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林哥的小弟倒是聪明的很,一下就认出了我,不过转念一想,操场上就我一个人,他们不救我救谁!

  飞机头他们被冲散开来,带来的家伙都没来得及拔出来,就被人拿着铁棍招呼了一番。

  我搓搓手掌,感叹五指还在的感觉真好。

  “去你妈的,敢偷袭老子!”飞机头斥骂一声,一个转身,用刀柄磕了一个人的小巴,大刀一挥,就听响亮的钢铁撞击声起,原先拉我的那个人已经冲到,手里的棍子夹住了刀,往外一拧,飞机头的砍刀随着棍子飞了出去。

  手里没了武器,飞机头也毫不在乎,换上拳头打来。那人毫不含糊,纷纷用手臂挡住,找了个空,揪住飞机头的衣服就往小腹上使劲抡拳。

  飞机头这一干人完全没有林哥派来的小弟能打,几番争斗下来,处在劣势中,原先被唤作“二哥”的那小弟更是被追得抱头跑,我心里一阵爽意,心想林哥果然牛逼,派来的小弟完全可以一打二。

  不料眼角余光一瞥,发现飞机头已经脱离了打斗战场,捂着耳朵在说着什么。

  我仔细一看,他手里抓着的是手机!

  我现在浑身疼痛,也没办法上去阻挡,只是朝林哥的小弟喊着拦住他。

  为时已晚,飞机头丢掉手里的电话,捏了捏拳头,又冲了进去。

  不到几分钟,林哥的小弟已经把飞机头他们揍得在地上翻滚起来,就连飞机头也失去了原先的威风,肿着眼睛仰躺在地上。

  “没事吧?我是程宗元!”一个人朝我走了过来。

  “没事,没事。”我摆摆手嘿嘿干笑几声,扫视了他一眼,脸上挂了点彩,比起飞机头他们好得太多了。

  “要是你们再晚来一点,我这辈子连女人的胸都抓不了了!”听到我开起玩笑来,那人也笑了起来,拍拍我的肩膀。

  “呵,你们是能打!”飞机头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血沫,阴森森的盯着我和程宗元——“打得过我们几个,打得过几十个吗?”

  我呆了一下,妈的,这飞机头果然是打电话叫了人来,看样子还是大阵势,再不溜就晚了!

  程宗元和我对视一眼,理解我的意思,喊上其他小弟,我们还没走几步,就见前方一群人堆了过来。

  这群人看上去大概有三十来个,个个长得一脸横肉,穿着黑色上衣,活像一群送葬的乌鸦。

  “这下足够弄死你们了吧。”飞机头得意得看着我们。

  妈的!我心里叫苦,对着程宗元道:“怎么办?”

  “能怎么办?”程宗元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手一横,示意我往后退。

  “看你也打不了,等下你趁机能溜就溜吧,不能溜也保护好自己。”

  三十个打七八个,我觉得就算给我三头六臂也没用,况且我这身板,还不够这群长着横肉的人一拳。

  我担忧地看着程宗扬:“我们这边也才七八个人,打都不够打,要不我再给林哥打个电话?。““来得及吗?”程宗扬反问我一句。

  “这……!“我支吾一下,无奈地摇头,“我们一起跑路吧……”

  “能跑吗?”程宗扬叹了口气,“对方人这么多,你们这操场又不通门,横竖都是死,不如直接上去干他几下子。”

  我心想这话听到耳里虽然有点不切实际甚至傻逼的感觉,却又觉得说得豪气冲天,程宗扬瘦长的身影变得高大魁梧起来。

  我喉咙发干,心里很是难受,自己这样子根本帮不上忙。

  飞机头重获得新生般迎上去对着那群人说了几句,掏出口袋里皱巴巴的烟,点起了火,大大咧咧让原先受伤的小弟去旁边休息。

  “给我干!”那群黑衣人中一声叫喊,加速脚步冲了过来。

  “兄弟们!怕的别上!”程宗扬咬着嘴唇,奔袭过去。

  跟着程总元的人没一人退缩,紧紧跟随着他。

  在一瞬间三十多个人已经包围住了程宗扬他们,就像一片乌云一样遮住了他们的身影。

  不幸中的万幸是,来的人大多都是赤手空拳,也许是仗着人多,也许是来得太快没备好武器吧。

  绝对不能出人命啊。我心里暗暗祈祷着。

  人群中肉身被拳头击中的声音不断传来,一会儿有人骂着粗话,一会有人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还有好几个人被丢了出来,一开头是穿着黑衣服,接下来都是程宗扬的人。

  毕竟人数相距悬殊,这比刚才程宗扬收拾飞机头他们快多了。

  我站在原地,没有去想怎么跑路,等程宗扬他们被一整排丢了出来后,连忙上去照看他们的伤势。

  程宗扬面色发黑,大口喘着气,我拍着他的胸脯示意他别说话,此时飞机头的叫嚣又传进了耳里。

  “还没打死打残呢,兄弟们,别停手,给我继续打!”

  “去你妈的!”我怒会中烧,朝着飞机头破口大骂。

  飞机头一扭嘴角,带着那群人张狂无比的走了过来。

  “那是?”那群黑衣人中有人大喝了一声。

  我看见飞机头露出惊讶的表情。

  我转头一瞧,操场口,已经是乌压压的一片人了,大概没有上百人也有七八十个,骂骂咧咧向我们走了过来。

  一个个脸上看着,都不像是混社会的样子,而且很多人极为眼熟,卧槽,怎么会是我们学校的人!

  我和程宗元等人面面相觑,看来他也是一头雾水。

  飞机头看样子还想问个清楚,孤身一人迎了上去,可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被人直接推搡了一下差点摔倒,这群人根本就没有理会飞机头!直接就动起了手来。

  好在我们都倒在地上,这些人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全部扑向了飞机头的人。我只感觉今天一切都乱成一团,这平地里冒出的又是些什么人?从哪里突然冒出了这么多人?学校早就放学,我又不是什么风云人物,人缘就认识那么几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同学来出手帮我?

  我又瞧了瞧程宗扬。

  程宗扬也是一头雾水,开口说道:“你别看我,不是我们的人!”

  这群架越打越大了,饶是飞机头他们,一下子被少了人家一倍左右人数,也只能闷声遭挨打。而且这些同学打起架来,气势上也一点不比飞机头弱。

  我拍拍程宗扬,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下轮到他们遭轮了!”

  程宗扬被我拍得差点岔气,从地上挺起身来,看了一下局势,突然露出古怪的神情。

  只见一个一个男生正趾高气扬的瞧着和程宗扬,我问道:“你是?”

  “你是几几班的?”男生的脸色依旧非常的冷漠。

  我本以为这人来搭救我,应该算是自己人了,可是看他脸色的表情,却完全没有这个意思,赶忙回答道:“高一三的,怎么了?”

  “噢?上次把李晓刮了的就是你吧。”

  “你是?”

  “我是高二的孙鹏,我问那人是不是你?”孙鹏的语气虽然不紧不慢,但还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咄咄逼人。

  “对,李晓是我弄伤的,但那是意外,并不是我有意的。”

  孙鹏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叫什么?”

  “林尊!”我干脆的回答道,但是已经感觉到了此人来者不善。

  “学校的规矩,你不知道?”孙鹏走近了些,斜眼瞧了瞧程宗扬他们。

  嘈杂的打斗声越来越小,我回头一瞧,飞机头那三十多人,竟然被这孙鹏带来的百八十个同学给收拾到了操场的角落里。

  这孙鹏似乎也是牛逼的很,他甚至连正眼都没有向那边瞧上一眼,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你们!以后不要来学校,知道吗?不然的话……。”孙鹏说着这里不再继续说下去。

  “你说什么!”程宗扬也是个硬骨头的性格,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主。

  我赶紧插口道:“是那伙人到学校来找事,所以我才叫他们的。”生怕这孙鹏突然爆发,把林刚的手下也一并收拾了。

  “学校的规矩,你不懂吗?”孙鹏冷冷的瞧着我说道。

  “规矩?什么规矩?”我心中暗骂,他妈的难道是学校的校规?

  “不能带外人来学校打架,打架也不能动武器!”孙鹏说着轻轻的踢了踢地上的一根短铁棍。

  “啊?还有这规矩?我怎么不知道?”我诧异道。

  孙鹏笑了笑说:“你少废话,记住这规矩,不然就不用再来这学校了,还有,后天来学校的小礼堂找我。”

  “厄……。”我一时无言以对,不知道这孙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现在带你朋友赶紧离开学校,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连同那些人一起打出去。”孙鹏说着抬眼看了一下操场角落呼爹喊娘的飞机头团伙。

  最#新¤章X节"上酷TQ匠:网

  “你他妈的混哪的?”程宗扬大声说道,看来是忍不了孙鹏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毕竟程宗扬比孙鹏看着要大个几岁。

  “你说了,高二的孙鹏,你要有问题,后天可以一起来找我。”孙鹏说完转身就走。他身边的几个同学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也跟着离开。

  程宗扬一股脑的站了起来,我知道这小子估计是要干了,赶忙冲过去把他拦了下来说道:“兄弟,你先消消气,他到底是什么人,咱都不太清楚,你先回去。”

  “他妈的,这小子倒是狂的不行了,我不治治他,我还怎么混!”程宗扬说着扫了一眼身旁的几个兄弟。

  我见程宗扬的人个个面有怒色,赶忙说道:“今天我是请林哥帮我个忙,咱们一码归一码,这事咱们以后再跟他算,现在还是快走吧。不然一会学校方面的来了,万一给我开除了,兄弟,你就体谅我一下吧。”

  程宗扬沉默了一会,向着手下的人摆了摆手,恨恨的向着外边走去,我心中苦笑,学校的那些老师,哪个有胆子在这样的时刻出头,估计连警察都不敢叫,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肯定是怕飞机头他们的报复。

  看着程宗扬慢慢走远,我心下稍微放松了一些,再看操场的角落那边,虽然已经没了打斗声,可那些同学依旧把飞机头们围了一个严严实实,我虽然好奇,可是也不敢过去瞧上两眼。

  这飞机谁都不认得,就认得我,我现在过去看到他的惨状,这无异于自己去拉仇恨。我也赶紧出了学校。

  手机丢了,新号码家里也没人知道,估计老爹已经磨刀霍霍了,身上疼的要死,心里也烦,突然想到了吴桐,今天倒是可以去吴桐那里待一宿,或者跟他一起在外面也好,心烦意乱身边有个人陪终归舒服一点。

  这样想着,从裤兜中掏出手机来,拿在手里突然感觉有些别扭,我定睛一瞧,我了个擦,刚买的苹果6竟然机身有些弯了。我突然感觉到心在滴血,好不容易有了这个一个伪装成高富帅的东西,这下可好,算是他妈的毁了。

  “吴桐,今晚我不想回家,想去你那。”

  “啊?今晚?可我那还有朋友啊,她今天可没喝醉啊!”吴桐小声的回答道。

  “卧槽,我今天是不想回家!没说一定要跟你干的地动山摇,你冷静点行吗。”

  “啊……这样啊!可是……。”

  “可是你妹啊,咋了,难道李晓今晚要住你那?”我讪讪的说道。

  “不是,对了,你今天没事吧,李晓今天还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让你住医院去。”

  我冷笑了两声,说道:“就凭他,可能吗!”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随即猜到,看来这飞机头,八九不离十就是李晓请来的人,这小子今天一放学就走,还真他妈的聪明,事情就算闹大了,也牵扯不上他。

  “你没事就好,只是今晚我要去谈一个工作,可能晚点才能回去,你自己先去那小店也不好。你看……。”

  “工作?你不是养病吗?你不上学了?”

  “不是,最近虽然住在朋友家,可这也不是办法,还是得自己赚点钱,虽然是朋友,可也不好。”

  “啊?你不住家里了?你现在在哪?你别告诉我,你要去天上人间什么的地方上班!”

  “你去死,林尊你咋这么恶心,我今天还挺担心你的,你就这个样子,你自己睡路边吧,我不是好人,你也别来找我。”

  我一愣,心想这小婊子以前在我面前都承认自己那德行,怎么现在稍微说了两句,竟然还生气了,我赶忙缓了缓口气说道:“那你是打算去哪?”

  “蓝星咖啡店。”

  “陈忠路的蓝星咖啡店?打工?女仆?”那地方我倒是路过过几次,可自己实在不是那种喝着咖啡看窗外的那种人,而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时候跟朋友去小酒吧里坐坐,一时兴起也会点咖啡,可这东西,越贵的却难喝,唯一喝的惯的倒是那雀巢。

  “可能吗?我是去在那里跟人谈事情!”

  “就你,还洽谈业务,得了吧,你估计要弄到几点。”我不耐烦的问道。

  “恩,最少也要到10点11点吧。”

  “这么晚啊,啥工作是夜场的!”

  “哎,不说了,等晚上我给你电话吧!”

  没等我回话,吴桐竟然就挂了电话,这小婊子晚上跟人去咖啡店除了援交,又能谈出什么好东西。

  看了看手机,才刚六点整,虽然长汀网吧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去处,可是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对于游戏没有什么年头,大概是这几天生活都是大起大落,反而显得有些一点都不刺激了。

  对了,还有郭荣和小妮子呢,上次竟然把我一个丢在水电厂,这我可得好好的借题发挥一下。

  “大小姐,你这过河拆桥不好吧。”

  “林尊?你还好吧。”郭荣竟然马上就接了。

  这郭荣要是电话一直没人接,那兴许是家里除了什么事情,她这一接,我反倒有些来气。

  “好,当然好了,还说什么不救朋友就不是人,那你把我一个丢在水电厂,你现在是啥!”

  郭荣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不是,那天我在门口,打算开枪的,可是那手枪里没有子弹!后来我正要进去找你,可是我爸的手下不知道怎么出现了,后来他们进去了,我本来想着也进去,可我爸的手下不让,直接找人把我压回了家里来!”

  “那天那些人?是你爸的手下?”我脑海中突然浮现了那和凶狠的男人,大概是因为印象太过深刻了。

  “是啊,后来他们说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也不太敢联系你,万一我爸爸找你麻烦,那我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听到郭荣如此的解释,我心中火气顿时消大半,可嘴上却装作依旧生气的说道:“那你出来,陪我吃个饭吧。我一个人有点难受。”

  “难受?你怎么了?”

  听到郭荣语气真诚的关心,我心中已经怒气全消,笑着说道:“嘿嘿,来了再说,今天又是九死一生。”

  “行,那你在哪里等我?我这就出来。”

  “我在学校门口等你。”

  “傻逼,你等着啊,我这就来,也就二十分钟。”

  “你才是傻逼,你快点。”

  挂了电话,心情突然好了很多,李晓的事情大难不死,郭荣的事情又顺利解决,看来一切都向好的方面发展,只是后天那孙鹏非要让我去小礼堂,虽然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可总不是剁手指这种事情。

  我在校门口正等着郭荣,突然想到如果跟郭荣一起去吃饭,她这样的大小姐随便吃点什么,不都得让我倾家荡产,我掏出裤兜剩下的钱,数了数已经不到200了,估计啥好的都请不动。这要是跟她出去就尴尬了。

  索性就在学校门口买了两套煎饼果子,这样一来,可以说等她的时候饿了,二来也算是请她吃饭了。

  煎饼果子我特意给她的那份加了两个鸡蛋,三根火腿肠,也算是尽力心意了。可是鼓鼓囊囊的实在是不好看。

  没等二十分钟,郭荣那辆扎眼的银色跑车就轰鸣着到了学校的门口。

  我穿过马路,钻到副驾驶的座位上,郭荣又是一身休闲的打扮,但脸上却显得说不出来的憔悴。

  “一天没见,你这精神萎靡的是咋了?”我好奇的问道。

  郭荣笑了笑说道:“没事啊,傻逼你都好好的,我能有什么事情?”

  我也笑了笑,这毒舌倒是证明这小妮子还算正常,我把手边的剩下的那套煎饼果子递给了她。

  “什么东西?”

  “吃的啊,刚才等你的时候饿得不行,所以我就先吃了,你也吃了吧。”

  郭荣瞧了瞧塑料袋里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又瞧了瞧我说道:“你怎么一天都灰头土脸的,哎哟,是不是又给人揍了,脸上怎么这样?”

  李晓的事情本来告诉郭荣也没事,可是要是一说,那就要从头讲到尾,此刻我实在没有力气,只能笑着敷衍道:“没事,体育课,玩的疯了点。”

  郭荣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努着嘴说道:“你这买的什么,这么多的,我是猪啊,傻逼!”

  “哈哈,你吃呗。”

  郭荣撇着嘴说道:“你叫我陪你吃饭,可都吃了这个,那我俩去哪?”

  我想了想说道:“既然你都开车了,随便到处转转吧,我心情不好,不想回家。”

  “噢,那倒是跟我一样。”郭荣说着大大的咬了一口煎饼果子,手已经去发动车子。

  郭荣开的倒是不快,但我看着却是胆战心惊,好在这绕城路上车不太多,她竟然一边开车,一边把这加料的煎饼果子吃了个干干净净。

  “给你,丢出去。”郭荣把那煎饼果子的塑料袋,卷成一团丢在了我身上。

  “还嫌多,猪都吃不了这么多,你倒是好,一点都没剩。”我打趣道。

  郭荣瞧了我一眼说道:“傻逼,是我饿了,昨晚开始我就没吃东西。”

  “啊?为啥不吃?”我把车窗打开一道缝,把塑料袋塞了出去。

  “心情不好啊。”郭荣说着突然慢慢的减速了下来,停在了路边。

  “怎么了?”我见她神色有些沉重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郭荣如突然病倒了一样,头靠在方向盘上,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只是她的背还是上下起伏哭了起来。

  “我失恋了!“郭荣的已经有点泣不成声了。

  “啊?怎么会?难道是那天我们去救的你那个朋友?”

  郭荣一直沉默着,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啊?怎么会?你干嘛要跟他分手?”

  我心想这么好好的一个白富美,除了性格跟疯子一样,那是要外貌有外貌,要钱有钱,那男的也舍得放手。

  郭荣的头在方向盘上缓缓抬起摇了摇说道:“不是我跟他分手,而是他跟我分手!”

  “啊?不会吧,他怎么会跟你分手的?”我不由自主的惊讶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他一来怕我爸爸,二来因为我的身份,他觉得太危险,太累。所以那天回来之后,他连面都没有见我,只是发来一条信息,说以后不再见面。”

  我脑中突然闪过一件事情,不来不该在这样的时候问的,可是实在是忍不住,小声说道:“可你那天,在车上……不是还亲我了吗?那是?”

  郭荣听到这话,突然脸红了起来,小声说道:“那时我们还没分手。”

  卧槽,我这不知不觉的竟然还当了奸夫的角色,可这郭荣也太奇怪了,我心中不禁问号越变越大。

  “你没分手,那你亲我,那他的绿帽子不是得捅破蓝天白云!”

  郭荣脸色尴尬了起来,沉默了几秒说道:“我俩其实,是在极夜酒吧里认识的,虽然私下交往了几个月,可是他都没有亲过我,我那天见到你,突然想到了这事,打算试试。”

  “那……啥?”

  “厄……你……感觉倒是不错的。”郭荣小声说着,眼睛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不是,我不是问我嘴唇,我是纳闷,你看着一天在极夜酒吧玩,可是就这么一个男朋友,还没亲过嘴,你这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

  郭荣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我身边的人,基本上都认识我,他们都怕我爸,所以跟不会跟我有什么接触,我又不上学,一天大多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玩。”

  “你这……,怎么说的这么凄惨的感觉!”我突然发觉,原来自己对郭荣是如此的一无所知。

  “我唯一需要的就是他无条件的爱我,不顾一切的爱我。可他做不到,我也不觉得有人能做到。”

  说着看着我说道:“我幼稚么?是不是有点可怜。”双眼突然也再次变得晶莹起来。

  我被她的泪眼的看着,心中一阵混乱,听她这么问,想也不想的就点了点头。

  噗嗤一声,郭荣笑了出来说道:“你傻啊!有这么安慰失恋的人的么?”

  我刚想解释,看郭荣笑了也不说那话了,笑着说道:“这样也好啊,你瞧瞧我,我在估计比他棒的多。起码……我能亲你是不是,他就不敢。”说完如释重负一般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郭荣伸手过来打了我一下说道:“我失恋你高兴,傻逼你这是要作死啊?”

  我也不躲闪,被她打了几下说道:“也不是啊,只是这样的人,怎么会是爱你的,既然不是真爱,分手了是一件好事啊!那还不高兴!”

  “你高兴的是?你觉得你这个傻逼也有机会了吧!”郭荣也不管自己花了的脸。

  我一时说不出口,可郭荣不断的逼问,不好意思的说道:“没啊,我是拿你当好朋友。”

  郭荣脸上红的厉害,可还是盯着我说道:“你说的怎么感觉像我追你一样!”

  我突然也觉得自己这话,感觉上姿态很高的样子。连忙笑着解释不停。

  郭荣却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过,我还真没追过别人,不知道追认是个什么感觉。”

  “那你试试啊,我就坐你旁边呢,你赶紧的。”

  “屁,傻逼,你好一点。”郭荣虽然大骂道,可是脸上却没有生气的表情。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虽然心底我是希望自己能做她的男朋友,可是她不乱是相貌,还是身家都完全的碾压了我,说是自卑也罢,我似乎看的到最后的结局,不如就在开始,对于这样的姑娘,就选择做她身边的一个好朋友,这样起码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就算最后因为世界的不同,两人渐渐的生疏起来,这样在心里先把她隔绝起来,到了最后,自己的心里不会重伤。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过了一会,我才发现,这郭荣也陷入了思考,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楚是悲伤还是落寞。

  “陪我去个地方吧。”我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啊?去哪?”

  “我朋友去的咖啡厅,我打算过去看看,你陪陪我吧。”

  郭荣歪着头想了想说道:“好吧,晚一点回家也刚好。”

  “那就走吧,陈忠路的蓝星咖啡店。”

  郭荣倒也干脆,立马发动车子。没一会,我和她就赶到了那蓝星咖啡店的门口,虽然我这一身灰头土脸的,可是有郭荣这样的小美人在旁边,想必那咖啡店的服务员不会把我赶出去,也许会还以为我是那种低调奇怪的富二代。

  坐在蓝星咖啡店内,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看来这吴桐还没有出现,自己就这里好好的瞧一瞧她到底要干些什么好事。

  郭荣见我看着四周出神问道:“傻逼,你想什么那?”

  “噢,没有什么啊,你点了吗?”

  “还说没想什么,我们俩不是一起进来的吗,你都没点,我怎么点?傻了吗!”

  “恩?想喝点什么?”

  “我要一杯曲奇咖啡。”

  “那我就要一杯啤酒吧”

  “娃娃还要喝酒了!”郭荣瞪了我一眼,但她自己也笑了,似乎是被自己这话给逗乐了。

  不一会,服务员就把东西端了上来。

  我端起啤酒,一口气就是喝了半杯。那新鲜的啤酒,白沫子特别多,全部贴在了嘴边。

  郭荣正低头瞧着自己的那杯咖啡里的小人,抬头看见我这个模样,一下子笑了出来。

  “你怎么成老爷爷了!”郭荣边说边伸手去帮我抹掉。

  “你别说,渴的时候喝啤酒,真的特别的好喝啊,你要不要也尝尝?”

  郭荣眼睛溜溜的转了转说道:“你想要我当老奶奶啊?”

  我没接她的话,直接把啤酒递给了她,郭荣虽然眼睛瞪着我,但却还是把啤酒喝了一口。

  “哇,好苦!还给你”

  “哼,小朋友!”我拿回来又喝了一口,我本来也是觉得啤酒就是苦的不行,我平时都是滴酒不沾,倒不是什么酒精敏感,只是喝不出那种李白的感觉,况且喝酒多是要在外面才有气氛,价格对于我这样的屌丝来说,也不便宜。

  我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热。

  “你看,我不喜欢的人!都得这样!”郭荣说着拿起汤匙,在咖啡上那个人的图案上一划,那小人立马分成两截、我装作惊恐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两人嘻嘻哈哈的乐了起来。

  咖啡厅的门铃一阵清脆的响声传来。、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男人拉开一个座位,而那个熟悉的身影说了声谢谢坐了下去。

  我看着这个背对自己的女人,只觉得特别像是吴桐,可吴桐一个高中小女生,不会打扮成这样的,郭荣见我盯着她身后的女人出神,拿手在我的眼前晃了晃说道:“别看啦,那人是你朋友?”

  “恩,是啊!”我点了点头。可心底还在疑惑,这女人到底是不是吴桐,怎么会打扮的如此成熟。跟以前卖骚的样子截然不同。

  郭荣却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喝起了自己的咖啡。

  “张先生,这可是我的私人时间呢,这下你知道我的诚意了吧!”

  这声音果断就是吴桐。我刚站起来,打算走近去瞧瞧。

  郭荣却说话了:“没看你朋友正忙着吗。”

  “怎么她都没来跟我打个招呼呢。”我诧异道,心想这吴桐应该会发现我的。

  “我倒是看见了,我俩还对看了几秒呢。”郭荣的口气多少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那……”我不知道吴桐到底是怎么了。

  “别站着了,人家不跟我们打招呼,你又何必呢!”郭荣没好气的说到。

  我默默的坐了回去,我知道郭荣说的都对,就算自己现在过去找到吴桐,只不过徒生了一场尴尬。

  我坐在那里,全神贯注的听吴桐和那男人说话。

  郭荣虽然满脸的不高兴,可却也不发火,低头默默的喝着自己的咖啡。

  “吴小姐,你一直说你们的产品多么多么的好,可是我跟你那里的主管打听过了,你可不是什么正式员工!”男人大概四十来岁,西装挂在在椅背,上身是洁白的衬衫,看质地就知道是一个很讲究的成功人士,而且头发似乎擦了许多发胶,显得油光发亮的。但怎么看,第一印象也就是个仪表堂堂的老板之类的人。

  “王老板,你这是什么话,我虽然是兼职的,可是这些产品都是货真价实的。”吴桐虽然背对着我,但从她的声音就能听的出来,吴桐现在一定是满脸笑容的回答。

  “吴小姐,那你看看我算不算是货真价实!”男人边说边正了正自己衬衫的衣领,似乎是示意吴桐,再好好的打量一下自己。

  但吴桐却立马接话说道:“王老板,你就别开玩笑了,你这身材多好,比年轻人都好多了。”

  我心里嘀咕,这男人身材是挺魁梧,可是再考究的衣服,也只是外面,这人肯定是年轻时候,一天到晚的呆在外面,现在虽然做了老板,但是那黝黑甚至是有点粗糙的皮肤,哪里能骗的过我的眼睛。

  穿白衬衫的男人听见吴桐这么说,满脸笑容的说道:“要是这么说,吴小姐,我看你的年纪,估计还不到20,我倒是缺个妹妹。”

  我听到这里都快吐了,心想,你妈的,你这是缺妹妹吗?你再老一些,吴桐都能给你当孙女了。

  “哈哈,年纪上当然可以了!”吴桐虽然是笑着说,语气却很是尴尬。

  “那我没事请我妹妹,吃吃饭,喝喝茶,那也一定是可以的了?”男人露出皎洁的笑容。

  “王老板,今天你给我说的可是想要好好了解我手上的这几个产品的?”吴桐收起了笑意,声音突然变的专业了起来。

  “嗯,确实,确实,我一直是听说这保险还不错的。”男人也变得正经了起来,似乎也意识到了,刚才的自己多少是有些失态。

  “我这里有款比较适合您的,您先过过目,有个印象,然后我再给你详细的说明。”吴桐从另一只椅子上的挎包中取出了几份资料一样的东西,放在的桌子上,轻轻的推向了那个男人。

  男人扫视了一眼吴桐拿出来的资料说道:“嗯,这几款看着都不错,不过吴小姐,你说这几款都适合我,这是怎么说的呢?”男人虽然还是有些玩笑的意思,但是脸上却是一本正经。

  “像您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自然是要全方位的照顾到,如果还只是想着只走那几种常见的,就显得太保守了。”

  “那些是不是显得年轻些?”男人瞧着桌上资料说道。

  “不,是啊,考虑完全才能从容不迫,我觉得这样成熟,稳重的气质符合您。”

  “吴小姐可真会说话,吴小姐喜欢的,我估计都会喜欢的。”

  “我……我觉得都不错。”吴桐可能也听了出来了那男人话里有话,但她明显还是装了一下傻。

  “恩?吴小姐,我对这些都不怎么熟悉,我个人很少碰,毕竟保险这些的,都可以用钱解决,你帮我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