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她给我们的钱,都是放在一个酒店的房间内,其他就是电话联络,今天这个被绑着的小伙,也是她交给我们的。”这大汉如竹筒倒豆子一样,一瞬间全部说了出来。

  帽子男人掏出手机看了一下。

  “把他们装车,那那个男人放下来,我们走。”

  那几个绑匪已经没有了一点锐气,就那样的瘫坐在地上。帽子男人也不再问。

  我心想,这些黑社会虽然好勇斗狠,但是办起事来,倒是真的干脆利索。那个郭荣的朋友被挂在钩子上,离地有些高度。他们开来了辆黑色的面包车,从车上救下那个小。

  我没有靠近,那个小伙被放下之后,向着这男人道谢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伤,随后狗一般的窜了出去,这帽子男人也没有阻拦。

  随后这帽子男人吩咐了一下,让那手下人把那些大汉弄到面包车内,似乎他还要审问一番。

  不一会,所以有就上了四辆黑色面包车从水电厂那被撞的稀烂的大门内开了出去。

  我坐在地上,只觉得浑身酸痛,虽然并没有跟那些大汉生死向搏,可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有些脱力了,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过心里却十分的舒畅,郭荣的朋友已经安然无事了,而且自己也没有出什么事情,这是再好不过的局面了,虽然还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特别是那声音熟悉的帽子男人。

  郭荣,我的心中浮现了郭荣的笑容,真想见她啊,让这个女疯子再骂我怂货,老子今晚可是男子汉到底了。还有那计划的枪声为何没有响起,我也得好好的问一问。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倒不是那郭荣,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手机号是新的,除了郭荣林刚,还有那薛凯外,应该没有人知道了。

  “喂,你在哪呢?”一个女子温柔的声音传来。

  “啊?你是?”

  “我是吴桐,你现在在哪?”

  我没想到这吴桐怎么会有我的新电话,难道是问了薛凯,赶忙说道:“我在外面,怎么了有事?”

  “我不是在朋友家吗?想叫你一起来喝酒?”

  “喝酒?你的身体能喝酒吗?”

  “已经好了,你来吧,我们稍微喝一点。”

  我脑中犹如被闪电击中,想到跟吴桐的好事,一直没能办成,难道这小婊子竟然会主动邀约我。

  “可你在朋友家啊!对了……你朋友男的女的?”我赶紧问道。

  “当然是女的啊!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你到底来不来!”

  我伸手摸了摸后背,赶紧缓了这么一会,似乎好多了,赶紧回答道:“来啊,在哪?不过你朋友在……。”说道这里突然说不下去,难道这吴桐是为我特意安排的,今夜给我来一个二女侍一夫。

  我一个处男,第一次竟然就是双飞,妈的,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太刺激了,我赶忙答道:“好啊,在哪?我打个车就过去。”

  “恩,在金湖路的131号,就是一个叫潮流的女装小店,你到了给我电话,我给你开门。”

  gh酷c匠_{网@永^A久:%免Y。费l;看‘2小;B说☆

  “好,一会见。”我淡淡回答道,随即挂断电话。可那心情却如同是满月的潮汐一般汹涌的起伏。

  拖着受伤老腰,我起码在西区的马路上走了大概15分钟,才打到了一辆出租车。好在我重新捡起来了那金色假发,那出租车司机把我当做女神给拉了上来,不然鬼知道在这偏僻的地方有谁愿意拉我。

  可我毕竟不能穿着这身去找吴桐,只得先去那薛凯的家,这个点,如果是别人,那可能早就蒙头大睡了,可薛凯这天生的夜猫子,现在一定精神的很。

  到了薛凯家,我也没跟他多解释,换上了他的衣服,便赶紧跑了出来,这小子呆若木鸡,一肚子的问题我却一个都没有回答,想必现在好奇的要死了。

  在去吴桐住的地方的时候,我想着还是跟郭荣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是没想到,那郭荣的电话却是一直关机,这我本来是一定要生气的,可是想到今晚是双飞之夜,又何必计较这些事情。

  到了地方,那女装小店就在路边,倒是很容易找,看着卷闸门上的小门,我还是拿出电话给吴桐响了一下。

  卷闸门内传来的快速的脚步声,是吴桐开的门。

  “你怎么才来!”吴桐开门的同时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嗯,稍微有一点堵车。”我笑了笑。

  吴桐穿着一身米白色的睡衣,领口处事白色细致蕾丝,头发被他扎在头上,显得有些凌乱。而且一嘴的酒气,两颊都是红红的。

  我跟着她进去,刚到客厅便看见倒在客厅沙发上的一个女生,,已经头朝着沙发内侧,穿的睡衣是全套毛绒的那种,我也不能翻过她来,瞧瞧这小妹子长什么样子。

  “你们看来喝的不少了啊”我打趣的说。

  “让你来,你给我拖了快1个小时,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我就跟她一直喝呢,她都醉了。”

  “既然都喝的差不多了,你还叫我来干什么”我边说边看着吴桐的眼睛,只觉得吴桐也似乎喝了不少,眼神倒是还清醒。

  “她睡着了,我们俩喝。”

  我自觉的抓起了酒杯,心中却在想,还喝个毛线啊,赶紧办事啊,这小妹睡了,不正是好时机。

  “你怎么忙到这么晚才来,这杯罚你。”吴桐笑着坐在我的旁边,似乎是在督促我喝酒一样。

  我刚要喝酒,卷闸门突然响了起来,赶忙出去开门。

  “呵呵,打扰了!”说话的竟然是李晓。

  我一下子惊的站了起来,大脑突然一片空白,难道这吴桐为了要回我手上的那些艳照跟这李晓勾搭在了一起,想到那天恶整李晓时的情形,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全冒了出来。

  李晓似乎并不激动,走进房间来,扫视了一眼那沙发上妹子,然后看着我神秘的笑了笑,就一屁股坐到了我对面的沙发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