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的,那不知道,王老板,觉得投入多少可以接受?”

  “我没什么特别注意的地方,你觉得行,我都接受。”

  “王老板,我觉得这款不错”吴桐的身子俯向前面,指着桌上的资料说道。

  我心中一惊,咖啡厅本来就不大,而且非常安静,吴桐和那男人的话,偷听起来不怎么费力,都可以尽收耳底,没想到吴桐竟然干起了保险,虽然是正经的工作,可是我心里却总感觉怪怪的。

  “这个,您觉得可以吗?”吴桐幽幽的说道。

  那男人似乎连看都没有看那吴桐指着的说道:“吴小姐的眼光差不多,多少钱吴小姐不用管了,我不会跟吴小姐讨价还价的。”

  “那王老板,我们就选这种了?”

  “好的。”那男人的笑容中充满了得意之色。

  吴桐从包里又取出来了一叠文件似东西,但这次她没有递给那个男人,而是自己起身直接坐到了那个男人的旁边,我吓了一跳,赶忙端起啤酒杯装作喝酒,但是吴桐却连一眼都没有朝着我这里看过来。

  我心中暗骂自己傻,既然吴桐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坐在这里,自己还左躲右闪的干什么。放下杯子,看见吴桐穿着一身黑色长裙,上面披着一个淡黄色的小披风,长裙是连身一直是脖子的,只是到了脖子那里变成了蕾丝的式样,加上吴桐此刻那一头卷的长发,显得既性感又成熟。已经完全看不出一点高中生的模样了。

  我虽然对吴桐了解的不多,但在班上也一起坐了那么久的同桌,从来没有看见过吴桐穿这样子的东西,吴桐从来都是少女的衣服,图书馆的卖骚,也是时下女孩爱穿的样子,可是今天看见吴桐穿了这身过分成熟的衣服,才发现吴桐还有萝莉变成了御姐女王的功能。

  郭荣见到我的眼神都要发出光来一样,不自觉的向后一瞅,拿咖啡匙在我的眼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来,脸上显得不好意思起来。把那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

  吴桐亲密的给那个男人讲解合同上的细则,那男人频频点头,但我同是男人,自然很容易的注意到了,那男人的的眼睛不时的往吴桐的脖子上去看。那视线简直太下流了,但我脑海中却立马脑补出了吴桐躶体的样子。

  吴桐似乎全然没有察觉,身体还是离着那个男人很近,我心中有些火气,我也是男人,我太知道这个距离,那男人一定是可以闻到吴桐身上的味道,想到此我感觉到很不舒服,大声的喊了声服务员。

  服务员过来问我需要什么,我又点了一杯啤酒,我倒不是多想喝啤酒,现在一肚子的气,故意大喊一声,只是希望吴桐能够注意到自己跟那个男人的距离有些亲密了。

  可更让我生气的是,吴桐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那个男人向着自己瞟了一眼,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男人表情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吴小姐,你别说了,你就告诉我,字签在哪里?”

  “这里。”吴桐的手熟练的翻到了合同的最后。

  那男人没有一点犹豫,接过吴桐的笔,爽快的签完了。签完字后又看了我一眼。

  我本来的性格对于这样的老汉,那是不敢正面挑衅的,可是此刻不知道是怎么了,面对那老男人的眼神,我没有躲避,反而坚定的回击了他。

  那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奇怪,凑到吴桐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吴便摇了摇头“哈哈,吴小姐,你可真会开玩笑!”老男人大笑着说道,随后把眼光从我的身上移回了吴桐。

  吴桐把合同什么的装好说:“王老板,合同已经签好了,我可以帮你去办理哪些手续了,你看你哪天有空?”

  “我哪天都有空啊,晚上我都没事做的。”

  “这样子啊,那我再打电话给你,到时候您来取就行了。”

  “还要取啊,吴小姐可以辛苦一下,那天直接给我送来吗?”

  吴桐虽然还是带着笑容,但是我还是能从中看到一点的难堪,我此刻真想冲过去,一把拉开吴桐,然后给那个中年男人几拳,可这老汉,我这身板毕竟收拾不过。也只能干坐在这里,看着两人着急上火。

  郭荣也不说话,但我看她表情,估计吴桐和那男人的对话,她也全都听在耳朵里。

  “噢,好吧,那东西一弄好,我就给王老板送过去。”

  “吴小姐,你看你老是叫我王老板,是不是觉得我是暴发户土豪啊,这我听着很难受啊。”

  “王老板,你误会了,我对你可是特别的尊敬。”吴桐笑着说。

  “你要是真的尊敬我的话,你就叫我王哥吧,这样听着亲切的多。”男人一脸严肃的说道。

  “呃,好吧,王哥,这事我会尽快去办。”

  “不急,你慢慢来,哥哥等你。”

  吴桐看了看手表说道:“是是,那就不打扰王老板,不,是王哥的时间了”吴桐说着伸手去拿自己的挎包。

  “妹子,我的意思是,你看今天时间不晚,我们是不是可以去看场电影。”

  “电影?”吴桐的表情有些难堪。

  “是啊,我很久没去过电影院了。”

  “可是,已经十点了,再说我也很少看电影的。”

  “妹子,你可不能这样啊。”男人的语气显得不那么和气。

  “这样吧,王哥,今天确实是太晚了,我明天还要早早上班的。”

  “哎呀,妹子,这你不用担心的,你这保险,卖出去不就行了,大不了我再多买两份。”

  “这不太好吧!”吴桐的表情已经没了笑容,而全是难堪了。

  “妹子,我们看个电影,你放心啦,完了我会把你安全的送回家的。”

  “王哥,要不还是改天吧。”吴桐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妹子,你才说了几句,我就答应买你这些保险,你看我就想让你陪我看个电影,你这都不答应,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吴桐沉默了。

  “妹子,看完电影也才不到十二点,你就这么不给你哥哥面子么?”男人的语气已经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好吧!”吴桐答应了下来,伸手去拿自己的包。

  那男人听见吴桐答应,那简直是喜上眉梢,不等吴桐伸手,已经帮她把包提了起来。

  我见她竟然答应了下来,内心如同是五雷轰顶一般,这个男人,我越看越觉得不是什么好人,吴桐要是跟他出去看电影,那还能是看电影,两人估计直接就上演爱情动作片的戏码。

  吴桐和那男人都已经起身,看来马上就要走了。

  我眼睛死死的盯着吴桐,可是吴桐竟然没有朝我看上哪怕一眼,而那个男人高兴的完全不在意我了。我把手中的啤酒杯攥的紧紧的。

  我心中五味杂陈,看到那男人猥琐的笑容,怒火然然升起,两人慢慢的走了过来,吴桐目视前方,似乎我和郭荣是透明的一般,而那个男人,如同是得到了骨头的狗一样,脸上笑开花。

  我知道,如果吴桐跟这人出去,这邪恶的中年人,对付她的办法,那我简直都无法想象,吴桐脱下那身黑色连身裙,被这个男人撕个粉碎。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心里是如何对待吴桐,吴桐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她的水性杨花的性格,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但说是朋友吧,又好像没有什么共同的经历,手中的啤酒杯攥的紧紧的,我在心底暗自决定,那个男人一旦走过自己身边,那么就得朝他头山招呼,进医院或者是进派出所,我都不再考虑了,今天,现在,我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吴桐和那个男人就这样走了过来,我打定了主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玻璃杯。

  “服务员,啊!啊!”

  吴桐向后退了几步,赶忙用手拍打那倒在身上的咖啡。

  “你没事把?”吴桐身边的男人关切的问道。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是想叫服务员给我添点咖啡,哪知道你们从这里过。”

  吴桐双手拍打那洒在身上的咖啡,黑色的连身裙,正面胸部的下面已经是咖啡色的一片,甚至那咖啡还从她的裙角一点点的滴落下来。

  “你长没长眼,真是”那男人对着郭荣骂道。

  “好烫,好烫”吴桐此时才喊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郭荣并没有因为那个男人的人身攻击,而反唇相向,只是一味的赔笑道歉。这完全不像是郭荣的作风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小疯子是故意的。

  我正准备好了,要等那男人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自己来一个痛下杀手,没曾想被要咖啡的郭荣给打断但是听到那个男人骂郭荣没长眼睛,顿时火气又重新燃了起来。

  他想起身去教训一下这个猥琐男人,可是刚要起身,却看见郭荣对着自己做着鬼脸,眼神还不住的往那男人的方向转,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我本来就要动手,见到郭荣这样,心下苦笑,看来这郭荣确实是故意的,但目的是什么,我却怎么也猜不到,但郭荣这样,我也只好静观其变了。

  那男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发觉,关切的问道:“妹子,严重吗,需不需要去医院?”

  吴桐赶忙说道:“不用,不用,”

  那男人见吴桐没有大碍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眼睛还是瞪了下郭荣。

  “王哥,你看,我这……,我们还是改天再去电影院吧”

  男人见吴桐确实是一身的咖啡,这样去电影院实在是不好看,但是这机会千载难逢,他估计是不想就这样子错过,到了嘴边的肉,这男人怎么会不着急。

  “都是我的错,,一会你跟我去我家,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洗了,这样好吧?”郭荣殷勤的说道。

  “去什么你家,洗什么洗,妹子,我们直接去商场,我给你买一身更漂亮的”男人听见郭荣的道歉,更是生气的说道。

  “王哥,谢谢你,可是这衣服是我最喜欢,而且既然是她的错,我必须要让她给我洗干净。”

  “是是是,那我们就走吧”郭荣赶忙答应了下来。

  我虽然还是不明所以,但是见到吴桐今晚不用陪那个猥琐男人一同去看电影,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来,只是坐在那里看郭荣如何进行下去。

  “吴小姐,真的……。”那男人说道一般,也发现这样子的情况下,还让吴桐陪自己去看电影,确实显得自己那好色之心太过明显了。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对吴桐说道:“那行,妹子,那我就先走了,东西弄好了,你给我电话。”

  吴桐点了点头,男人无话可说只好转身离去。

  “你怎么卖开保险了!”男人刚出门,我就质问起了吴桐。

  吴桐瞧了一眼郭荣,低声说道:“你干嘛来这里,而且你朋友是故意的吧。”

  我见吴桐似乎有意思维护那个男人,有些生气的说道:“怎么?你还想跟他一起去看电影,他能光看电影?”

  郭荣此刻也不说话,坐在那里如同是一个陌生人一样,脸上的神色没有一点的变化。

  吴桐似乎被我问的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幽幽的开口说道:“不是,这些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吧。”说着又瞧了郭荣一眼。

  郭荣此刻好像才回过神来说道:“林尊,你明天请假吧,我有事要找你商量!”

  我看着郭荣一本正经的表情,似乎真的好像有什么事情,而且似乎吴桐在场不方便说一样,我现在请假什么的太好了说了,也没细想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郭荣说着起身就走。

  郭荣刚出了咖啡厅的门口,吴桐皱着眉头问道:“这姑娘是谁?”

  “我朋友啊,怎么了?”

  吴桐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回去吧,太晚了吵醒她也不好。”

  到了吴桐朋友的小店,上了二楼,她室友已经睡在了唯一的卧室内。郭荣把客厅的沙发靠背放下,变成了一张简易的小床,我瞧着,心底嘀咕,这小床也睡不了两个人,就算是硬挤着睡下,晚上一定也干不了什么事情,不由得有些失望。

  “我睡地下吧,你睡着沙发床。”

  吴桐一愣,微笑着说道:“没事,你睡上面吧,我睡地下也行。”

  我撇了撇嘴说道:“算了,你这身体……,还是我睡地下吧。”

  吴桐听到这话也不再说什么,我俩一起把茶几轻轻的挪开,郭荣在地板上铺上了好几层摊子,摆好了被子枕头。

  我俩小心翼翼的洗漱完之后,便各自钻如了被窝,倒是这吴桐,似乎一点避我意思都没有,就在我面前脱了的只剩下内衣,钻了进去。客厅中还留下一盏小小的壁灯。

  突然,有一个头从床上伸了出来,我刚有些要入梦,见到吴桐正盯着自己,刚才半梦半醒的状态被吓到烟消云散,张着嘴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今天怎么了?离家出走了?”吴桐鬼头鬼脑的说道。“你……你没睡着么?”我怯怯的问道。

  “当然没有,我心里也有些烦的,今天你干嘛要那么说我。”吴桐说道。

  “啊,我是乱说的,你别当真。不过那男人真的看着不像是什么好人。”我赶紧解释道。

  “不是,我是想问,你为什么非要管我?”吴桐的语气显得真诚无比。

  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的心中也没有答案,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有些在意吧。”

  “在意?你好一点,你别说你喜欢我?所以才这样。”

  “也许有一点吧。”

  “真的?”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也别当真。”我心中实在是摆不清这吴桐应该放在自己心里的什么位置。

  “噢,我不当真,那你说的都是假话咯?”吴桐的语气有点古怪。

  “厄……也不是,真的假的你都别当真。”我难堪的说道。

  “我交过很多的男朋友,而且你知道的,我这个人还爱慕虚荣。”吴桐这样说着,但是脸上却没有一点变化。

  我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是啊,有时候我想想,我也觉得自己是个坏女孩,爱情什么的我碰不见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吴桐翻了个身回去。

  “我觉得你也并不是很坏。”

  “是么?你也见到了,我跟很多男的都有一腿,而且他们,都是把最坏的一面展示给我。”

  我听到这话突然想到自己对吴桐事情,脸上一红说道:“你总会……遇到对的人的。”

  吴桐似乎也感觉出了自己刚才这话似乎有些不太妥当,轻轻说道:“你挺好的,可是,我们都不算是厉害的人,都像是小猫小狗一样,没有什么能力。”

  “我知道的。”我回答的非常快,对着这个观点,我根本不用思考。

  吴桐感觉有点诧异继续说道:“所以虽然看着下贱无耻,但我还是想跟更好的人在一起,即使这人并不是真的为我好。”

  我沉默了一会说道:“那你这样,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对的人。只能天天陪在他们的身边。”

  “你说的对,可爱情不也是自找伤害,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也许才更值得一些吧。”

  “就算不受伤,我们也都是慢慢的变老,如果可以为了爱的人,痛痛快快的伤透了心。我觉得也不算白活。”

  “因为你比我过的还好一些,所以不知道现实的残酷,才会有这样的错觉。”吴桐说到自己身上,语气有些变化起来。

  “是吗?大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吧。可我觉得对爱情有些憧憬,不也是挺好的一件事吗?”我脑中突然想到了郭荣,这样的一个白富美,感觉过的也并不比我这种屌丝开心多少。

  吴桐听完沉默了一下,又问道:“你没有爱过,你要是不顾一切的爱过,最后却只有心碎,你一定会后悔的。”吴桐的语气显得非常的悲伤。

  “你这说的,难道你除了那些人之外,你还跟别人好过?”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是爱情,真的爱情。”吴桐语气十分的黯然。

  我听她这么一说,不知道怎么了心中突然一紧。

  “我看过好多爱情电影!”我突然这么说。

  吴桐一愣,转瞬笑着说:“哼,你还好意思说,都是日本的爱情动作影片把。

  我没想到吴桐会这么说,面上一红赶忙说:“不是,我是看正经的爱情片。”

  “爱情被你弄成这么严肃的东西,难道你是教授么?”

  “厄……反正我向往那种美好的爱情。”

  “噢呵呵,那你加油啊,先找到人再说,不然还是要让你孤独终老。”

  “那你可要加油啊!”我突然这么说道。

  吴桐听我这么说过,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我加什么油?”

  “变的美好一些。”我说的煞有介事。

  “神经病,说的是我的什么人一样。”吴桐娇嗔道。

  “你要命的地方太多了。”

  “啊?我要命?什么地方?”

  我索性也不在遮掩,一字一句的说道:“比如人际关系太复杂,变相的出卖自己。”

  “是啊!我就是这样人,怎么会跟美好有关系呢。估计我这辈子也遇不到美好的人。”吴桐冷冷的说道。

  “可也因为这样,才让人担心,让人觉得,只有在她身前替她挡住这些,防止她真的掉入地狱。”我静静的说道。

  我躺在地上,并不知道床上的吴桐心里是怎么想。继续自说自话的的说着:“你不觉得那种特别完美的人,让人没有地方去爱她,没有可以靠近她柔软脆弱的地方。完美是一种距离,就像是一束娇艳无比的花,无论走的多近,你都发现这花依旧美丽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可最后的最后,你摘到了最美丽的这朵花,她却依旧那么美丽,似乎风雨或是时间都不能伤害她分毫,可你却悲哀的发现,这花,原来只是一朵假花。她不会凋谢,也从来没有真正的盛开。”

  “说的真好。”吴桐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怎么好?”我不知道吴桐这么说到底是指什么。

  “我说现在这样真好。”

  我听到吴桐这么说,也感觉到这昏暗客厅如同是世外桃源一样,笑着说道:“我也是这么觉得。”

  “你啊,今天到底为什么要来我这,还有为什么要监视我,你说清楚点好不好?”吴桐挪揄道。

  我这才想到这次出来的目的,脸上红了起来,心里顿时觉得太对不起此刻的吴桐了,她完全是拿我当好朋友敞开心扉的聊天,可我却时不时的想要上她。

  吴桐见我又不说话,伸手下去狠狠的掐着我的手臂。

  我被这一掐,立马从胡思乱想当中回过神来,高叫着:“梅超风!”

  吴桐见我骂她,更是用力掐我,说道:“我就是梅超风怎了啦!”

  我被她这暴力的行径,掐的呲牙咧嘴,笑着好不容易才掰开那掐着自己的手。

  吴桐想往回抽手,可手却被我突然抓住,不让她拿回来。

  我握住了郭荣的手,感觉自己心跳如同奔腾的野马一般,感受着吴桐手上的温度和柔软。

  吴桐并没有使力的再次抽回,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话,但同时却能强烈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甚至是彼此的心情。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吴桐轻声的说道。

  我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吴桐开口了。不急不慢的一点点的讲了起来。

  吴桐说她交过不少的男朋友,她小学的时候长的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说是难堪的那一类,但是到了初中,不知道到底是吃了什么,整个人发育的特别快,当时最让吴桐懊恼的一件事,就是体育课时,男生总会盯着她的胸部看,她虽然才是初中,但发育却比同龄的姑娘快的多了。

  而在小学时,她总是默默的一人,看着旁边人不停的打闹,但是初中之后,这样的羡慕却成了麻烦,因为她的无关渐渐长开,夸她漂亮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而那身边围着她转的男生也同时多了起来。他们都要在他身上恶作剧,虽然刚开始吴桐感觉到了很开心,可久而久之他就厌烦无比,而且特别厌烦那些她不喜欢的男生来招惹自己。

  她一门心思的好好学习,看着身边的同学传纸条、写情书,她也并不羡慕,虽然她也收到了不少的情书,而且下课后回到教室,也总会发现抽屉里有许多的零食,她也会打开来吃,但并不会追究到底是谁偷偷的送给她这些,她总觉得这些太过无聊幼稚。

  这样一门心思学习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初三,可她却并不能维持这种,让老师和家长拍手叫好的状态,她喜欢上了一个人,那是同年级的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并不算优秀的人,他的学习成绩十分的糟糕,但是他会玩乐器,体育也好,在篮球场打球时,吴桐总会装作别的事情,在那里偷偷的看他,当然,偷偷看他的并不只是吴桐一个。

  这种充满的叛逆的男生,让吴桐无限的憧憬,她一直以来都太乖了,从出生到现在,虽然父母亲戚都夸她,可她并不觉得快乐,她总觉得没有自己的生活,看见学长那样刺激的生活着,她心底是深深的羡慕和崇拜。

  学长在打球的时候,也渐渐的发现了这个女生,一来是吴桐确实看的有点多,二来是她确实是漂亮的女生,男生堂而皇之的接近吴桐,吴桐说她当时只感觉到害怕,但那是喜悦的害怕。

  不久,他们两人就在一起了,这个坏坏的男生让吴桐犹如走进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她从来不从知道的世界。她忘了父母与老师的话,忘了同学的风言风语,甚至忘了自己所有的矜持。男生想要尝试的一切,她也义无反顾的尝试。

  后来她堕落了,这个词在她的耳边由不同的人不断的说了出来。但是她的世界已经只有了他,他便是他的全部。可她知道,有些东西是错误的,可每当他说出,你变了,你可能不爱我了,吴桐只有硬着头皮去接受,硬着头皮陪着他堕落。

  后来,这个帅气的男生在即将要初三毕业的时候,竟然进了少管所,而被丢在外面的吴桐竟然身上还带着他的孩子。父母已经跟她彻底的反目成仇。但她还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父母流着泪为她办理了休学的手续,而她一次次的往少年所去探望那个男生。

  当她眼眶含泪的告诉他,他们有了孩子时,那男生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喜悦的表情。而是冷冷的告诉她,这孩子必须打掉。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央求他重新考虑,可他却是同样冰冷的拒绝,她去了几次,男生对这事却是越来越反感,甚至威胁她,不把孩子打掉,就出来弄她。

  那是她的一个孩子,也是第一个被打掉的孩子,她说最近老王陪她一起去医院的时候,她甚至都听到那医院的垃圾桶内传来未出世婴儿的哭声,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或者指责她。

  客厅中安静了下来,我带着吴桐的过去,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吴桐早已没了人影,茶几上倒是放着豆浆和油条,一楼似乎已经忙乎了起来,虽然没跟老王请假,可那老王现在也拿我没什么办法。我倒也心安理得的吃起了桌上的早餐。

  吃饱喝足之后,我想着继续留在这里也太尴尬了,不如去找郭荣,好好的问一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略显尴尬的跟吴桐室友,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孩子打了招呼后,呼吸着清爽的空气,还真是神清气爽的感觉。

  {酷^匠网正版`S首》}发

  给郭荣打了个电话,这小妮子的声音还处在半梦半醒之间,但却还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我站在街头,想着这天天有白富美接送,倒真是生平的一大快事。

  没一会,那辆银色的跑车杀到了我的身旁。这小女人行事倒真是雷厉风行。

  我坐到了副驾驶室的位置上坐了进去,心中顿时像开了花一样。有了一种白富美是自己女朋友的幻觉,虽然是幻觉可是感觉却很好。

  我满脸堆满了爱心,直勾勾的瞧着郭荣。郭荣露出鄙夷的神色看他,说道:“傻逼!你别笑的那么猥琐。”

  我反应过来,自己得意过头了。赶紧装作成熟稳健的男人,晃晃头看看手表说道:“那我们出发吧,去哪了啊?”

  郭荣的回答就是一阵激烈的轰油声,跑车如猛兽一,吼叫着冲了出去。

  路上车辆很少,而且又是单向行驶,虽然如此,郭荣还是显得特别专注的开车。

  郭荣不说话,我的注意力全在郭荣身上,便觉得此刻的车内安静如湖面一般。只有郭荣的呼吸声,能带出一圈圈的涟漪。

  剧烈的幸福感向我扑面而来,他偷偷的瞧着,郭荣耳朵后面的几缕发丝,落在白皙的脖颈上。我一想到什么,跑车和女朋友,在这一刻都好像是美梦成真了一般,那肾上腺素便如泉水般,在身体里四处乱流。

  “你老盯着我看什么看,不怕影响我开车,来个车毁人亡。”郭荣依旧是目视前方。

  “哪有,我就是看看风景。”

  我不等郭荣回答,赶忙打岔道:“我是想问问,你昨天干嘛要我请假?”

  郭荣沉默了一下,说道:“当然有一些事情了。”

  我心中一紧,这疯疯癫癫个郭荣,只要一严肃正经起来,那肯定是没有什么好事的。

  “怎么来?难道是你男朋友又出事了。”我最后还是这么按部就班的问了出来。

  “傻逼,我没男朋友,你也别跟我再提他。”郭荣毫不隐晦的说了出来。

  这一下反而弄的我哑口无言了。

  “可是能有什么事情,让你这一脸苦大仇深的!”我虽然怕郭荣生气,可还是这么问了出来。

  “当然有了,我已经把他看清了,他这事在我这里已经算是翻篇了。”郭荣的语气冷静异常,不带有一点的感情色彩。

  我虽然觉得她这么理智的认清现实是对的,可心里上怎么都接受不了,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反驳,说道:“可你这有权有势的,你别说让我请假,就是为了陪你兜风。”

  “傻逼,你想的倒美。”郭荣似乎都不用思考。

  车内的电台放着轻快的旋律,可我还是感觉不到那种轻松惬意的感觉,估计是郭荣的脸色实在是不怎么好看。

  郭荣这么漂亮,这么有钱。还能有什么烦心的事情,而且还需要叫上我,怎么思考,答案都是不可能。

  郭荣竟然把我带到了酒店,这是五星酒店,传说这酒店的十三层以上都是只对会员开放的房间。规格不亚于总统套房。难道这白富美让我请假,是想跟我缠绵到死?

  郭荣看见大堂经理站在门边不远处的地方,挥了挥手示意那个大堂经理过来。

  那大堂经理毕恭毕敬的走到郭荣的身边。

  郭荣从怀中掏出钱包,把里面厚厚的叠人民币取了出来,塞进了那大堂经理的手中。

  大堂经理哪里敢要这么多的钱,赶忙推脱说道:“您需要什么,我一定尽力照办,不用这个。”

  郭荣却没有收回那钱,而是说道:“这些钱,你拿着,我住在这里的事情,别让我爸爸知道了。”

  大堂经理虽然不敢躲开,但听到郭荣这么说,脸色立马囧了起来,似笑非笑的说道:“可是……,这……。”

  “我就打算住在十三层,住多久不知道,你帮我保守好这个秘密。”郭荣冷冷的说道。

  我站在一旁惊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这白富美果然气势非凡,自己也根本插不上嘴。

  “这……这……”大堂经理不知如何是好,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拿着,办得好,我让你这大堂经理,变成副总经理。”郭荣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大堂经理额头上已经冒出来汗来,见郭荣这样,也只好怯怯的拿上了那一沓钱。

  郭荣没有理会笑容僵硬不断给自己鞠躬的大堂经理,拉着我快步上了电梯。

  我在房间内眼神一扫,突然发现,有一个行李箱靠在墙边,而旁边放着一双我好久都没有穿过的帆布鞋。

  我觉得奇怪,这些东西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转头看向郭荣。

  郭荣见我充满疑惑的眼神,似已明白,大大咧咧说道:“我昨晚拜托你朋友薛凯送来的。”

  “你这是?”

  我平时不住学校,一些简单的东西,都是为了以防万一,都放在薛凯的宿舍,估计这小妮子不知道,所以会拜托薛凯把我东西都拿来,可没想到这薛凯,还真把这些给她送来了。而且竟然都没有跟我知会一声。

  我有些生气的质问道:“疯子,你把我这些东西弄到这里来干什么,啊?”

  郭荣却没有理会我,起身去了阳台,拿着手机讲了个没完没了。

  我就坐在前面搬来一把椅子,等着她打完电话给我一个交代。

  郭荣这电话打了足足快半个小时,见她出来,我又把这话原封不动的再讲了一次。

  “我要上学啊,正在弄这事!”郭荣见躲不过去,开口说道。

  “你上学?上什么学?不是,你上学跟拉我过来有什么关系?”我被这郭荣弄的一脑袋问号,不禁有些生气起来。

  郭荣的脸上却突然满脸堆笑说道:“我想了想,还是上学有意思,所以打算去上学。”

  “噢,可你把我叫出来是干嘛?”

  “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你帮同学一个忙都不行吗?”郭荣笑着说道。

  “啊?你别说,你要上我们学校!”我惊讶道。

  “怎么?不行啊?”郭荣生气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