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吴桐瞠目结舌的样子,心下不禁感到有些痛快。

  吴桐的嘴巴微微颤抖,却终究什么都说不出来。

  看到这小婊子被我说的哑口无言,纵然今夜就要被李晓好好收拾,可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弄坏了这婊子的如意算盘。

  吴桐不说话,也不看我。坐在对面幽幽的出神。

  “你倒是赶紧陪着李晓睡啊,要不要我在一边再拍些,把你那骚样都拍下来。”

  吴桐一动不动,可是突然眼里滑出一道眼泪,我啧啧了两声说道:“婊子就是婊子,真他妈的能装,现在还给我掉眼泪。”

  可吴桐一不生气,二不说话,就是那样静静的流眼泪,我越看越是火大,站起身来走到李晓的旁边,朝着这傻逼的屁股就是一脚。

  “傻逼,赶紧起来了,这小婊子你还没睡呢!”

  话虽如此,可我这也是怒气上了脑袋,要是这李晓真的一跃而起,跟我对干起来,那可真是自己作死,不过他既然醉了,应该也不在意,跟这小婊子弄一番,估计也就啥都忘了。

  见李晓没有反应,我又是朝着他的屁股用力踢了两脚,可这李晓此刻如同是一个死人一般,没有一点动静。

  吴桐静静的看着我,却也没有伸手阻止,我有些下不来台,俯身蹲下,抬起那李晓的头,就在他脸颊上用力的拍了起来。

  “傻逼,该去水帘洞了,还他妈的不醒醒。”

  李晓却是依旧沉沉的睡着,我伸手抓过那瓶红酒,心想什么他妈的红酒度数这么大,这李晓喝个四五杯就挂成这样了,可那红酒只是最普通的干红,节假日自己家里我也喝过。哪里会有如此大的威力。

  “你还不帮忙?他不醒,谁睡你?”我扭脸对着吴桐大声说道。

  “你别叫了,他醒不了!”吴桐冷冷的回答。

  “醒不了?什么叫醒不了?”我看着吴桐的神色,也发现了一些古怪。

  吴桐躺在沙发上,头看着天花板说道:“因为我刚才给这红酒里,下了很多的安眠药。

  “你……!为什么?你不怕?”我一时之间搞不清楚这小婊子到底是想干些什么。难道是想要嫁祸给我,让我跟李晓的矛盾直接升级到杀父之仇。

  “我怕什么?你以为我真想跟他睡?”吴桐冷冷的回答道。

  “可不是你自己约他来的吗?”

  “我听我一姐妹说了,李晓这几天到处在找人,听说是要收拾你,我不知道你怎么惹他了,他本来要找的那人是真正的黑社会,不是混的那种,我把他拦下来了,但他提出想要我陪他一夜。”

  “你答应了?”我质问道。

  吴桐点了点头,小声回答道:“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我跟不喜欢的人睡,也没有什么。”

  听吴桐说的这么理所应当,且毫无隐瞒之意,我一下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号。

  房间内又陷入了沉默,我想了想开口道:“可你既然……那你还给他下什么安眠药。”

  吴桐突然脸上笑了一下,然后又闭口不言。

  “你倒是说啊,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我急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到要在你面前跟这李晓亲热,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样,所以就偷偷的给他下了安眠药。”

  听到这话,我也陷入沉默,吴桐说的倒是很对,要是李晓和吴桐就在我面前翻云覆雨起来,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是冷漠的看着,还是变身为雷神马加爵,给这对狗男女一人一榔头。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后怕起来。

  “你在呢么不说话了?”吴桐小声的问道,眼神有些游离起来。

  “可你把他灌倒,第二天怎么交代,你以为他会不知道。”

  3看正U“版w章}节HL上酷r.匠G网

  吴桐喃喃道:“我就骗他说,我已经跟他睡了。”

  “屁,李晓虽然不聪明,可也不是傻逼啊,况且他第二天醒来,万一又兽性大发怎么办。”

  “那我就陪他一次。”吴桐说着,眼睛都不敢看我。

  “操你妈的,你是婊子啊,说睡就睡,你再敢提一次看看,老子让你做不了人!”我也不知道为何,情绪一下子激动到不能自已。

  吴桐脸上的怒容一闪而过,小声说道:“你以为我想这样,那黑社会来的,你可不就是受伤这么简单了,万一把你弄残什么的……。”

  “我……我需要你管吗?”

  吴桐听到这话,似乎也无言以对,其实我话一出口,自己就有些后悔,此刻自己已经明白这吴桐多少是为了自己,自己又何必说这些狠话,可是一想到这女的动不动就要跟男的上床,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那怎么办?”过了良久,吴桐才幽幽的冒出一句。

  “你刚才给李晓开门,门口有他的兄弟没?”我突然想到这茬。

  “没事的,李晓进来的时候跟他兄弟说过,如果半个小时内他没有出来,他们就会走,现在估计早不在了。”

  “呼,这样,那你赶紧去换衣服。”

  “换衣服干嘛?”吴桐诧异道。

  “跟我把这孙子弄到旅店去,我能让他睡这里?早上起来他上你我可以不管,你不为你朋友想想,他万一跟日本鬼子一样,你这不是害你朋友,说着我扫了一眼,那女子依旧打着轻微的呼噜。

  “这样的话,李晓可能还是会找你报仇的!”吴桐焦急的回答道。

  “这事不用你女人管,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扛,叫你陪人睡,这比要我死难受多了。”

  “可是……。”吴桐还想要说些什么。

  “你妈的,少废话,给我换衣服去。”

  吴桐也不反驳,赶紧抓起沙发靠背上几件衣服下楼去换。

  拉开卷闸门,黑乎乎的街道上哪里还有一个鬼影,倒是这李晓虽然不胖,可是现在却是死沉死沉的,我腰子又受伤,又敢剧烈走动,差不多慢悠悠的驾着李晓走了十五分钟,才找到了一家快捷酒店。

  用吴桐的身份证办好了入住,把这李晓往床上一丢,吴桐还想过去给这人脱衣盖被什么的,我一把就把她拽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