门外,宋成暮的身影。可门还是无情的关上了。

  老师似乎把平日里的对自己的积怨全部爆发了出来,母亲一边陪着笑脸,一边不断的捶打着我,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夏子欣到底在想些什么。

  刚出了办公室的门,我就加快了步伐,我太了解老妈了,前几天自己夜不归宿,再加上今天这事,新仇旧恨一起爆发,瞧了一眼老妈的眼神,果不其然有种要把我杀掉的感觉。

  “林尊,你给我过来!”老妈在身后大声喊道。

  我只能加快脚步,不然再同学的面前被老妈扇脸,那被同学看见,估计要被笑上很多天。

  出了校门,我正站在路边等着老妈,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把老妈的仇恨消除掉,可惜这个夜不归宿加偷窃的罪名,老妈已经要跟老爹同步了,估计今晚我很可能是要横眉冷对两人指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竟然是林刚,难道还是那天的事情,我看着李晓没了声音,应该是消停了,难道那飞机头还打算搞些什么。

  “刚哥?怎么了?”

  “林尊,你明天有事没?”

  听到林刚严肃的口气,心头不禁一紧,看来又有事要发生了,可是既然林刚都这么问了,我又怎么可拒绝,毕竟那天要不是林刚派手下来,估计我真得被那飞机头搞成残障人士。

  “刚哥,有事你就说呗,我明天请假就行。”话刚出口,我心中马上后悔了起来,明天是那孙鹏指定的时间,如果自己不去,估计又得惹出什么麻烦。想着老妈马上就会过来,我赶紧躲进来旁边的一个小巷中。

  “有个事情,我想让你帮我走一趟。”

  我笑着回答道:“刚哥,你说就是了,只不过我有什么事情能帮到你啊?”

  “我想让你帮我去查一个人。”林刚的语气没有一点的笑意。

  “啊?我……,是学校里的什么人吗?”

  林刚沉默了一会说道:“不是,是外边的人。”

  我心中不禁苦笑,自己也就能在学校打听一些事情,外面我认识的人估计还没有薛凯多呢,怎么会找到我呢,可是林刚多次帮我,这话我也只能咽到肚子里去。

  “刚哥,什么人?我在外面谁都不认识啊。”

  “就是因为你在外面谁都不认识,所以我才想到了你,如果是我手下的兄弟去,估计对方多少会听到风声的,这个忙我希望你能帮我。”

  我心头一沉,林刚既然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好在这事并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刚哥,你说吧,要去找谁?”我心下一横,干脆利落的问道。

  “一个叫红樱的女人,是在B城花街混的,那地方我兄弟们常去,实在是不好打听,很麻烦,所以你帮我去一趟那里,帮我找到那个女人。”

  “厄,是在B城,B城我就去过两次。花街什么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小心的解释道,希望林刚能想想其他的办法。

  “没事,你去B城问一问就行,你今天就去吧,这事非常的急,怎么样?”林刚的语气非常的严肃。

  “这……。”想到要去B城,在自己没去过的什么花姐,找一个名字叫红缨的女人,这种事在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就算自己答应了下来,到时候空手而归,更是不好面对林刚,况且这事好像还挺严重的。

  林刚听到我为难的话语,沉默了好一会,笑着说道:“你有银行卡没?”

  “啊?有啊?怎么?”我诧异道。

  “那就行,我现在给你卡里打上20万,这事就交给你了,我刚才忘记你才是一个高中生,你把卡号给我,我现在给你转过去。”

  卧槽,20万,给我?听到这个数字,我那小心脏也不禁怦然心动,可是网上都说十几万都可以买人命了,现在林刚竟然一下子要给我这么多,这事看来很不简单,不禁心里更是恐惧起来。

  “刚哥,你给我这么多钱干嘛?”我赶紧问道。

  “我是给你的吗?我是知道你一个高中生,没有活动经费,而且要去花街估计用钱的地方也不少,这就是当活动经费了,你也不用太在意,只要把这个女人找出来就行。”

  “刚哥!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怎么会找我呢?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办好啊。”

  林刚突然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说道:“我听到消息,你跟那个女人见过一面,所以这次才拜托你去。”

  “我和她见过?她长什么样?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要知道她长什么样,是什么人,那我要让你去干嘛?这事我们不能直接插手,对头看着呢,你一个外人找她不容易引起注意。”

  “厄……,你真觉得我能办好吗?”我怯怯的问道。

  “当然,我相信我兄弟,你放手去干就行。”

  虽然我一直自诩是林刚的兄弟,可都是单方面的想象,没想到这林刚竟然真的如此看待我,胸中不禁起伏起来。

  “好,我这就去,有事我再给你电话。”

  “路上小心。”

  挂了电话,看到在学校门口着急张望的老妈,心中满满的都是歉疚,可是林刚既然把如此重要的事情都交给我了,我也不好辜负他,只能等到事情结束,好好的跟老妈认错了。

  把银行卡号发给了林刚,没过五分钟,支付宝上就显示了20万的转账,我盯着那一串数字,从小打大我身上还没有装过超过3000块钱,见到自己卡里竟然一下有了20万,脑海中各种各样的欲望都爬了出来,可转念想到这事是林刚的事情,这些钱也自然只能用来活动了。

  我在路边的一处银联,一下子就取出来5000块钱,塞在裤子兜里满满当当的,随手打了辆出租,刚开始司机还不愿意,可是架不住我让他开价,然后就顺利的就上了高速,没用几个小时,就到了B城。

  下车走了快把半个小时,问了好多路人,竟然没有人知道花街,我毫无头绪,看到已经是半夜,只得随便寻了个旅馆住下,等到明天再想办法,开好了房间,事情竟然刚开始就碰了壁,我如坐针毡的在房内转悠。

  突然,床头的电话响起,我接了起来。

  “大哥,需不需要按摩?”

  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这是小姐的电话。说了声不用,随即挂断。可这一莫名其妙的按摩电话,却一下子打开了我的思路。

  我心想,自己还是别从各种地图和路上去问,应该去找一个老出租车司机,他也许会知道这花街的位置。

  除了这个办法,也没有别的线索,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我从小旅馆旁的ATM上索性一下子取出了2万。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我见这司机已经是地中海的发型,开口问道:“师傅你知道这个花街吗?”。

  那司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当然了,你要去?”

  我突然觉得这个红缨可能是一个小姐,毕竟正常人那里会取这么一个日本名字。

  我又塞过去几张钞票,让那司机给我好好讲讲,那司机口若悬河起来。

  不一会,车辆就行到了一条巷子内,两旁没有A城那种各种招揽生意的招牌,除了两旁停着的各种豪车,那一间间都似普通的娱乐场所一般。

  司机热情的介绍了,这就是b城最有名的花街,我下车后,见这不长的巷子两旁有着为数不少的商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去哪一家打探比较好。

  我决定一家家的挨个探访,刚踏入一家店内,就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围了上来。我向他们打听红缨的下落,可是那些姑娘见我是为了找人,刚才如花的笑脸一下都消失不见。老板娘很不待见的告诉我没有,并且还把我请了出去。

  我走了两三家,基本上全是这样的过程,有些人看在钱的份上,倒是招呼了我,弄了半天我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倒是被这些小姐忽悠的喝了不少的酒。

  我站在巷子中央,晃了晃脑袋,我很少喝酒,一下被人灌了几杯,马上就有了反应。

  “要不要命了?”

  我手挡在眼前,只见一辆车在我的身后,疯狂闪烁着车灯。我隐隐看见那车顶有白色的灯牌,知道是出租车,走了过去便要拉开车门进去。

  那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估计以为我是个醉鬼,赶忙把车门都锁了。我拉了两下毫无动静,伸手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

  那司机骂骂咧咧道,但是声音极小,我也听不到什么,但司机还是把车窗降了下来。

  “收工了,不拉客!”出租车司机头也不转的说道,估计他最讨厌的客人,便是这种喝醉的人,轻的拉着他胡搅蛮缠,重的吐的他一车,他还得送那回家。

  “你好,我不坐车,我就是问个事?”我说道。

  “问什么,要问问别人去,我还忙呢!”说罢,就要升起玻璃。

  我突然伸手按住那玻璃,不等那人开骂,先是递了几张大钞进去。那人一接钞票,又把玻璃降了下去。

  我一不能打,二也没薛凯那么会说,唯一能够仰仗的力量,就是这金钱的力量了。

  “我想问问,这里最好的店是哪一家?”

  更kp新…最快上、酷`匠网

  那司机刚要开口,后面响起了喇叭声,我一瞧,后面已经堵了两辆车了。

  我又塞给那司机几张钞票说道:“麻烦你,告诉我?”

  “您等等啊,我先把车停了。”说完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听你声音不像是本地人啊?”出租车司机边走边说。

  “是,是,刚来。”我答道。

  “我看你出手,一定是外地的富二代,哎,我刚才是心情不好,其实我们B城的人都是乐于助人的热心人。”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最好的店?”

  “你开什么玩笑,我开了八年出租车,连这都不知道,我还当什么出租车司机。”

  我沉默了一下,说道:“这城里最好的就是这条街么?”

  出租车司机手托着下巴说道:“不瞒你说,其他地方原先也有,只不过都给打击了,这条街后台硬,所以才这么红火,全城的花街就这一条。”

  我点头了点道:“那这里哪一家是最好的?”

  出租车司机伸手向我的身后一指说道:“那个最高的楼,楼顶的几层就是最好的”

  “噢,谢谢,谢谢。”我说完,又从口袋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司机,转身就朝那刚才司机所指的那楼走去。

  “哎!哎!小伙,不行啊!”我刚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那出租车司机的声音。

  我心想,这人也太贪得无厌了,也不理会还是依旧往那边走去。

  “小伙,你听我说,你这样进不去的!”出租车司机一把拉住我,我本想发作,可一听他这么说,也只得停下问个究竟。

  “怎么?我进不去么?”

  出租车司机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缓缓开口说:“这上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更何况你这样的外地人。”

  我从裤子兜中拽出一个塑料袋,打开里面全是钞票,是剩下的钱,有个二万多。

  出租车司机见到这钱,眼睛都为之一辆,但却叹气道:“小伙,你这些钱,去下面的别家玩那是够够的,可是你要去上面,那就少太多了。”

  我一呆,这地方个规格倒真是大出我的意料,就算是A城的俱乐部,这些钱也够去个两回了。

  “那我再去取些。”我喃喃道。

  “不行,小伙,那地方是会员制的,您就是家财万贯,也得经人介绍才能进去。”

  我听到这,只觉得头大,我就是想上去打探一下那红缨的消息,能找到的几率本就不大,现在看来就连上去,都不是那么容易。

  那出租车司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开口道:“不过小伙,你也别担心,有钱什么事情办不了,我家里认识一个人,就是这里的会员,我让他把你介绍进去不就行了。”

  我点头道:“这样也好,那你快把他叫来吧。”

  出租车司机皱着眉说:“小伙,你这可就不懂行情了,我叫的那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晚上一个电话就叫出来了,明天一早我陪你去见他。”

  “啊?没别的办法了么?”我此刻分秒必争,听到这事要弄的明天早上,不禁感到烦躁不安。

  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说:“只能这样,还有……那个……。”

  我见他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心中想到这人可能又要开口要钱,便开口问道:“有什么你就直说”

  “那个……小伙,你就是有钱,你也不能拿个破塑料袋装钱啊,这样你还没进人家门,就给人当暴发户一样轰出来了,还有……。”

  我愣住,我平时都不怎么带钱包,毕竟大多是的时候,都是穷的叮当响,没想到要进个这种地方,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但事到如今那司机说什么我都要听。

  出租车司机停了一下,接着说道:“你这衣服,完全不像是富二代的做派,这样子恐怕不行,明早我先陪你去买衣服。”

  我转头看了看那高楼,心想今夜大致也只能这样了。转身上了那出租车司机的车。

  那司机一下子从初见时的冷漠变得殷勤无比,在车上又是给我递水,又是递烟的。

  “小伙,你住哪里?”出租车司机满脸堆笑的从后视镜中看着我。

  “厄……叫做朋来旅馆。”我看着窗外回答道。

  “小伙,你咋能住那种地方呢,要是明天人家问起,你说那地方,那也太掉价了,人家肯定会怀疑你的。”

  我心想怎么这么麻烦,没好气的开口道:“那你说怎么办?”

  “我这就跟你去那旅店,把行李拿出来,然后咱去B城最好的五星酒店,这才配的上您的身份!”

  我一想,自己没什么行李,开口道:“你就直接带我去你说的那个酒店吧”

  “哎,富二代就是富二代,行事就是这么潇洒,您坐稳。”出租车司机一拉手刹,车走了起来。

  我看着窗外那闪烁的流光溢彩,心中却想说不定这红缨此刻正跟着客人纸醉金迷呢。

  不一会,司机就笑着说道:“到了,小伙,你瞧瞧,我们b城的酒店也够气派吧!”

  我回过神来,凝神一看。这酒店大门虽是晚上,依旧灯火通明金碧辉煌。门外的装修也都是极为讲究。

  我开口道:“好吧,那我就住这里,明早你来接我就行,我早上会在大门等你。”

  “呵呵……。”后视镜的出租车司机突然又面露难色。

  “还有什么事情吗?我问道。

  “小伙,你不知道,我家离这酒店,有些距离,主要是这地段房价太过,我也买不起,所以住的远,明早我想早点来,可是你不知道,这B城的交通那叫一个烂。”出租车司机犹如打开了话匣子一般。

  “那……你是?”我听这人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也没听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小伙,要不……我今天,就陪你住在这里算了,明早咱们一起出发,购物街离这酒店还近,都不用坐车了。您看……合适不?我主要是为您着想。”

  我皱着眉,没想到这老汉竟然要跟自己住在一起,虽说却是方便了很多,但他总觉得怪怪的,不过办事能方便一点快一点。我也没有反对,点头说道:“这样,那你就跟我一起住吧”

  出租车司机听到我这样说,双眼泛出精光,兴高采烈的说道:“今晚啊,我给你好好说说这B城,包您明天就变成一个本地通。”

  我尴尬的笑着下车,那出租车司机也麻溜的跟了下来,把车钥匙往那门童的桌子一放,说道:“我们今天住这,你帮我把车停好吧”

  门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出租车司机怒道:“小心停好”

  我笑笑,进了酒店。

  开好了两个房间,那出租车司机一个劲跟我说,一间房子就够,可我哪里会跟他同住,最后借故休息,才能安静的休息。

  第二天,我还打算睡到中午。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我开门一瞧,果然是那出租车司机,满脸浮肿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小伙,你起来了?可真早,我以为你们这种有钱人,不睡到中午那都不叫睡觉的。”

  “你也挺早。”我说道。心想妈的,要不是你这么着急,老子还真想睡到中午。

  “那小伙,我们这就出发吧。”

  “恩,去找你的熟人吗?”

  “不,不,是先去买衣服啊,你忘记了”

  我皱着眉头,想到要去买衣服,而且还是跟这个话多的老汉,还真是让我犹豫了起来。

  “小伙,那个我先去烧水,您喝口茶,咱们再动身。”出租车司机满脸堆笑的说道。

  “噢,你是叫?”我见他热情似火,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小伙你就叫我老刘好了”出租车司机不知道从哪弄来两包茶叶,全部倒入了茶杯之中。

  “嗯,老刘,那我问你,你认识……红缨吗?”

  “不认识?估计也是什么达官贵人吧。”

  我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心想自己怎么会问他。

  喝完了茶,我当真就跟这老刘一起出门购物了,只是在进入商店之前,在银行柜台直接取了8万出来。

  我穿上帅气的黑色西装,甚至我那凌乱的自然卷头发,也被老刘软磨硬泡的拉进了理发店给收拾了一番。

  我俩没有坐老刘的出租车,而是打了辆车,向那老刘熟人的地方去,我话很少,那老刘平时开车就爱跟顾客闲聊,此刻碰到自己同行,又是认识,那话匣子一开。一路上没有片刻安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